慕斯爵在被叶老头和江淮宇强行按住以后,最后还是难逃宋九月的魔爪,被她成功抽到了血。

  “你这样,你老公会不要你的。”

  慕斯爵生气地朝宋九月低吼道。

  看得出来,狗男人因为被强制抽血,是真的很生气,看着宋九月的眼神,明显带着十二万分的不满。

  宋九月平时都被慕斯爵宠着,哪怕慕斯爵失忆到十八岁,还是对宋九月与众不同。

  现在突然被八岁的慕斯爵凶着,讲道理,宋九月心里,还是有点小情绪的。

  说不难受,那肯定是骗人的。兄妹不过作为一个两个孩子的妈咪,她当然不能和一个智商停留在八岁的小慕同学一般计较了。

  “你放心,我宋九月只有丧偶,没有离异,他要是敢不要我,我就打断他的腿,把他绑在家里,让他一辈子,只能陪着我。”

  听到这番恐怖论,慕斯爵那张英俊的脸庞,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你们妈咪,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为什么说这些奇怪的话,感觉好可怕。”

  他压低声音,看向宋可人和慕等等。

  这话,听得宋可人和慕等等眼皮直跳。

  现在爹地虽说压低声音说话,但是屋子就这么大,妈咪肯定也是能听见的。

  他这么说自己的媳妇,以后要是恢复记忆,确定妈咪不会揍他吗?

  “怎么会呢,我妈咪可是世界上,最贤惠的女人了。出的厅堂入得厨房,居家必备的理想老婆啊,我爹地最喜欢妈咪这个真性情。”

  宋可人一边说,一边朝慕斯爵使眼色。

  作为宋女士的亲生女儿,这个女人有多记仇,多小气,宋可人实在太清楚了。

  “可人,你是眼睛不舒服?要不要让你那个凶凶的妈咪给你看看?”

  慕斯爵看到宋可人一个劲儿地朝自己眨眼睛,一本正经的关心道。

  宋可人气得朝他翻了个白眼,随即把求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哥哥。

  慕等等从小由慕斯爵带大,在他心里,爹地一直是一个不苟笑,高冷严肃的人。

  要不是这次爹地突然中毒,慕斯爵真的不敢相信,爹地小时候,居然这么贪玩,而且还敢这么说妈咪,爹地这是不想过了吗?

  “慕哥哥,你要不要玩儿游戏,我们去踢球吧?”

  慕等等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免得爹地越说越错,以后会被妈咪打死。

  “好,我们去踢球,不过我这个衣服,好像要换一下。”

  慕斯爵看着自己腿上的西装裤,皱眉说道。

  “我那边,正好有没有穿过的运动服,你跟我去换。”

  江淮宇主动看着慕斯爵开口。

  虽然现在慕斯爵看着,确实像回到了八岁,不过江淮宇可不是一个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的人。

  “那你们好好玩儿,我去搬砖了。”

  宋九月可没有忘记自己的事情,还有几十种成分,在等她。

  “搬砖?你在建筑工地上班?”

  慕斯爵听到这话,顿时停了了脚步,十分认真地看着宋九月。

  “噗,不是吧,慕斯爵,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一直在旁边默默拍摄的祁明修,听到这话,完全不能控制自己,已经噗嗤笑出了声。

  之前十八岁的慕斯爵,不知道撒狗粮是什么意思。

  结婚现在,八岁的慕斯爵,居然连搬砖,都不知道啥意思,果然是一个实诚的孩子。

  “你笑什么?”

  慕斯爵眉头紧皱,看向祁明修。

  “笑你长得可爱啊,不然怎么可能说出这么可爱的话呢?”

  祁明修的话刚说完,就看见手机镜头里,出现一张精致的小脸。

  “你在拍什么?”

  宋九月微微蹙眉。

  江淮宇眼神一暗,不满地看向祁明修。

  这老三真的是一点都不靠谱,拍摄就好好拍摄,话还这么多,现在被宋九月发现,估计要被没收手机了。

  “拍,拍,风景啊。”

  面对宋九月那犀利的眼神,祁明修立马秒怂。

  “是吗?祁明修,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好好说。”

  宋九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朝祁明修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目光。

  “我是在拍慕斯爵,他现在不是只有八岁吗,我觉得好玩儿,就拍下来了,免得他以后忘记。”

  祁明修立马老实交代起来。

  一听这话,江淮宇更是眉头拧成了一条线,原本他还打算,等祁明修拍完这些片段,他就送慕斯爵一个微博热搜第一。

  “哦,那你隔这么远做什么,近一点啊,快点去把我们可爱的慕八岁拍好看一点。”

  温柔的声音,从宋九月嘴里冒出,让祁明修和江淮宇,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让我继续拍?”

  祁明修不自信地问道,原本以为说出来,会被宋九月没收手机还挨揍的他,明显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

  “对啊,慕小朋友这么可爱,你当然要好好记录慕小朋友的成长。”

  宋九月咬着后槽牙开口道。

  这该死的狗男人,一直不停地挑战宋九月的底线,虽说现在他智商只有八岁,宋九月知道自己是不应该和慕斯爵计较的。

  但是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等她把解药提炼出来,治好慕斯爵以后。

  她就让慕斯爵知道,什么叫秋后算账。

  听了宋九月这话,祁明修忽然明白,为什么古人说,唯有女子和小人不能得罪了。

  江淮宇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看来慕斯爵和宋九月的夫妻关系,也不过如此。

  只要慕斯爵再继续作死,估计宋九月对他的耐心,也会很快到此结束吧。

  “你笑什么笑,还去不去换衣服?”

  冰冷又薄凉的声音,忽然从慕斯爵嘴里冒出,把江淮宇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看着眼前一脸严肃地慕斯爵,和他身上若隐若现的杀气,江淮宇又一次陷入沉思。

  慕斯爵,真的智商只有八岁吗?

  为什么说话的气势,还是气场这么强大,让江淮宇明显感受到了无形的压迫感。

  “怎么不说话啊,我忙着踢球呢。”

  慕斯爵见江淮宇看着自己沉默,不满地皱眉抱怨道。

  那幼稚的口气,和委屈的表情,再次让江淮宇怀疑人生。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