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慕斯爵还是原来的慕斯爵。

  可是现在一说话,江淮宇又发现,慕斯爵说话的样子,完全就是小孩子的模样。

  如果他没有失忆,怎么可能说出这么撒娇的口气。

  “到底还给不给我衣服?再不给我,我不跟你好了。”

  慕斯爵看着江淮宇,奶凶奶凶的叉腰威胁道。

  看着差不多一米九个子的慕斯爵,居然双手叉腰,跟炸毛的小奶猫一样,宋九月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转身退出了房间。

  所谓眼不见为净,毕竟是自己家男人,她还是决定在自己心里,给慕斯爵留下一个完美的形象,反正现在这边有这么多人照顾他,可人和等等的情绪,看来比她还稳定。

  看着宋九月离开,慕斯爵依旧毫无反应,江淮宇这才带着慕斯爵,去了自己的房间。

  一进去,两个男人,就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对方,空气,仿佛在一瞬间静止。

  “你这个人,真的好奇怪。”

  低沉又薄凉的声音,再次从慕斯爵嘴里冒出,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我哪里奇怪?”

  江淮宇面无表情地看着慕斯爵,抬手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

  “你确定要我说?”

  慕斯爵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也同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话,江淮宇心里泛起了涟漪。

  慕斯爵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难不成,他其实是在演戏,已经看出自己的身份,现在要找机会,和他摊牌?

  “怎么,害怕了?”

  看江淮宇不说话,慕斯爵主动挑衅道,英俊的脸庞,还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

  江淮宇默默地把手放在了黑框眼镜上面的机关上。

  只要慕斯爵说出他的身份,他就只能,亲自动手了。

  虽然这样,有被发现的风险,不一定能瞒得住宋九月和叶老头。

  但是比起身份暴露,江淮宇当然也只能选择铤而走险了。

  “我怕什么,你说,我江淮宇的字典里,还没有怕这个字。”

  作为枭夜的少主,江淮宇从小就在血腥中长大,他有什么好怕的。

  他要是胆子小一点,都不会有今天的地位。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你这个人真是奇怪,我换衣服,你还要在这里看着,难不成,你喜欢我?”

  慕斯爵一边说,一边还用那种看怪叔叔的眼神看着江淮宇,凤眸里都是嫌弃和防备。

  “你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喜欢你,我喜欢的是宋……”

  江淮宇想都没想,就脱口解释,他怎么可能喜欢慕斯爵,他的取向十分正常,而且巴不得慕斯爵马上去死。和喜欢沾不上半点关系。

  “宋什么?你喜欢宋什么?”

  慕斯爵难得露出一张八卦脸。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我在唱歌,你管得着吗?”

  江淮宇一边唱,一边赶紧去拿自己的衣服,转移话题,不想和慕斯爵再继续这个话题。

  好在慕斯爵也没有追问,换好衣服,就高兴地和慕等等还有宋可人去了院子。

  宋可人完全不会足球,全部瞎踢,好几次,还差点摔倒,看得旁边的叶老头心疼的不得了。

  “算了算了,你踢得太差了,我不和你玩儿。”

  慕斯爵也停了下来,嫌弃地看着宋可人说道。

  “为什么呀,你都和哥哥玩儿,干嘛不和我玩儿?”

  宋可人不爽地反驳,这好不容易爹地八岁,比十八岁的时候,亲近他们多了,结果居然嫌弃她踢得不好,这让宋可人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因为你太菜了,和你踢多没意思啊,踢球是男孩子的事情,是男人,就应该踢球。”

  慕斯爵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在旁边拍摄的祁明修,以及站在他身边,默默观察慕斯爵的江淮宇。

  “呵呵,慕小朋友,你不会是想挑战,你祁叔叔我的球技吧?”

  祁明修秉着有便宜不占,乌龟王八蛋的宗旨,十分嚣张地朝慕斯爵开口。

  “并不,一看你就不会踢,说不定比可人还菜,和你踢没有什么意思。”慕斯爵一本正经的摇头。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我看起来,球技就很菜?我以前可是我们学校校队的,不知道球技有多炫酷,迷倒了万千少女,被人称作足球小王子。”

  他这话一出,慕斯爵,和宋可人同时露出了呕吐的表情,一看就是亲生的。

  “不是,你们两个什么意思,都没有见识过我的球技,凭什么就断定我踢得不好?”祁明修愤怒的问道。

  这慕斯爵以前看不起他也就算了,凭什么八岁的慕斯爵,还看不起他?

  虽然刚才说的后半句,有夸张的成分,但是前面的校队,那都是真的!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