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213 榜一就在你眼前【1更】

小说: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浅 更新时间:2020-11-01 08:46: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嬴子衿神情一顿,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她又偏头看了一眼大屏幕,嗓音低冷:“毒药师榜第一?”

  “是啊。”第五月打了个嗝,“找了有十几年了吧,没找到。”

  说着,她摊了摊手:“也不知道贝文家族这么执着做什么,猎人之中,毒药师可是最凶残的了,真正的杀人于无形。”

  毒药师可以远攻,也可以进攻,而且隐藏性极高。

  如果是神枪手,好歹能够在事后判断他藏在什么地方。

  但毒药师不可能。

  毒药师在和别人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出手了。

  而等到毒药发作的时候,都是几天甚至一年后,被下毒的本人连发现都发现不了。

  “我见过毒药师榜第17,是个老头儿,长得还很吓人。”第五月又说,“所以我估计,毒药师榜第一也应该是个老头儿,反正这些毒药师,活的都挺长。”

  毒药师和炼金术师以及古医虽然都是研究药物,但本质是有区别的。

  炼金术起源于o洲中世纪,16世纪到18世纪这几百年间,就有不少和炼金术有关的书籍。

  最开始,科学家们研究炼金术,是研究怎么将石头以及一些很普通的金属,转化而金子。

  这其中,就涉及到了不少化学原理。

  所以,炼金术也就推动了化学的发展。

  但近代化学的出现反而是驳斥了炼金术,实则不然。

  真正的炼金术,只不过没有展露在普通人的面前。

  炼金术师追求的也不仅仅是点石成金,而是万能药,也可以说是长生不老药。

  跟皇朝时期传言中的炼丹术,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这么久过去了,集炼金界和古医界之力,也没法真的让人长生不老。

  顶多是将人类的潜力开发到极限,延长寿命。

  毒药师却是要比炼金术师和古医们都要强。

  因为毒药师能医人,也能杀人。

  而毒药师的毒,炼金术师和古医却不一定解得了。

  但凡是上了榜的毒药师,哪怕只是第一百,都会被国际各大势力招揽。

  毒药师榜,含金量要比枪神榜高的多。

  “不是。”嬴子衿慢慢地撕开了巧克力的纸壳,难得反驳了一下,“毒药师榜第一,不是老头。”

  顿了顿,她又说:“长得很好看,不过脾气最近变得不怎么好。”

  第五月:“???”

  “不可能吧?”第五月很懵,“在我爷爷那个时候,毒药师榜第一就没换过,没名字,也没代号,这都多少年过去了,还能多好看?”

  毒药师因为会拿自己的身体试药,所以大部分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

  她见过的那个老头儿,右半边的脸就完全坏死了。

  结果人家也根本不注意形象,更不在乎会不会吓到小孩,都没整个面具带带。

  她见的时候就没能承受住,晕过去了。

  醒来之后,还大吐了三场。

  “嗯。”嬴子衿淡淡,“是都过去好多年了。”

  当初隐盟会成立之后,毒药师榜,是第一个榜单。

  她也就是想玩玩,也没告诉其他三个人,然后不小心上榜了。

  而她也只是离开了地球,并不是死了。

  所以只要没人能够制造出来更厉害的毒,或者解了她的毒,毒药师榜的第一就不会换。

  嬴子衿按着头。

  要是不提起来,她都快忘了她还有这么一个烂摊子了。

  不过她是毒药师榜一的事情,连10也不知道,倒是还挺省事。

  “嗨,不管了。”第五月没心没肺,“榜一大佬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连饭都吃不起,更别说去见榜一大佬了。”

  说完,她将手中的三张票,递给了大厦入口处的检票员。

  神枪手们的竞争,在大厦的最顶部。

  防止这些神枪手们一时玩嗨了乱放枪,损坏其他设备。

  不过没有哪个神枪手真的敢在这里放肆,隐盟会的综合实力,至今也没有哪个猎人能看透。

  嬴子衿边往里走,边接了个钟老爷子的微信语音通话。

  “子衿,有件事情。”钟老爷子声音沉下,“天律那孩子……知道你的身份了,不过他跟那两个人不一样,他是真想补偿你。”

  “说是等你旅游完回来,就在沪城办个宴会,把你的身份证实了。”

  原本,在他得知嬴子衿才是他亲外孙女的时候,就要这么做了。

  可嬴家不让。

  不给亲子鉴定,也绝不承认。

  钟家也有几个有心人盯着,他实在是有心无力。

  但有了嬴天律就不一样了,完全可以证明。

  “不用了,外公,我不需要。”嬴子衿声音很淡,“不过,也替我谢谢他吧。”

  **

  钟家老宅。

  钟老爷子开的是免提,嬴天律就在一旁,自然是听见了。

  他要拿起手机,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通话就已经挂断了。

  嬴天律怔怔地看着桌子。

  半晌,他才吐出两个字,是自嘲的口吻:“晚了。”

  是他晚了。

  伤害已经造成,怎么也弥补不了。

  他只恨他当时也是个小孩子,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是他,他绝对不会放弃寻找嬴子衿,更不会让她被另一个人顶替。

  而等到他有能力的时候,事情已经回不去了。

  “天律,子衿知道你是为她好了。”钟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安慰他,“她也谢谢你了,当不了兄妹,也不会是仇人。”

  嬴天律捏了捏眉心,靠在沙发上,仰了仰头:“外公,最近我能不能在这边住一段时间?”

  他无法平静下来,嬴家那边,他谁都不想见。

  如果他回到他的私人公寓,保不准嬴玥萱会跑过去找他。

  但现在,他实在是对她难以升起更多的亲近心了,更想避开。

  “你住吧。”钟老爷子也知道他一时半会也缓不过来,点了点头,“有什么事情,吩咐佣人就行。”

  嬴天律望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想起来了什么,转头:“外公,有子衿的照片么?”

  “有啊,怎么?”

  “给我几张,我打印出来,也当一下屏保。”

  “你想得美。”

  嬴天律神情一顿,他眉梢挑起,深感荒唐:“外公,您说什么?”

  “我说你想得美。”钟老爷子冷哼,“我精修的照片,凭什么给你当屏保?”

  “……”

  嬴天律这才想起,钟老爷子还是一个视频自媒体博主来着。

  剪辑视频的手段那叫一个高超,能把两个视频里的人都剪到一块去。

  “行。”为了得到自家妹妹的照片,嬴天律向恶势力屈服了,“您说该怎么样?”

  “先欠着,到时候再说。”钟老爷子摆了摆手,把他整理好的照片都发了过去。

  这些照片,大部分是演奏会上的,还有一些日常照。

  女孩素颜淡唇,瞳光如雪。

  只是侧颜,都是惊心动魄的美。

  嬴天律看着看着,眼尾一点一点的变红,喉咙也干哑的难受。

  他忍着心中的酸涩,笑了笑:“我妹妹长得真好看。”

  钟老爷子冷漠无情地打断他:“那是我外孙女。”

  “……”

  嬴天律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按灭,提起自己的黑色西服外套,上楼了。

  他小时候也在这边住过,老宅这边房间多,所以也给他一直留着,方便他什么时候在过来。

  屋里的摆设也没有变化,还是以前的老样子。

  嬴天律一手撑着书架,拿出钟老爷子给他的银行卡号看了看,随后打开了手机银行。

  然后把他这些年的全部存款,没有丝毫的犹豫,都给嬴子衿转了过去。

  **

  大洋彼岸。

  “叮”的一声响。

  是三千万的到账信息。

  嬴子衿看着附赠过来的留言,眼神微微地动了动。

  【妹妹,或许我也不配这么叫你,但我还是想叫一声。

  很抱歉在你最难的时候,大哥不在,也没能保护你。

  大哥现在不知道能干什么,只有这些了,请你一定一定不要还回来。】

  下方落款,嬴天律。

  半晌,嬴子衿轻轻地叹了一声。

  第五月听到了,她转头:“小姐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嬴子衿关掉了消息,淡淡,“有些麻烦,但也不算。”

  她和嬴天律之间有因果,不代表她会和嬴家有牵连。

  “什么麻烦?”第五月挠头,“我能不能帮上忙?”

  “不用。”嬴子衿抬眼,“先进去看比试吧。”

  三人进去,做电梯直达最顶层。

  电梯里还有另外一行人。

  嬴子衿不喜欢和陌生人离得太近,就靠在了电梯的角落里。

  可她的耳力太好,也没隔多远,自然听到了一句话。

  “小姐,第一毒药师答应见我们,但需要您拿宁神花去见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