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263 天凉冯破,嬴神你火了【3更】

小说: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浅 更新时间:2020-11-18 17:31: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消息是修家那边递的,冯家主自然不会怀疑真实性。

  0<i><cite></cite></i>

  修家是帝都大家族,没有骗他的必要。

  0<i><cite></cite></i>

  只不过isc这个比赛,冯家主倒是不清楚,也不关心。

  0<i><cite></cite></i>

  又不是聂家穆家的人,他冯家背靠着修家,在帝都还能怕了谁不成?

  0<i><cite></cite></i>

  “老爷,恐怕现在还不行。”冯管家忙道,“我查过了,isc是一个国际科学竞赛,那个训练营里的学生,有一半都在人才保护计划之内。”

  0<i><cite></cite></i>

  “人才保护计划?”冯家主神色一变,“这个嬴子衿也在?”

  0<i><cite></cite></i>

  如果在,那么冯家还真的动不了。

  0<i><cite></cite></i>

  别说冯家了,修家也不敢。

  0<i><cite></cite></i>

  “她倒是不在。”冯管家又说,“只不过因为总电视台那边要在训练营录制节目,有几个记者和不少摄影师,要是现在过去把她绑来,人多眼杂,估计不行。”

  0<i><cite></cite></i>

  现在网络舆论能造很大的势,如果被看见了,虽然他们有权不怕,但也耐不住舆论。

  0<i><cite></cite></i>

  尤其是还是总电视台,那是广电直属。

  0<i><cite></cite></i>

  “那就等晚上。”冯家主皱眉想了想,“他们不可能一天都在拍摄,等总电视台的人休息下,你再让人去。”

  0<i><cite></cite></i>

  冯家最近正在和o洲那边一个中型公司谈生意,在这个关键时刻,还是不要惹那么多麻烦比较好。

  0<i><cite></cite></i>

  “是,老爷。”冯管家点了点头,“人都已经准备好了,绑一个小丫头片子不成问题。”

  0<i><cite></cite></i>

  他们当然不会认为,冯桦和那些公子哥都是嬴子衿一个人打的,只认为她还叫人了。

  0<i><cite></cite></i>

  冯家主的面色沉了沉,还要说什么的时候,一个护士从监护室中匆匆走了出来。

  0<i><cite></cite></i>

  “病人已经醒了,家属可以进去看了。”

  0<i><cite></cite></i>

  听到这话,冯家主立马把其他消息抛了脑后,迫不及待地去看冯桦了。

  0<i><cite></cite></i>

  冯管家自然紧随其后。

  0<i><cite></cite></i>

  而一进去,冯家主就惊呆了,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0<i><cite></cite></i>

  监护室内。

  0<i><cite></cite></i>

  冯桦躺在病床上,两只腿都被吊了起来,四肢全被打上了石膏。

  0<i><cite></cite></i>

  活脱脱一个木乃伊。

  0<i><cite></cite></i>

  他的头也被纱布缠了好几层,能够清晰地看见鲜血的痕迹。

  0<i><cite></cite></i>

  惨不忍睹。

  0<i><cite></cite></i>

  “桦儿。”冯家主颤颤地上前,“你怎么样,你还能说话吗?”

  0<i><cite></cite></i>

  像是听到了冯家主的声音,冯桦的眼珠转了转。

  0<i><cite></cite></i>

  他想要开口,却因为先前就被嬴子衿揍得鼻青脸肿,封了几十针,连舌头都几乎动不了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0<i><cite></cite></i>

  冯家主知道冯桦爱玩。

  0<i><cite></cite></i>

  但冯桦一向很给他省心,不会去挑衅他们冯家收拾不了的人。

  0<i><cite></cite></i>

  这还是第一次,冯桦被打成了这样。

  0<i><cite></cite></i>

  “桦儿,你别说了。”冯家主也不敢让冯桦开口了,“我问你些问题,如果是,你就眨眨眼。”

  0<i><cite></cite></i>

  冯桦眨了眨眼。

  0<i><cite></cite></i>

  “是不是一个叫嬴子衿的丫头片子,把你打成这样的?”

  0<i><cite></cite></i>

  冯桦先是瞪了瞪眼,才眨了眨。

  0<i><cite></cite></i>

  他其实并不是被打得时间最长的一个,因为一开始嬴子衿给了他一酒瓶之后,他就晕了十几分钟。

  0<i><cite></cite></i>

  其他几个公子哥,那是真的被揍了二十多分钟,直接被打晕了。

  0<i><cite></cite></i>

  如果他知道嬴子衿的手段这么暴力,他怎么可能还能对她起心思?

  0<i><cite></cite></i>

  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0<i><cite></cite></i>

  “好,桦儿。”冯家主确定了之后,脸色冷沉,“你放心,这个仇我肯定给你报了,我已经在那什么isc训练营外安排好人了,等其他人一走,我就把她绑来,给你磕头谢罪。”

  0<i><cite></cite></i>

  听到这句话,冯桦突然就激动了起来,挣扎着想要起来,可他疼得又动不了。

  0<i><cite></cite></i>

  他只好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眨都不敢眨了。

  0<i><cite></cite></i>

  “桦儿,爸知道你很生气。”冯家主只当他是情绪激动,又多安抚了他一句,“你不是就想玩她吗?等你恢复了,玩死都可以。”

  0<i><cite></cite></i>

  “你好好休息,爸去帮你出了这口气。”

  0<i><cite></cite></i>

  说完,冯家主就大步地离开了病房,留下冯管家照顾冯桦。

  0<i><cite></cite></i>

  “呜呜呜!”冯桦更激动了,“呜呜!”

  0<i><cite></cite></i>

  如果不是他被固定在了病床上,他肯定会拦住冯家主。

  0<i><cite></cite></i>

  他可是在被打得时候,听见了“穆鹤卿”这个名字。

  0<i><cite></cite></i>

  穆鹤卿,那是穆家的掌权人!

  0<i><cite></cite></i>

  一百个冯家,也不可能和穆家比!

  0<i><cite></cite></i>

  而嬴子衿,那是穆鹤卿罩的人。

  0<i><cite></cite></i>

  他还敢谈什么报仇?

  0<i><cite></cite></i>

  冯桦原本是打算他恢复好了,三叩九跪去求饶。

  0<i><cite></cite></i>

  “少爷,您别动了。”冯管家按住他,“您的骨头才被接上,得好好休息。”

  0<i><cite></cite></i>

  他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0<i><cite></cite></i>

  看来他们少爷这一次是真的被气狠了。

  0<i><cite></cite></i>

  冯桦都又急又气,都要哭了。

  0<i><cite></cite></i>

  他不停地眨眼,又不停地瞪眼,呜呜声不断。

  0<i><cite></cite></i>

  然而,他这些举动不仅没能让冯管家明白他的意思,反而慌了,按下床头的呼叫按钮:“医生,医生,我们少爷这是怎么回事?快过来看看。”

  0<i><cite></cite></i>

  诊室里的医生很快赶来,瞧见床上扭来扭去的木乃伊,说:“病人情绪太激动了,我给他打一只镇定剂,要不然他这个状态会不利于恢复。”

  0<i><cite></cite></i>

  冯管家连连点头:“那就麻烦了。”

  0<i><cite></cite></i>

  一只镇定剂注射到了冯桦的身体里,他腿一蹬,很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0<i><cite></cite></i>

  完了,这下是真完了。

  0<i><cite></cite></i>

  **

  0<i><cite></cite></i>

  壹字队,办公处。

  0<i><cite></cite></i>

  二队的队长将文件放在了桌子上,说:“这是冯家的所有档案,这狗东西倒是藏得深,做事都很小心翼翼,不过也找到了一些灰色的交易,应该可以端了。”

  0<i><cite></cite></i>

  在生意或者其他事情上,冯家还真的足够干净。

  0<i><cite></cite></i>

  如果不是盯紧了仔细查,那还真的没什么问题。

  0<i><cite></cite></i>

  壹字队人手不够,不是涉及太大的事情,也没工夫去仔细查。

  0<i><cite></cite></i>

  “自从认识了嬴小姐,咱们办事的效率也高了。”三队的队长唏嘘了一声,“这真的是一打击一个准。”

  0<i><cite></cite></i>

  “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二队长想了想,“天亮了,让王氏破产吧。”

  0<i><cite></cite></i>

  他刚说完,脚就被三队长踩了一下:“哪里有王,那是冯!”

  0<i><cite></cite></i>

  “哦哦,天凉冯破!”二队长一拍大腿,“我去给头儿说一下,晚上六点之前咱们就可以发队了。”

  0<i><cite></cite></i>

  壹字队执法也要讲究证据,还是要按

  0<i><cite></cite></i>

  “穆家送来的那个呢?”三队长问,“头儿有没有说怎么办?”

  0<i><cite></cite></i>

  “你蠢了?”二队长回踩了他一下,“这种小事,还要找头儿,等着,年终考核的时候,你迟早因为你的智商而降级。”

  0<i><cite></cite></i>

  “……”

  0<i><cite></cite></i>

  **

  0<i><cite></cite></i>

  isc训练营。

  0<i><cite></cite></i>

  一天的训练,修颜都很心不在焉。

  0<i><cite></cite></i>

  不过教授们也知道她能来训练营,有一部分确实是修家出了力,也就没怎么管。

  0<i><cite></cite></i>

  休息的空档,修颜看向腾韵梦那一边,眉蹙了蹙。

  0<i><cite></cite></i>

  一天都快过去了,冯家却还没有任何动静,不会是怕了吧?

  0<i><cite></cite></i>

  修颜还专门从王朝ktv那边调来了当时那个包厢的监控,在发现真的是嬴子衿一个人干掉了那么多大男人后,她也不敢离嬴子衿太近。

  0<i><cite></cite></i>

  于是,又转手发给了冯家主。

  0<i><cite></cite></i>

  最让修颜很烦躁的是,总电视台派来的记者和摄影师像是没看见她一样,镜头都给了嬴子衿。

  0<i><cite></cite></i>

  修颜收回了目光,神色淡淡的。

  0<i><cite></cite></i>

  腾韵梦和封越都没理修颜,也没看她。

  0<i><cite></cite></i>

  “嬴神,你要火了!”封越拿出手机,“今天五点第一期节目就出了,你看你有颜有智商还有……”

  0<i><cite></cite></i>

  他咽了咽吐沫:“还有钱!简直是人生赢家啊!”

  0<i><cite></cite></i>

  嬴子衿正带着耳机听歌,闻言卸下来一只:“不,我没钱。”

  0<i><cite></cite></i>

  顿了顿,又问:“节目?”

  0<i><cite></cite></i>

  “对,节目出来了。”腾韵梦点了点头,“因为明天不就是选拔赛开赛的第一天了嘛,所以总电视台那边就加急剪辑,赶制出来了第一期节目,去取了一个名字叫《接受学神的制裁吧!》。”

  0<i><cite></cite></i>

  嬴子衿手顿了顿:“这名字更像葡萄台取的。”

  0<i><cite></cite></i>

  “管他呢。”腾韵梦兴致勃勃地打开手机,“刚好训练结束了,我们也看看。”

  0<i><cite></cite></i>

  五点是在网上放映,等到晚上八点的时候,还会上电视。

  0<i><cite></cite></i>

  腾韵梦点开总电视台自制的app,打开了节目。

  0<i><cite></cite></i>

  现在4点55,已经有人进来了。

  0<i><cite></cite></i>

  因为这一次的宣传力度很大,在线的观看人数已经有五百万了,还在不断增长之中。

  0<i><cite></cite></i>

  【围观,想知道被学神制裁是什么感觉。】

  0<i><cite></cite></i>

  【有我校友,我和你们说,他真的是那种上课睡觉回家睡觉闭着眼睛还能考第一的天才。】

  0<i><cite></cite></i>

  当然,最多的还是修颜的粉丝。

  0<i><cite></cite></i>

  她们在微博控评,弹幕也控。

  0<i><cite></cite></i>

  【颜宝就是颜宝,智商里的颜值担当,颜值里的智商担当,除了颜宝,还有谁又聪明又这么美?】

  0<i><cite></cite></i>

  【是啊,没人能同时和颜宝比这两样。】

  0<i><cite></cite></i>

  【坐等。】

  0<i><cite></cite></i>

  ------题外话------

  0<i><cite></cite></i>

  上一次抽奖周三抽吼~

  0<i><cite></cite></i>

  新的一周给嬴皇求个甜甜的月票

  0<i><cite></cite></i>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