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262 悔不当初,大佬谁都惹不起【2更】

小说: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浅 更新时间:2020-11-18 17:31: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嗯。”傅昀深淡淡,“保质期很久,放心,没过期。”

  嬴子衿将圆盒子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没说话。

  这种药膏,她也制过类似的,很麻烦。

  一般来讲,如果不是多次受到致命伤害,譬如肝脏被穿透、琵琶骨断裂等,是不会用这种药膏的。

  想到这里,嬴子衿抬头,若有所思地望着男人的衣襟口。

  她观察过他的手臂,上面没有过伤痕。

  不过手臂的位置,一般也不会有致命伤。

  她的目光很直接,傅昀深的感官一向敏锐,不可能发现不了。

  他桃花眼一弯,笑了:“小朋友,怎么又盯着我看?”

  “哦。”嬴子衿收回了目光,“看你好看。”

  “……”

  可以,都学会接他话了。

  “给你办了持枪许可证。”傅昀深也只是逗逗她,谈正事更重要,“下次遇到这种事,可以直接放枪。”

  “杀人犯法。”嬴子衿理了理头发,口吻还挺认真的的,“我是守法的好公民。”

  当然,那位潜入沪城的神枪榜第七,并不在华国法律保护的范围之内。

  “不杀,吓晕他们。”

  “……”

  “然后等我过来,就地正法。”

  “长官。”嬴子衿慢条斯理地叫出了这个称呼,“你的部下要是知道你这么不务正业,应该会组队来打你。”

  “嗯?”傅昀深很是从容,单手插兜,笑得玩世不恭,“都这么久了,他们还没习惯?”

  嬴子衿神情一顿。

  她忽然就觉得,ibi的局长和一众探长探员挺可怜的。

  最高执行长官不仅不管事,还在通缉名单上。

  “走了。”他抬手,拍了拍她的头,“今天太晚,不回训练营了,找个酒店住。”

  queen酒店全国连锁,帝都也有。

  嬴子衿颔首:“我给梦梦报个平安。”

  **

  嬴子衿和傅昀深走后,穆承回来了。

  他敲了敲包厢的门后,才进来。

  地面上依旧是一片狼藉。

  碎酒瓶,鲜血,还有一些呕吐物。

  穆夫人就在地上跪着,穆沉舟在她一旁。

  穆承也没管这两人,走上前去,很恭敬:“老爷,嬴小姐的朋友那边也已经安排好了。”

  幸好那些学生并没有吸入太多的致幻剂,影响并不大。

  “嗯。”穆鹤卿点了点头,“到时候派人把他们安全送回去。”

  他也知道,华国人才保护计划。

  腾韵梦和封越,可绝对不能够有任何损伤。

  穆承又压低声音:“查了下,这件事情和修家大小姐有关,是她把嬴小姐的照片和信息发给了冯桦。”

  穆鹤卿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修家大小姐?那不是……”

  穆承提醒:“修颜。”

  “她?”穆鹤卿冷笑了一声,“她算哪门子的大小姐,估计都忘了她这个大小姐的位置怎么来的了。”

  穆承叹了一口气。

  修家,那才是真的乱。

  “修颜还跟嬴小姐是一个竞赛训练营的。”穆承又说,“我和嬴小姐说了,让她多注意。”

  穆鹤卿颔首,表示了解了。

  他转头,看向身子不停颤着的穆夫人:“致幻剂,是你拿来给你儿子的,没有许可,贩卖致幻剂犯法。”

  穆夫人地抖得更厉害了:“老爷子……”

  “老头子我认法不认亲。”穆鹤卿淡淡地笑了笑,“何况,你也算不得什么亲,世新七年前牺牲了,你们的婚姻关系,也早都解除了。”

  穆夫人猛地抬头,眼神都在颤。

  穆世新,是穆鹤卿的五儿子。

  在一次边防维护的行动中,不幸被流弹击中,伤重而亡。

  “你是世新的遗孀,他去的早,我一直觉得对不住你。”穆鹤卿很平静,“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也看在眼中。”

  “你爱慕虚荣权势,手段不光明,但也没伤害别人,我就没说什么,只是让人给你提过醒。”

  穆夫人的耳朵嗡嗡地响:“提……醒?”

  “前天,你欺负唯枫和雨溪。”穆鹤卿目光冷淡,“今天,又害了小嬴,于情于理,穆家留不得你。”

  他转头:“穆承,把致幻剂交给壹字队那边,让他们依法执行。”

  穆承接过:“是。”

  听到这句话,穆夫人瘫在了地上。

  壹字队是什么,她当然很清楚。

  她一直都认为嬴子衿只是一个孤女,连嬴家都不要嬴子衿了,嬴子衿还能有什么后台?

  早知道如此,她怎么可能说出那些话。

  “让人收拾一下这里。”穆鹤卿站起来,推开门,“我回去看看唯枫,多亏了小嬴,治好了他的病。”

  一句话,又炸地穆夫人和穆沉舟没能找到北。

  穆夫人又哭又笑。

  原本她接触嬴子衿要更早,早在今年,她就见到了。

  现在反而便宜了穆唯枫。

  穆鹤卿就这么走出去了。

  而从始至终,他没再看穆沉舟一眼,也没再说什么话。

  穆沉舟还跪在地上,脑袋发涨,心更是冰凉冰凉的。

  穆鹤卿打他骂他,都比无视他要好。

  只因为他的一念之差,他就被放弃了。

  穆沉舟抿了抿唇,前所未有的后悔。

  如果他先前就知道嬴子衿是救穆鹤卿的神医,他绝对不会用带有偏见的目光去看她。

  更不可能把她送到冯桦手上。

  他一直都以为她没权没势,无论是冯家还是梦家,她都得罪不起。

  现在看来,惹不起的其实是她。

  穆承也没去管穆沉舟,他在穆夫人面前站定,开始联系壹字队。

  **

  翌日一早。

  腾韵梦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地下楼去食堂。

  “梦梦,快过来。”封越见到她,招了招手,“嬴神都回来了。”

  这句话,让腾韵梦彻底地醒了过来。

  她揉了揉眼睛,看到嬴子衿坐在餐桌旁,正捏着一个包子在吃。

  腾韵梦掐了自己一下,然后“嗷”了一声,飞奔地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女孩:“子衿,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嗯,没事。”嬴子衿拍了拍她的背,“吃饭吧。”

  封越立马推过去了一盘包子,殷勤:“我刚拿的,这边的肉包子很好吃。”

  腾韵梦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就被一只包子堵住了嘴,只好先吃饭。

  修颜是这个时候来到食堂的。

  她正准备去取餐,目光一瞥,就看见了端着一杯牛奶的女孩。

  心在骤然间缩紧了,面上流露出了几分不可思议。

  修颜当时就没回去,给那几个跟着她的男生说她身体不舒服后,就回了修家。

  冯桦做过很多次了,一向轻车熟路,她也放心,就没管。

  冯桦玩得疯,玩完之后,女方基本上都会进医院。

  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见到完好无损的嬴子衿?

  像是觉察到了她的怔愣一样,女孩缓缓抬头,一双凤眼冷冷清清。

  直直地和修颜的视线对上了。

  修颜的心一咯噔,立马敛去了自己的异样,还笑了笑,踩着高跟鞋去自助窗口取早点。

  但这一顿早饭她吃得什么胃口也没有。

  才喝了一口粥,修颜就匆匆地离开了食堂。

  她来到小树林里,拿出手机。

  修颜自然不会这个时候给冯桦打电话,她打给了王朝ktv的经理。

  但经理的手机关机。

  修颜拧眉,只好让修家的人去查。

  五分钟后,消息过来了

  【大小姐,查到了,冯桦冯公子和他的几个玩伴,是被抬出王朝ktv的,抬出来的时候,他们都昏迷了,脸上身上还有血。】

  【他们现在都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冯家主都疯了。】

  修颜眉拧得更紧。

  难不成,是嬴子衿把冯桦他们打成了这样?

  可她一个女生,怎么可能和男人比力气?

  但是不是嬴子衿做的,和她都没有任何关系。

  只不过冯桦未免太过没用了,连一个小女生都收拾不了。

  修颜神情淡淡,又发了一条命令过去。

  【发信息给冯家主,告诉他,让他儿子变成这样的人,是参加isc国际决赛的嬴子衿。】

  【沪城来的,没背景,随便弄。】

  **

  冯家主接到这两条信息的时候,正在医院大发雷霆。

  冯桦昏迷不醒,医生们一直在急救。

  他匆匆赶来,还没能看见冯桦被打成了什么样子。

  但都进重症监护室了,可见伤得很重。

  冯桦是他的独子,还是老来得子,他都不舍不得打骂,居然有人这么嚣张敢打他儿子?

  “嬴子衿?”冯家主慢慢念出这三个字,面色沉下,“现在,派人去isc训练营那边,把她抓过来,先把胳膊卸了。”

  转瞬,他又改了想法:“不,让她自己过来,桦儿在这里生死不知,她必须过来照顾。”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