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209 嬴天律得知嬴玥萱是假千金【3更】

小说: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浅 更新时间:2020-10-31 17:51: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听起来有些耳熟的名字和地点,让穆夫人的脚步倏尔一停。

  她眉头一拧,开始沉思自己是在哪里听过“zi

  jin”这两个字的字音。

  穆承此时却已经进到了院子里去了,几秒钟的功夫,就连背影都看不见了。

  没得到传唤,穆夫人也不敢在这里多留。

  她来不及想清楚,快步离开了。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后,穆夫人又想了好久,才终于想了起来。

  沪城嬴家收养的那个养女,名字不就是这两个字音么?

  可一个养女的名字,能从穆承的口中说出?

  听起来,似乎还是穆鹤卿要亲自去找。

  穆夫人觉得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但是她向来谨慎,不会放过一点风吹草动。

  想了好久之后,穆夫人给沪城那边打了个电话过去。

  她问的不是嬴家,直接问穆沉舟。

  毕竟,她要的是准确消息。

  如果嬴家夸大了,她就没法进行判断。

  一听到“嬴子衿”这个名字,穆沉舟先是愣了一下。

  “她?”随后,他的语气淡了很多,“她个人没什么,她的底气,来源于钟家和傅家。”

  钟家,穆夫人倒是知道是怎么回事。

  嬴子衿是嬴家的养女,但钟老爷子对她却挺好。

  其他家族的事情,她向来没有那个心去管。

  可傅家?

  穆夫人想起穆鹤卿年轻的时候,在沪城待过一段时间,和傅家有一些交情。

  正想着,穆沉舟就又说了:“傅家有几个少爷,其中排行第七的那个,是个纨绔公子,但是最得傅老爷子宠爱,所以为人也比较嚣张。”

  他从帝都来到沪城,不是什么秘密,早就在沪城的名流圈子传开了。

  穆沉舟并不爱交际,但他也不抗拒,所以结实了不少千金公子。

  自然而然也就听说了发生在世纪商场的那件事。

  连自己大哥大嫂都能够随便命令,确实是被钟老爷子宠坏了。

  这样的人,他没兴趣去了解。

  对于嬴子衿,穆沉舟的感官也一样。

  只不过,他更多的还是失望。

  “嬴子衿是跟着他的,不过她在学校里成绩挺好,也挺受欢迎的。”

  听到这里,穆夫人也就没再多问,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

  自我本身没有什么实力的,靠着别人,终究是长不了多久。

  这种人,又怎么配和穆家有关系。

  **

  太阳西斜,渐渐地落在了海平面上。

  来到这座岛上的人也就更多了,尤其是悬赏区,进进出出的人很多。

  嬴子衿看了一圈,并没有她需要的药材,也就没在那里多待。

  和云山分开后,她就把傅昀深给她的人皮面具摘了下来,然后换上了另外一副妆容。

  虽然她的易容只是单纯的化妆,但却能够瞒过检测设备。

  去诺顿大学的时候,她也是专门新办了几个身份证明,顺利地通过了海关。

  然而,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第五月和第五风这对兄妹,还跟在她后面没有走。

  不过,她也没赶他们。

  “对了,小姐姐,你叫什么?”第五月终于想起了一件挺重要的事,“我没在这个岛上见过你哎,你是刚来的?”

  嬴子衿没应,而是抬头:“你们在这里待了多久了?”

  岛上是有常驻居民的,还不少。

  但是要拿到常驻居民的资格证,在nok论坛里的成长值,要在十万以上。

  成长值作为消耗品,攒起来很慢,消耗却会很快。

  “不长不长,也就两个月。”第五月摆了摆手,又忧愁地叹了一口气,“可这么久了,我还没有赚够回家的路费。”

  她很丧气:“哥,这里的人真的一点都不好骗,哪像咱们在帝都的时候,那些二货,真的是一骗一个准,轻轻松松十万到账。”

  第五风拍了拍他跟乞丐没有什么区别的衣服,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没说话。

  “小姐姐,你不要介意。”第五月扶额,“我哥他脑子出了点问题,反应慢。”

  嬴子衿颔首:“你还有两个兄妹?”

  第五月虽然性格跳脱,但绝对不是真的傻。

  若不然,她也不会那么利落地把算命摊都收了。

  “有啊。”第五月掰了掰指头,“我还有个哥哥叫第五花,一个妹妹叫第五雪。”

  嬴子衿看了她一眼。

  这取名方式,废物无疑了。

  “我和我哥是被我爷爷扔到这里的。”第五月也没隐瞒什么,“他老人家让我们在这里锻炼,小姐姐,要不是你慷慨大方转了我五百块,我和我哥今天肯定饿死了。”

  嬴子衿稍稍沉默一瞬。

  她想起了挺久远的事情。

  上一次她在地球的时候,在华国只待了不到三年。

  还是走之前,临时去逛了逛。

  那个时候,还是皇朝时期,但已经接近于尾声了。

  她收了几个徒弟,将她会的一些能力传了下去。

  其中一个,就是第五少弦。

  卦算并不是学一学,看一看《周易》、《梅花易数》这些书就能懂的。

  和古武、古医一样,需要天赋。

  第五少弦在卦算上,天赋极高,甚至能够推演出国运这样的大事。

  但是同样,因为窥探到了未来又或者是更改了因果,卦算者的寿命也很短。

  她在见到第五少弦的第一眼时,就已经看见了他的寿元。

  36岁。

  寿元更改起来太困难,尤其是针对于卦算者本人。

  如果卦算者要改他们的寿元,那么至亲之人的寿元就会相应地减少,还会受到无妄之灾。

  所以一般来讲,卦算者都不会这么做。

  不过她离开地球的时候,第五少弦还只有二十岁出头,后面的事情,她也不知道了。

  而现在,她还无法算出那么久远的事情。

  嬴子衿转头:“听没听过,第五少弦这个名字。”

  “第五少弦?好熟哦。”第五月挠了挠头,撞了撞第五风的胳膊,“哥,谁来着,你记得起来不?”

  足足过了三十秒,第五风才有了反应。

  他的语速也很慢,急得第五月想抽他:“老祖宗。”

  “啊对对对,老祖宗!”这么一提醒,第五月也想起来了,“他是我祖爷爷的祖爷爷的我也不知道几个祖爷爷了,不过英年早逝了,唉,算了,反正我们家人历来活的都不怎么长,我爷爷也都下不了床了。”

  她眨了眨眼:“小姐姐,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家老祖宗的名字?”

  虽然在帝都,第五家族是和聂家、穆家齐名的。

  但实则,这十几年,知道第五家的人也越来越少,还有不少人以为他们就是骗子。

  她和第五风,是第五家的嫡系,也就是第五少弦这一脉传下来的。

  “算出来的。”

  “……”

  第五月嘴角一抽:“小姐姐,你真的很像个神棍。”

  “还好。”确认了之后,嬴子衿的眉眼松散了几分,也还慷慨了一下,“你们要回华国的话,我可以免费送你们一程。”

  **

  华国,沪城。

  自从上次在拘留所被关了整整十五天之后,又得到了嬴天律的警告,钟曼华也就消停了很长时间。

  可即便这件事情钟曼华有心隐瞒,她进拘留所的事情也传了不少人。

  导致这些天,那些往日巴结她的贵妇见到她都是绕道走。

  钟曼华还没有收到过这种委屈。

  然而,嬴天律根本不理她。

  她这几天,每天都拉着嬴玥萱在倾诉。

  饶是嬴玥萱再听钟曼华的话,也都烦了,可又没办法拒绝。

  “妈,妹妹不在学校,我找过了,您做了那种事,也别去烦她。”嬴玥萱忍了忍,还是尊敬的态度,“您能不能不要那么有偏见?您知道的好多事情,估计都是听了别人的一言之词。”

  “是,我知道,有偏见是我不对,可这能怪我吗?”一提起来,钟曼华还是很伤心,“她明明是我亲生的,可是却样样不如你,我教也教不会,我望女成凤,怎么就错了?”

  门外,嬴天律按在门上的手一顿。

  ------题外话------

  这个月最后一天了,宝宝们掏一掏兜看看还有木有月票哇~

  最近有点卡文,等我理完大纲加个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