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091 身败名裂!【4更】

小说: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浅 更新时间:2020-09-23 19:22: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艹,我人都傻了,所以这幅字也是她写的?】

  【那她还说这幅字垃圾?不能理解啊。】

  【前面的,你这就不懂了吧,我美术学院学画画的,每次回看我以前画的画,都觉得垃圾。】

  【我也是我也是,简直不忍直视,还在想我怎么能画出这么丑的画。】

  【绝了绝了,这同学我爱了,你不是说这字不是我写的吗?那我就说你觉得好的字是垃圾,再当场写一幅打你的脸,疼不疼?】

  【疼疼疼,林玺的脸都青了。】

  林玺年少成名,一身傲骨。

  他出师早,老师更是跟盛清堂一辈的书法大家。

  还是第一次,这样被盛清堂训,又被不少人这样说。

  仅仅是因为这么一起“作弊”。

  林玺不是傻子,他自然想到了什么。

  目光一扫,就扫到了坐在台下的钟知晚。

  眼眸极冷。

  钟知晚慌忙避开林玺的视线,脸色更加苍白,身子也颤了起来。

  文艺部部长注意到她的不对经,关心地问:“知晚,你没事吧?”

  钟知晚勉强笑了笑:“我没事。”

  她掐着掌心,看向台上。

  盛清堂在艺术界地位极高,钟老爷子都请不来。

  就嬴子衿这么个人,竟然也能认识盛清堂?

  还请盛清堂给她看字?

  开什么玩笑。

  她学了十四年的书法,在书法家眼里也只是才入门。

  嬴子衿从小住在清水县,连个老师都没有,就能写出这么好的字。

  未免太不公平了。

  钟知晚松开手,又捏紧了校服,坐立难安。

  可她是学生会部长,又不能离开。

  只能硬着头皮待在这里,忍受着内心的嫉妒,很是煎熬。

  魏厚不比钟知晚好。

  盛清堂一连串的质问,打得他措手不及,连挽救的余地都没有了。

  尤其是他还当众承认那是他的字,证据一来,根本就是致命一刀。

  “魏厚啊魏厚,没想到,你居然还偷嬴小同学的画。”盛清堂更怒,“还盖上自己的印章,你以为你是谁?”

  “这不是我偷的!”魏厚脸憋得通红,争辩,“这是别人给我的。”

  弹幕替盛清堂把话给骂了。

  【服了,别人给你你就要了,就你脸大?】

  【查一查这个魏厚和他门下的学生吧,估计事情不少。】

  【对了,先前那几个吹魏厚的呢?怎么没脸出来了?魏厚不是谁,魏厚是一个无耻的垃圾。】

  【魏厚有这位女高中厉害吗?人家写出来的字,键盘侠看了吗?】

  “滚!”盛清堂根本不想再听魏厚多说一个字,“少在这里影响市容。”

  两个工作人员又扶着魏厚下去了。

  “你们继续。”盛清堂仍有余怒,“我去吃个瓜,消消火。”

  沪城艺术协会会长忙道:“我带您去休息处。”

  结果才刚走了几步,盛清堂又怒气冲冲地折返回来:“这幅字,我拿走了,你们都别想碰。”

  众人:“……”

  他们也不敢碰啊。

  嬴子衿打了个哈欠,也转身下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她才刚坐下,抬起头,就看见修羽和一众小弟用敬畏地离远了点。

  “……”

  嬴子衿眉梢微扬,嗓音浅淡,氤氲着笑:“别怕。”

  “怕,太怕了。”修羽裹紧了自己的校服,“嬴爹,你真的是太彪悍了,我不得不佩服。”

  不得不说,这心理素质是真强。

  而且,她都怀疑是他们嬴爹专门下了个套,等着谁往里面钻。

  然后魏厚就钻进去了。

  “所以那副字也是你的?”江燃转头,“怎么还到过魏厚的手里?”

  嬴子衿重新戴上棒球帽,遮住半张脸,只露出了个下巴:“谁知道。”

  “得查清楚。”江燃冷笑了一声,“我倒想看看——”

  修羽接口:“是谁在咱们爹头上动土了。”

  江燃:“……”

  神特么咱们爹。

  搞得跟他入赘了一样。

  **

  一场好戏过后,开幕式这才拉开帷幕。

  校门外,钟曼华也赶来了。

  她下了车,还气得头晕眼花,差点撞到了树上。

  还是管家眼疾手快,及时挡住了:“夫人,小心。”

  钟曼华平复了一下情绪:“开幕式什么时候结束?”

  她不会这个时候进去,让别人知道她是嬴子衿的母亲。

  “九点开始的话,十点半应该就结束了。”管家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九点半,夫人,要不要到旁边的咖啡店先坐坐?”

  “去吧。”钟曼华点了点头。

  她准备在咖啡店里等开幕式结束,然后进去把嬴子衿揪出来。

  作弊!

  钟曼华神情难看。

  她钟曼华的亲生女儿,竟然做出这么下三滥的事情。

  让名流圈里的贵妇都怎么看她?

  “嬴夫人。”

  有声音从前面传来,在叫她。

  钟曼华的脚步一顿,第一反应是躲。

  可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贵妇迎了上来,很惊喜:“嬴夫人,真的是你。”

  钟曼华身子僵硬了一瞬,只得回应:“好巧。”

  “嬴夫人应该不记得我了。”贵妇也不在意,还很亲热,“新年宴会上,我见过嬴夫人。”

  钟曼华神情冷淡。

  她不记得的,都是她看不上的家族。

  她失了和贵妇交流的兴趣,欲要离开。

  “嬴夫人,您真是厉害。”贵妇却在这时说,“没想到,你的养女儿也这么出色,是你教的好。”

  钟曼华猛地愣住,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这种话她听过不少。

  毕竟小萱给她争气,只要是认识的人都会夸奖。

  可嬴子衿?

  不给她添乱就是好事了,还出色?

  “嬴夫人您不知道?”贵妇惊讶,“嬴子衿小姐不是您的养女儿么?就在刚才,我看直播,她……”

  “不好意思,我赶时间。”钟曼华打断了她的话,“先走了。”

  说完,她匆匆而去,也没进咖啡馆,而是上了车。

  还关上了车门,一副生人勿进的态度。

  贵妇献殷勤,结果献了个寂寞,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客套一下说是你教的,你还真以为是你教的了,得意什么……”

  贵妇冷哼一声,也走了。

  **

  休息室内。

  下午四点的时候,获奖名单会张贴在公告栏上。

  第二天,再全校颁发奖杯和奖金。

  “盛会长,既然您来了,不如这明天的颁奖仪式就由您来起头吧?”沪城艺术协会会长很恭敬,“这次除了不少天赋好的学生,您也可以看看有没有您钟意的。”

  “不来,没时间。”盛清堂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我要回去种菜。”

  “……”

  沪城艺术协会会长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道:“那好,您看魏厚大师那事儿……”

  “这事儿没完!”盛清堂的怒火再起,“我不会留情的,敢做,就要敢承担相应的后果。”

  沪城艺术协会会长明白了。

  盛清堂的态度,直接决定了华国书法艺术家协会的态度。

  魏厚的前途算是没了。

  沪城艺术协会会长想了想,试探道:“盛会长,那位嬴子衿同学,您是想收她为徒么?”

  “什么?”盛清堂震惊了,“你居然觉得,我配当她的老师?”

  沪城艺术协会会长:“……”

  倒也不必。

  “赶紧走赶紧走。”盛清堂不耐烦地赶人,“我这瓜还没吃完呢。”

  沪城艺术协会会长麻溜地滚了。

  **

  另一边。

  几个艺术界大师和艺术组的老师们分为了几组,正在评选各个类别的奖项。

  书法一组根本不用看了,连盛清堂都赞誉有加的字,一等奖不给嬴子衿,还能给谁?

  “可惜了。”一个艺术老师拿起其中一幅字,“钟知晚写的也不错,若是这次没有嬴子衿,这一等奖肯定是她的。”

  “这怎么能比?”另一个艺术老师说,“钟知晚这字确实不差,可也只是入门级别,距离林玺都差得很远,跟别说和嬴子衿比了。”

  没想到,嬴子衿年纪轻轻,却能写出一手好字。

  连盛清堂都惊动了,委实是天赋绝绝。

  过了一会儿,艺术组组长推门进来了。

  他先是礼貌地问候了几位艺术大师,才问:“获奖名单出来了么?”

  “出来了。”几个老师都迟疑了一下,“就是今年这获奖名单,有点特殊。”

  “怎么特殊了?”艺术组组长接过来,从第一张开始看起。

  目光一下子凝固了。

  书法,一等奖(1名):高二19班嬴子衿

  国画,一等奖(1名):高二19班嬴子衿

  版画,一等奖(1名):高二19班嬴子衿

  油画,一等奖(1名):高二19班嬴子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