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147 不巧,她是薇拉,她全都会【1更】

小说: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浅 更新时间:2020-10-12 09:58: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说不定人家要都弹呢?露薇都说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妹妹不把《圣战》和《翡冷翠之歌》都弹了,说不过去吧?】

  【行了行了,别说了,再说妹妹又要告我们了。】

  因为薇拉·霍尔太过神秘,明明是o洲音乐史上的著名钢琴家,但是却一张画像都没有留下。

  这种神秘,也引发了后人的向往。

  人都有好奇心,越神秘的事物和人,就越想去揭开那层神秘的纱。

  可惜的是,o洲的一些史学家挖掘了很久,都没有挖出来什么新的资料。

  历史记载,薇拉·霍尔有两位音乐导师,也是当时的顶级钢琴家。

  世界第一难度的钢琴曲,就是薇拉·霍尔的一位音乐导师创作的。

  但这两位音乐导师留下的笔札中,也没有关于他们这位门徒的记载。

  干净到仿佛地球上就从来没有薇拉·霍尔这个人一样。

  除了广为人知的《日与月》之外,薇拉·霍尔还留下了另外两首曲子——

  《圣战》和《翡冷翠之歌》。

  这两首,也同样是世界级难度的钢琴曲。

  《圣战》的难度还要在《日与月》之上,同样是因为没有真正的曲谱,至今只有两位钢琴家演奏过。

  而《翡冷翠之歌》,则还未被弹奏过。

  嬴露薇营销自己是下一个薇拉·霍尔的时候,都不敢提《圣战》和《翡冷翠之歌》这两首钢琴曲。

  生怕粉丝激动之下又让她弹,导致她最后翻车。

  《日与月》对于她来说已经那么难了,嬴露薇简直不敢想象,《圣战》和《翡冷翠之歌》这两首难到了什么程度。

  薇拉·霍尔所创造的这三首钢琴曲,难度自然众所周知。

  那条评论一出,下面回复了好多层楼。

  【纯路人,因为看见了薇拉·霍尔这个名字才点进来的,你们是不知道《圣战》有多难吧?要不然怎么会好意思把《圣战》这首钢琴曲拉到这里来?】

  【前排科普一下,历史记载《圣战》这首钢琴曲的灵感取材于《圣经》,一共有三个篇章。

  第一个篇章写上帝创造了天使,天堂的宁静生活。

  第二个篇章讲述上帝带第一个人类亚当来到众天使面前,封他为圣子,并命令其他天使向他参拜。

  但大天使长路西菲尔不从,拒绝臣服圣子,带领了三分之一的天使叛出天堂,和上帝开战。

  第三个篇章描绘了曾经的大天使长路西菲尔堕落成为了地狱魔王路西法的故事,这个篇章基调是最悲伤的一段,也是全曲的收尾。

  其实《圣战》这一首钢琴曲在o洲那边才更受推崇,比《日与月》在音乐界的地位还要高。】

  【不行了,光是看着这描述都头皮发麻了,虽然不怎么了解钢琴,但不得不承认薇拉·霍尔确实太有天赋了。】

  【所以《圣战》的难度不仅仅在于弹奏,还在于弹奏者有没有那种气势,能不能撑得起来,我看这个什么养老勿扰,都不知道《圣战》讲的是什么吧?还弹?笑死我了。】

  【恕我直言,要说这世上还有谁能把《日与月》、《圣战》和《翡冷翠之歌》完全演奏下来,就只有薇拉本人了,没可能,没可能了。】

  有了路人的加入,嬴露薇这仅剩的死忠粉更是勇往直前地冲,个个斗志昂扬。

  不过有前车之鉴,她们还真不敢去打扰嬴子衿,只敢在嬴露薇的微博下狂舞。

  这正是嬴露薇要的效果。

  她关掉微博后,转头看向旁边的经纪人:“邀请函都发出去了吗?有谁会来?”

  “发出去了,不过目前还没有谁回信。”经纪人叹了一口气,“露薇,你也知道,这一次演奏会是你进军国际音乐界的起始点,咱们请的都是华国有名望的音乐家。”

  “他们脾气都挺古怪,也清高,不是请就能请来的。”

  “也是。”嬴露薇拧眉,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你这样给他们说。”

  她侧头,用极低的声音说了几句。

  经纪人有些惊讶:“真的好吗?万一影响到你怎么办?”

  “不会的。”嬴露薇不以为意地笑笑,很轻蔑,“你不会真以为嬴子衿能弹出什么曲子来吧?她的水平我清楚,卡农都弹得磕磕绊绊。”

  “而我那个大嫂,最注重的就是面子,为了面子什么都可以舍弃,你说她要是看到嬴子衿在演奏会上出丑,会是什么表情?“

  嬴露薇只要一想,就忍不住笑。

  经纪人不怎么了解嬴家其他人,听她这么一说,也就点头了:“好,我这就再去发一份邀请函。”

  这是他们唯一能翻身的机会了。

  **

  钟老爷子一直都在关注嬴露薇。

  他不是没想对付嬴家,被嬴子衿阻止了。

  因为钟家这些年不比嬴家,她不希望影响到钟老爷子。

  不过因为有了上次十方界被盗的事件,钟氏集团追上嬴氏集团也是迟早的事。

  钟老爷子看到嬴露薇发的那条微博后,当即就怒了:“好一朵老白莲,又做这么龌龊的事情。”

  他就要怒气冲冲地去嬴家,面前多了一个杯子:“外公,多喝水,少生气。”

  “子衿,这演奏会你不能去。”钟老爷子气得要命,“你要是去了,就如那个老白莲的愿了。”

  “没事。”嬴子衿不紧不慢,“我自愿的。”

  “自愿?”钟老爷子戴上老花镜,很担忧地看她,“子衿,你是不是被气昏头了?”

  “……”嬴子衿面无表情,“不喜欢被她蹭热度。”

  钟老爷子有些懵,没能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嬴露薇蹭的难道不是薇拉·霍尔的热度?

  “罢了,你决定的,外公也不能多干涉。”钟老爷子想了想,“外公认识几个钢琴家,这就把他们叫来,帮你练习。”

  **

  绍仁医院。

  嬴子衿只有每周三晚上会来绍仁医院一趟。

  她坐在院长给她准备的独立办公室里,桌面上摆了一副塔罗牌。

  这是她从地下集市买到的,也不算是正统的塔罗牌,但贵在这是一副真的塔罗牌。

  借助塔罗牌,她就可以轻松一点了,可以在不动用神算的能力下,算一下大的事件。

  不过塔罗牌也不能一次使用太多次,这会降低塔罗牌的占卜能力。

  有内线打来,是专家部:“嬴小姐,商先生来复诊了。”

  “让他直接上来就行。”

  五分钟后,门被敲了敲。

  得到了允可之后,商曜之才推门走了进来。

  五月已经立夏了,他依然裹得很严实。

  帽子,墨镜,围巾,一个不落。

  来到房间后,他才把伪装摘了下来。

  缓了口气之后,商曜之再次致谢:“嬴小姐,多谢了,有了你的药之后,我的嗓子比以前还好了不少。”

  “客气,钱给到位了就行。”

  “……”

  商曜之这才注意到桌子上的牌,稍稍一怔:“这是塔罗牌?”

  “嗯。”嬴子衿抬头,“选三张?”

  商曜之迟疑了一下。

  娱乐圈的人,其实大多是有些迷信的。

  有些艺人为了能红,会专门去请教风水大师,改名字来改变自己的星途。

  不得不说,有些还真的成功了。

  “随便选。”嬴子衿靠在转椅上,微一挑眉,“不要有心理负担。”

  商曜之听到这话,失笑:“嬴小姐也跟我家侄女一样,喜欢这种东西。”

  他也是太过认真了。

  现在玩塔罗牌的,就是图一个乐趣。

  嬴子衿没说话,只是示意他选牌。

  商曜之抬手,正准备随便选的时候,却在手掌掠过这副牌的上方时,掌心自动吸上了一张牌。

  他一愣:“有静电么?”

  “不是静电。”嬴子衿淡淡,“这就是你的牌。”

  商曜之神情顿了顿,也没说什么就把这张牌交给了女孩。

  但让他更困惑的是,接下来的两张牌,与其说是他自己选的,不如说也是跟第一张牌一样,自动贴在了他的掌心上。

  刚刚好,三张牌。

  嬴子衿看了一眼,就开始翻牌。

  商曜之注意到,她占卜的方法和其他玩塔罗牌的都不一样。

  一般的塔罗牌占卜,还需要摆牌阵。

  每个牌阵的翻牌顺序、前后左右以及顺逆时针也有很严谨的要求。

  可女孩就这么直接翻,没有牌阵,也没问他要占卜什么。

  这在玩塔罗牌的人眼中,就是胡闹。

  但商曜之还是很认真地在看

  嬴子衿把前两张牌翻完之后,微微点头。

  然后翻开了最后一张牌。

  眼神陡然一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