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叔要和我们赌什么?”

  慕等等跟着宋可人,一样称呼祁明修为三叔叔。

  “你想赌什么,我们就赌什么。”

  祁明修十分得意地说道,想到一会儿,他就要用实力,绝对碾压慕斯爵,让他知道,自己这个祁叔叔,是有多厉害。

  慕等等一听这话,看向慕斯爵:“你想赌什么?”

  面对慕斯爵那张脸,慕等等是实在不能像宋可人那样,叫爹爹慕哥哥叫得那么顺口。

  “真的什么都可以?”

  慕斯爵挑眉看着祁明修,狭长的凤眸里,写满不信。

  “那当然了,我一个大人,难不成还骗你这个小屁孩儿吗?”

  祁明修得意洋洋地说道。

  “那谁输了,就给谁当孙子,怎么样?”

  慕斯爵这话一出,祁明修更是双眼冒光。

  这老天爷对他未免也太好了吧,竟然还要这种好事送上门,天降乖孙啊!

  “好,君子一驷马难追,不过到时候你输了,可别哭鼻子,说我和你江叔叔以大欺小。”

  祁明修说这话的时候,还特别得意地用胳膊拐了拐江淮宇,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你们确定?”

  慕斯爵这才顺着祁明修,看向江淮宇。

  四目相对,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挑衅。

  “当然确定。要玩儿就玩儿大的,谁输了,我们就现场直播,让大家都看到,怎么样?”

  江淮宇这话一出,慕等等的小脸皱成了包子。

  旁边的宋可人也露出了担心的样子:“二叔叔,真的要玩儿这么大吗?现场直播就算了吧?”

  她从来没有看见过爹地踢球,慕斯爵之前,也一直是西装笔挺的样子,刚才宋可人陪慕斯爵踢球的时候,虽然爹地踢得比她好。

  但是也仅仅是比她好而已,和幼儿园隔壁班马大壮的技术不相上下,哥哥好几次放水,爹地都没有踢进去。

  而祁明修以前,经常就没事拿个足球到处颠球,宋可人年少不懂事的时候,还觉得很帅呢。

  二叔叔看着文质彬彬,但是好歹也是枭夜的少主,身手肯定也很厉害。

  爹地和哥哥,明显就输定了啊。

  要是直播叫二叔叔和三叔叔爷爷,那爹地以后恢复记忆了,还怎么见人啊。

  “怎么了,可人,你是对你等等哥哥没有信心,还是对你慕哥哥,没有信心呢?”

  江淮宇并不直接回答宋可人的问题,反而对她发出了灵魂质问。

  这话,慕可人没法接啊。

  她可以说不管是等等哥哥,还是‘慕哥哥’她都没有信心吗?

  “可人,你放心,我和你等等哥哥,肯定赢他们两个老年人没问题,到时候,我让他们叫你奶奶。”

  慕八岁一脸傲娇地朝宋可人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若是换做以前,让二叔叔三叔叔叫自己奶奶,想想宋可人肯定有点小兴奋的。

  但是现在,就爹地刚才和哥哥表现出来的家家酒的球技,宋可人小脸写满哀愁。

  她突然很想念宋女士,觉得自己不应该一个人承受她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负担。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