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175 打脸二波,嬴皇发威【2更】

小说: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浅 更新时间:2020-10-19 08:14: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穆家虽然是将门之后,但是这些年从商,早已一跃成为了帝都最强的商业帝国。

  不说沪城四大豪门,帝都那些经商的家族也都少不得要和穆家搭好关系。

  “你说沉舟啊?今天他跟着晚晚去青致了,说是去转转这边的校园。”穆夫人笑了笑,“你也知道,这年轻人都好动,我们是管不住的。”

  “这样啊。”钟曼华的心里有些不自在,“嫂子,这些天也麻烦你了,我打算把沉舟接回嬴家。”

  钟家是她的母家没错,但她都嫁到了嬴家,也得为嬴家考虑。

  “接回去?”钟夫人的脸色瞬间就难看了,“怎么突然就要接回去?不是你说怕那个养女冲撞了沉舟,才送到钟家来的吗?”

  钟曼华既尴尬又难堪:“子衿已经搬出去了,不存在什么冲撞不冲撞。”

  “搬出去了?”钟夫人惊讶,“她不是你们从小县城接来的?居然舍得搬出去?”

  钟曼华没回答,只是说:“沉舟是穆夫人亲自交到我手上的,还是在嬴家比较好。”

  “曼华,这你可就不对了。”钟夫人也很强硬,“小萱在国外,嬴家又没有谁和沉舟同龄,你让他一个人闷得慌么?”

  “我看不如这样,先让晚晚带着她,等小萱回来了,再让沉舟去嬴家也不迟。”

  能嫁进钟家,钟夫人也不是什么善茬。

  接触穆家这么好的机会,钟曼华既然送了过来,她怎么可能再放手?

  钟曼华张了张口,没想出来一个好的理由,也只能应下:“那就这样,小萱六月中旬就回来了,也没几天了。”

  钟夫人微微皱眉。

  这么快?

  今天都五月三十一号了。

  钟夫人的思绪百转千回,心里已经有了数,又笑了起来:“好,就这么办。”

  **

  中午。

  吃饭的时候,温听澜一直只吃米饭,菜都不碰一下。

  他似乎又重新回到了他的保护壳里,拒绝和外界进行一切交流。

  温听澜这两天的情绪都不太对,即便他尽力隐藏了,嬴子衿也不可能看不出来。

  她学过微表情,哪怕只是闪过了五分之一秒,她都能捕捉到。

  “我没事。”温听澜听她问他,只是捏紧了筷子,“马上高考了,压力有些大。”

  嬴子衿稍稍沉默。

  温听澜即便是已经基本恢复了,但他还是习惯性地隔离情感,什么都不愿意说。

  她那一次被蛇咬,温听澜半背半托着把她带去医院,自己的脚严重地扭伤了,也是一字不吭。

  “有什么事,就给姐姐说。”嬴子衿给他放了一个苹果,“藏在心里,对你的病情不好。”

  “我真没事。”温听澜低头,“姐,你去休息吧,你前阵子才出了车祸,我好着呢。”

  嬴子衿没再问了,她知道再问下去,效果会适得其反。

  她拿起筷子,给他夹菜。

  倒是温听澜在吃完了一口米饭之后,打破了沉默:“姐,你真的以后就和嬴家没关系了么?”

  “嗯,没有了。”嬴子衿懒散地靠在椅子上,“可以随便打了。”

  少年的神情稍稍碎裂。

  “提醒我了。”嬴子衿若有所思,“明天开始,你跟我每天跑五公里,强身健体。”

  少年的神情完全碎了。

  他就不该和他姐说话。

  倒血霉了。

  **

  温听澜郁郁地回到了班级里,拿出嬴子衿给他准备的枕头和耳塞开始修习。

  嬴子衿在高三英才班门口站了一会儿,叫住了班长。

  班长也是一个男生,有些拘谨:“姐姐好。”

  虽然高三的学生都还比嬴子衿要大,但他们习惯了跟着温听澜一起叫姐姐。

  而且他们可是也知道高二期中考试,英才班的卷子出了一个满分的变态。

  别说叫姐姐了,叫声奶奶他们都心甘情愿。

  只要能学点东西。

  嬴子衿看了一眼温听澜,低声:“麻烦了,我们到那边说。”

  班长挠了挠头,跟过去。

  “这几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嬴子衿问,“小澜情绪不对。”

  “姐姐,你别告诉听澜说是我们的说的。”班长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姐姐你知道学校有三个诺顿大学的面试资格吧?”

  嬴子衿颔首:“你接着。”

  “这面试资格一早就说好了,两个给国际班,一个给年级第一,就是听澜。”班长说,“毕竟三校联考卷,他都是满分的层次。”

  三校联考,就是华国排名前三的高中一起考试。

  卷子的难度自然高,不过比英才班的卷子差远了。

  “诺顿大学的面试时间就在高考后几天,也没多久了,听澜还为此准备了很长时间。”班长很愤懑,“结果就前天,国际班那个被开了的老师来了,说是这个面试资格不会给听澜,因为、因为……”

  嬴子衿把他没说的话补完:“因为我是他姐姐。”

  “姐姐,这事儿不能怪你。”班长急了,“是那个姓贺的公报私仇,心眼太小了,就是可惜了听澜……”

  以温听澜的智商,进入诺顿大学是稳妥的。

  但没了面试资格,再有天赋也没有用。

  就昨天,高三英才班全体进行过抗议,贺珣依然不为所动。

  虽然诺顿大学的面试资格是校长派发的,但要去诺顿大学,还是得贺珣领队。

  他不愿意,温听澜去都去不了。

  而且最重要的不是面试资格被拿走了,是和谐当着温听澜的面说因为他是嬴子衿的弟弟,所以不给他面试资格,他的心理会因此受到打击。

  高三英才班也都知道他的病,平常都是小心翼翼地和他相处。

  温听澜又比他们小两岁,算是照顾弟弟。

  “我明白了。”嬴子衿没什么表情,“你们也别让他知道,这件事情,我会处理。”

  “姐姐你放心,我们都会安慰听澜的。”班长迟疑了一下,“姐姐,你别去找那个姓贺的,听澜肯定是不想你和他起冲突,才不告诉你的。”

  “嗯,我知道。”嬴子衿淡淡,“谢谢你告诉我,你回去吧,好好高考。”

  听到这话,班长忽然后退了三步。

  又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根笔,双手合十夹住,对着女孩拜了三拜。

  嬴子衿正在想事,注意到他这个举动的时候,他已经拜完了。

  班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狂奔而去:“哈哈哈哈,你们这群傻瓜完蛋了,老子今天拜嬴神了,高考肯定比你们考得好!”

  整个楼道里都回荡着他魔性的笑。

  嬴子衿:“……”

  难怪,温听澜会说班里的同学都笨了。

  她看也是。

  **

  贺珣被青致辞退了之后,就在青致旁边租了个单人公寓。

  只是这公寓的条件比学校的房子分配得差远了,贺珣住惯了学校的房子,这里让他很不适应,连负责做饭的人都没有。

  但没办法,在诺顿大学的面试没有结束之前,他还不能离开这里。

  这栋公寓里的电梯坏了,物业也一直没有派工人来修。

  他今天去超市买菜,还必须要爬十八层楼。

  贺珣在超市结账的时候,心情低到了极致。

  他提着购物袋往外走,神情冰冷。

  刚一走出超市门,人就挨了一脚。

  这一脚直接踹到了腹部,精准地打击了最痛的那个点。

  毫不留情,用了大力。

  “砰”的一下,贺珣向后跌去,倒在了超市的玻璃门上。

  突然被袭击,贺珣脾气再好,眼底也浮起了一层薄怒。

  他扶着玻璃门站起来,一抬头,就看见逆光而站的女孩。

  轮廓朦胧,容颜冰冷。

  半个多月没见,贺珣怔愣了一下。

  “你知道温听澜是我弟弟,所以就拿走了他的面试资格?还给他这么说?”

  除过那场公开提问,这还是嬴子衿第一次对他说这么多话。

  可她的眼神却没有落在他身上,仿佛视他为空气,冷冷清清。

  陡然的,贺珣有一种狼狈的感觉。

  但随之而来的,有几分畅快。

  “你很生气?”贺珣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是,你是应该生气,因为我拿走了你弟弟应得的东西,但这就是社会上的生存法则。”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是会被拿走。”

  贺珣甚至还淡淡地笑了笑,借助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

  这一刻,他也终于有了重新高傲的资本:“你要是真有能力,那就给你弟弟一个诺顿大学d级学院的面试资格。”

  “可你没有,你连诺顿大学在哪儿都不知道。”

  嬴子衿终于看他:“谁告诉你,我要给他d级学院的?”

  ------题外话------

  新的一周,新的一轮虐渣~

  剪了个头发,感觉自己变聪明了qvq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