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138 处分钟知晚【1更】

小说: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浅 更新时间:2020-10-07 08:2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钟知晚专门标注了实名两个字。

  这样做,为的就是引起校方的高度重视。

  她是不会信嬴子衿能考这个分数的,别说她了,全校肯定都没有人信。

  英才班的卷子有多难,全网都有目共睹。

  年年都会被拉到网上遛一遛,接受网友们的瞻仰和膜拜。

  嬴子衿拿到答案,抄个及格也就算了,满分?

  这不就是让人揪出把柄么?

  真是没脑子。

  让作弊都不会作弊,她真不知道嬴子衿除了写写画画,还能干些什么了。

  钟知晚发完邮件,迅速将手机放在了课桌里,背也挺直,生怕其他人发现什么。

  所幸的是,这个课间,英才班的学生都被打击得说不出话来了,一个个都在埋头苦学。

  “知晚,你别难过。”同桌的女生转过来,安慰钟知晚,“如果进行换算了,你就是730分,这第一的位置不还是……”

  后面的话没说下去了,说出来都挺尴尬的。

  如果真的换算了,嬴子衿的分数直接爆了满分750。

  钟知晚的730分,又算什么?

  女生瞧见钟知晚脸色不对,她忙补救:“知晚,一次考试算不了什么,而且,谁知道她嬴子衿是不是作弊了,你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的。”

  “别说了。”钟知晚用力地咬着唇,低头,“快上课了。”

  女生也不敢多说,拿出了英语课本。

  **

  学校里的震动,完全没影响到嬴子衿。

  她一觉睡到了下午。

  嬴子衿撑着头坐了起来,身子还有些虚弱。

  她微微睁开双眸,朦胧间有一道修长的身影,破开黑暗的视线,朝她这边走来。

  光耀晨星。

  再一次想起这个比喻,嬴子衿按了按头,眉拧着。

  还没等她完全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背被一只手托起。

  温暖的热度隔着一层衣服传来。

  傅昀深一手护着她,另一只手端着一个碗,声线下压:“醒了先喝点粥。”

  “我没事。”嬴子衿在床上坐了几秒,才接过碗,“谢谢。”

  碗里是药粥,但中药的气味却不浓烈,只有淡淡的清香。

  嬴子衿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手倏地一顿。

  她的味觉嗅觉一向很敏感,哪怕只是药粥刚接触到味蕾,她也觉察到了药粥的不对。

  有很淡的铁锈味,即便还用其他食材压住了,但是依然没有完全根除。

  嬴子衿垂眸,眼神微定。

  有人的血,能入药。

  但这种血很珍贵,用了反而会损耗身体。

  “怎么?”傅昀深见她没再动,桃花眼敛了敛,“味道不行?”

  该不会,他厨艺退步了?

  “不是,很好喝。”嬴子衿顿了顿,轻叹,“只是又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谁?”傅昀深眉梢挑起,语调缓缓,“你那个好朋友啊?”

  “嗯。”

  “她不在沪城?”

  “不在,在很远的地方。”

  傅昀深沉默下来。

  他想起她在清水县过的日子,还有嬴家的那一年。

  人身自由都是个问题,更别说去远一点的地方了。

  “没事,等你身体彻底恢复了,哥哥带你去找。”傅昀深抬手,最后还是只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会找到的。”

  “不用。”嬴子衿接着用勺子喝粥,喝了几口后,她轻声说,“我知道她过得好就够了。”

  “这怎么能行。”傅昀深淡淡,“总是要亲自看一眼。”

  说完,他起身,又没忍住,揉了揉女孩的头:“小朋友,好好休息。”

  “这几天不要去学校了,身体重要,学习和其他的,都往后放一放。”

  关上门后,傅昀深敛了笑,转头:“人在哪?”

  年轻人原本在发呆,听到这话猛地一个激灵:“少爷,地下室,绑着呢。”

  因为傅老爷子的病情,他们高度紧张了一夜,傅一尘也被绑了一夜,还是倒吊着的。

  又为了防止他脑袋充血昏死,专门配了一个人帮他转身。

  到现在,傅一尘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上,还是在一个漆黑的密闭空间里,人都快崩溃了。

  他根本不知道他到底被绑到了哪儿,被带离第一医院后,那群人就给他套了个麻袋。

  一路带他东转西转,他晕车吐都只能吐到袋子里。

  傅一尘还没受过这种苦,可他求救无门,哭都没有用。

  就在傅一尘崩溃不已的时候,他被放了下来。

  双脚再次落地,腿却支撑不住身体。

  傅一尘“嘭”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地抬头。

  这一看,却猛地瞪大了眼睛:“傅昀深?怎么是你?!”

  傅昀深没去瞧傅一尘的惨状,也没应,他偏头:“打。”

  两个保镖样子的人会意,立马上前,手上拿着棍子。

  没有任何收力,牢牢地打了下去。

  傅一尘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他根本都来不及想为什么傅昀深会在这里,只是大叫。还很嚣张:“傅昀深,你敢打我?要是让爸和妈知道了,你就要玩完了!”

  “你不就是仗着爷爷宠你吗?没了爷爷的宠爱,你算什么东西?你就是一个……啊!!!”

  年轻人捂住了耳朵,心想着这狮吼功倒是可以。

  “那就告诉傅明城,别惹我。”傅昀深抬手,拍了拍傅一尘的脸,低笑,“爷爷,是我最后的底线,我才没有动你们。”

  极度恐惧之下,傅一尘没能承受住这冲击,直接昏死了过去。

  傅昀深站起来,淡淡:“关上七天,再放回去。”

  **

  另一边。

  钟知晚在偷偷地看校园论坛上的讨论,越看越抑郁。

  她分明看见了几个提出嬴子衿作弊的帖子,但很快就被版主删掉了。

  这不是心虚,还能是什么?

  钟知晚捏着课本,等的心焦。

  她这举报信都发出去八个多小时了,怎么校长和教务主任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在钟知晚想去亲自看看的时候,有学生会的学生敲了敲英才班教室的门,朝着她喊了一声。

  “钟女神,校长那边让你过去一趟,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钟知晚努力压了压唇角的笑,淡淡地回:“知道了。”

  校长室里面,教务主任也在。

  见钟知晚进来,他的脸色就冷了下来。

  钟知晚自然注意到了,她有些疑惑。

  她是年级第一,教务主任对她自然也很宽容和喜爱,往常都是笑脸相迎,还没露出过这样的表情来。

  “钟知晚同学。”校长推了推眼镜,声音很严肃,“你为什么认定嬴子衿同学作弊了?”

  电脑上,就是钟知晚那封邮件。

  除了标题之外,底下还洋洋洒洒地写了很多。

  顿了顿,校长又问:“我没记错的话,她是你表妹吧?”

  这第二个问题,钟知晚没回答,心中轻哂。

  什么时候嬴家收养的养女,也是她表妹了?

  她叫嬴子衿表妹,那只是不忍心伤了钟老爷子的心。

  “校长,我已经在邮件下面写了证据。”钟知晚淡淡地笑了笑,“而且这种事情,就算谁都不说,也不会看不出来吧?”

  谁都知道,嬴子衿是被嬴露薇强塞进英才班的。

  上课经常犯困,动不动就请假离校。

  就这个样子,能学出什么来?

  更不用说,19班是个怎样堕落的班级了。

  钟知晚掐了掐掌心,又说:“这一次英才班的卷子,比以往还要难,学校的换算系数不也是多年经验?那个天才学长,也没有考过满分。”

  听到这话,校长又看了一眼邮件,眉皱得更紧:“你的证据,就是凭空猜测?如果没证据就举报,被处分的是你。”

  “这怎么能是凭空猜测?”钟知晚的笑渐渐隐去,“这是众所周知的,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而且……”

  “够了!”一旁的教务主任听不下去了,他怒气冲冲,“钟知晚,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学习好品格也好的学生,现在看来,你能力是可以,这嫉妒心也是很强。”

  “卷子是帝都大学出的,密封送到青致,在考试前,开都没开过,连老师都不知道题,你告诉我嬴子衿她怎么作弊?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