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佳妻忙种田 第2120章 冤家或仇家

小说:八零佳妻忙种田 作者:薛凌程天源 更新时间:2022-12-03 16:15: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佟欲又止,最终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也不知道该跟你怎么说……反正我们之间的问题蛮严重的,也蛮多的。”

  薛凌轻轻点头,温声:“且不说问题严不严重。你需要先问一问你自己——你还爱多多吗?”

  小佟愣住了,转而垂下漂亮的眼睫毛。

  “什么爱不爱……都已经磨灭在日常生活的鸡毛蒜皮和冷漠对峙中了。”

  薛凌直觉一阵好笑,问:“你们才结婚几年呀?五根手指都还凑不完整,能有多少鸡毛蒜皮?嗯?”

  她已经年过半百,都当奶奶好些年了,还是有资格来评论所谓的家庭琐碎的。

  听到眼前的小姑娘这般开口,她不自觉有种“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熟悉感。

  小佟微窘,低声:“阿姨,如果早知道婚姻是一地鸡毛,我压根不会结婚。结婚真的……好累好累。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各种焦虑各种烦躁——我真的有些受不住。偶尔想起那个家,我就忍不住后悔。要是当初不急巴巴结婚,急巴巴要孩子,现在也不至于搞成这样子。”

  “现在究竟是什么样子了?”薛凌好奇问:“不好在哪儿?”

  小佟低声:“表面上挺好的,有房有车,孩子也有了,还有保姆和老人帮忙带孩子。”

  薛凌点点头,问:“那你们缺什么?”

  小佟微愣,转而摇头:“家里不缺什么,他好像也什么都不缺。我跟他不一样……他有自己的事业,我的还在奋斗中。豪宅是他的,豪车也是他的……什么都是他的。我在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

  有些人羡慕她命好,嫁给了一个那么优秀那么有钱的丈夫。

  可她却似乎从没发现什么所谓的“好”。

  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一切都挺好的。他有他的好,她也不差,各自优秀各自开心。

  结婚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她貌似被冠上了“郑总裁夫人”的头衔,不再是她自己,而是郑多多的附属似的。

  薛凌哑然失笑,反问:“你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四合院是你们的婚房,是在你们的共同名下。豪车是他以前买的,不算夫妻共同财产。但他每年在集团那边的分红和工资奖金,你都是有份的。这些是物质方面的。你婆婆呢?你没份儿?她对你不好,不疼你?你的儿子呢?他可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难道你也没份儿?”

  物质上听着好像不多,但单单四合院就值好几个亿!

  近几年地价飞涨,帝都这边的高级四合院更是一年一个价位,甚至是到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

  那套四合院是他们的婚房,打一开始就写上了她的名字。

  买四合院前,郑多多之前还强调说这婚房虽是婚前买的,但必须加上小佟的名字,只因为她的家在南方,娘家离得远,担心她在帝都没有归属感。

  薛凌有些想不通,忍不住问:“你这孩子是怎么了?是不是多多给你的安全感不够?还是你自己想岔了?”

  小佟眼睛微闪,眼角开始红了。

  “阿姨,我总觉得我不能没有危机感……他是对我挺好的。他能给我很多很多,我甚至可以躲在他的背后安逸当起家庭主妇。但我父母培养我一场,我自己不去试一试,趁着年轻去奋斗,去搏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我根本不甘心……我也想站在他一样的高度,不想让他瞧不起我。”

  “多多瞧不起你?”薛凌暗自哭笑不得,问:“何以见得?”

  难怪两个人闹得这么僵,原来其中竟有这么大的分歧!

  一开始以为只是小佟执意要创业,如今看来其中还有许多不可忽视的原因。

  小佟答:“阿姨,只要我跟他处在不一样的事业位置,我跟他的社会地位和阶层就永远没法一致。他总觉得我们的公司干不长久,总认为我得跟在他的背后干,不然就什么都做不成——这些不是瞧不起我是什么?这是赤果果的鄙视,不止是瞧不起。”

  薛凌微微蹙眉:“多多他不是那样的人。”

  郑多多虽然有些表里不一,外表温润尔雅,实则腹黑狡猾,心机颇深,但他绝不是那种会瞧不起妻子的男人。

  这一点,她对他有信心。毕竟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她信得过。

  “是!”小佟哽咽:“他觉得他自己了不起,觉得自己说的想的认为的通通都是对的!我要创业,他只会一个劲儿反对。后来他说他不反对了,可他只是嘴上说说,心里压根还是一样的想法!”

  薛凌忍不住问:“你要自己独立创业,他最后也支持你去做了,不是吗?”

  “可他并不是真的支持!”小佟气呼呼解释:“说一套做一套!他行动上根本就没支持我!我忙得要命,顾得了公司,就没法顾好家里和孩子。他压根就没体谅过我……只会怨我顾此失彼,骂我没认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薛凌递了一张纸巾给她。

  “谢谢阿姨。”小佟接过,不知不觉越发委屈了,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掉。

  薛凌想了想,柔声问:“小佟,你现在的压力是不是很大?”

  “嗯。”小佟擦去眼角泪水,低声:“公司一直入不敷出,app做出来的效果差强人意,先后整改好几次了,仍是不满意。公司资金链很紧张,最近一直在忙着找人投资。”

  薛凌眼睛微动,问:“多多没在资金上帮你,对不对?”

  “他不帮就算了!”小佟沉声:“天底下又不止他郑多多一人有钱!我没跟他开口,他也没主动说!他明明知道我这么难——他就是故意要让我出丑!让我认栽!让我只能躲在他背后干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我迟早会让他刮目相看!”

  薛凌禁不住笑出声,道:“你跟他是夫妻,不是敌人或仇家。你跟他较什么劲?跟他比什么?我只听说过夫妻是冤家,还从没听说过‘夫妻是仇家’的说辞。”

  “我——我不是要跟他比。”小佟狡辩:“我也是为了证明我自己。”

  ,co

  te

  t_

  um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