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天才宠妻 第1349章 成功救回

小说:陆少的天才宠妻 作者:南柯 更新时间:2021-06-18 14:07: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强尼接连被维森得手后,点燃了怒火。

  听着周边都是为维森欢呼的声音,身体内潜藏的残暴因子被激发,再一次向维森爆发出强劲的攻击。

  而已经有了应对强尼经验的维森,哪里还能够让他得手。

  轻松躲过了,强尼的攻击。

  两人再一次陷入了,强攻与周旋的情形中。

  但强尼毕竟已经是强弩之末,身体中被激发的潜能,并没有让他持续太久的爆发力。

  最终,倒在了维森的拳头下。

  强尼如同小山一般的身体,重重倒下的那一刻,整个拳场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维森无视这些人,为他的欢呼。

  直接从擂台上跳了下来,却被拳场内的教练拦住了去路,笑容灿烂的抡起拳头在他的右肩重重的一拳,紧接着递上一开始承诺的二百元美金。

  “维森,不错啊,你的技术进步的挺快。现在你打倒了强尼,以后你就是咱们这里的拳王了,要不要趁着这波热度,再打上几场比赛,我给你安排。”

  维森需要钱,这样的安排正是他所需的。

  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撇开拳场的人,喘着粗气来到简的面前。

  对着简一阵傻笑。

  简看着他攥在手里的二百元美金,心头止不住的泛起酸意。

  这笔让维森拿命去拼的钱,在她也许只是饭桌上一道菜,或者是随手看上的一份杂志,所体现的价值。

  可就是在她这么微不足道的二百美金,对于身为底层努力的维森,却是要拿他的命去拼搏的。

  维森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场拳击,带给了简什么样的变化。

  他来到简的面前,喘着气说:“走吧。”

  也许是因为刚刚的激烈搏斗,让他的声音不似以往那么冷漠。

  简掩下心底烦乱的思绪,跟随着维森的脚步走出拳场。

  两人刚走出喧闹的拳场,维森的电话响了。

  维森取出手机一看,是医院里来的电话,神色立即变了,慌乱接通电话,“喂,医生我又凑到钱了,请你尽快帮我妹妹安排化疗。”

  “维森,现在不是化疗的问题,你妹妹的病情发生了变化,你若是方便的话尽快来医院一趟吧。”医生这一次并没有催促维森交妹妹的医疗费,而只是要求他去医院一趟。

  听维森有些紧张起来。

  挂断电话,就准备往医院赶。

  却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拉住,“维森,你妹妹怎么了?”

  通过刚刚维森的话,简可以判断电话是医院打来的,可看着维森极差的面色,没有听到电话里内容的简,担心的询问了声。

  听到简的问话,维森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位身处险境的简。

  他来不及多做解释,直接带上了简往医院赶。

  ......

  两人来到医院,医生看到这么快赶来的维森,面色凝重的说:“你妹妹的病情在今早突然恶化,我们采取了所有的手段也没有能抑制住,所以现在只能采取紧急手术了。”

  “但手术,需要缴纳五百美金。”

  医生像是也了解维森的情况,所以说完之后,也没有催促他。

  维森一听医生的话,整个人的精气有些垮了。

  他拼尽了全力,也只有手头刚拿到的二百美金,五百美金的手术费,他根本就凑不出来。

  简看着神情萎靡不振的维森,跟刚刚在拳击擂台上完全就不是一个人的模样,毫不犹豫的摘下脖子上的项链,递送到他的手中。

  “把这个拿去作抵押,你妹妹的手术费绰绰有余了。”

  维森握住手中的宝石项链,激动的红了眼眶,七尺大汗语带凝噎的感激的说:“谢谢你,我以后会报答你的,这项链我也会给你赎回来的。”

  简只是笑了笑。

  维森动作快速的抵押了简给的宝石项链,很快凑够了医院要求的手术费。

  在他把钱交上之后,他的妹妹顺利的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外——

  简开口问:“项链不应该只抵押了那么一点钱,你是不是被人骗了?”

  维森缓缓摇头。

  “没有。”这个回答让简更加疑惑,但在她疑惑的目光下,维森轻声继续说:“我只抵押了这么多,只要我妹妹脱险了,我会再回拳击场,多大上两场拳,就能帮你把它赎回来了。”

  抵押行有不成文的规定,抵押的物件儿可以抵活当,就是拿的钱比较少,但以后在一定期限内可以赎回来。

  另一种虽然拿的钱多,但从东西交给抵押行,东西也就是人家的了。

  维森看那是简的贴身物件儿,能够借给自己去抵押救妹妹已经很大的人情了,他不能太过贪心。

  因此,他选择了只拿三百美金。

  这些内情简都是知道的,所以在听完维森的话,也就明白了他的用意。

  不禁为他的心意,觉得有些好气又心酸。

  原来这个国家生活在最底层的他们,却拥有着最淳朴的心境。

  ......

  两人一直在手术室外,等到手术结束。

  看着维森安顿好妹妹。

  简终是开口,说:“维森,你不要去拳场那样的地方了。你这次救了我,我除了给与你一笔不菲的报酬之外,还能给你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你不要再去打拳,好好的找一份工作,一份能够养活自己,照顾妹妹的工作吧。”

  听完简的话,维森眼中有光浮现。

  但很快那光就慢慢熄灭了。

  最终,苦笑一声说:“谢谢你,但是你想的过于理想了,即便是你给了我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但是在这个国家,什么样的工作可以让一个奴隶,挣到可以供养妹妹化疗的费用呢?”

  他也想有一份踏实、稳定的工作,不用面临每一次上场前,都担心自己万一倒下了,妹妹要怎么办的情况。

  但现实......

  简听闻他的话,粉唇紧抿。

  思虑半晌开口问:“若是我可以给你,你所期望的报酬,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司机?”

  维森对上简溢满坚定的眸子,数息之后。

  缓缓点头。

  简面上有了一丝笑,伸出手到他的面前,“把你的手机给我用下。”

  拿到维森的手机,简拨通了江以宁的电话。

  而此时的江以宁正带着人,根据霍兰德提供的住址,在维森的家附近搜寻简的下落。

  正因为找不到简,而发愁的江以宁刚准备打电话给霍兰德。

  恰在此时接到了简的电话。

  得知她此时在医院。

  江以宁立即带着亲卫队赶到医院里,一眼见到穿着男装,但却安然无恙的简,江以宁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随后......

  江以宁明白在不明敌情的情况下,待在外面总还是危险的,她不敢多做耽搁,带着简和维森离开了医院。

  ......

  好在最终有惊无险的,一行人回到了驻地。

  就在江以宁想回去,跟霍兰德报备一声,简已经平安回来的时候。

  简却突然出声,把她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