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275 这辈子都请不来神医,逆天改命【3更】

小说: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浅 更新时间:2020-11-21 08:38: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句话,嬴玥萱自己说出来也是不信的。

  可她确实记得这个号码。

  她是在教务主任办公室的学生联系册上看到的。

  这是嬴子衿的电话号码,嬴玥萱还专门记下来过,但后来被她扔掉了。

  不过她记忆力不算差,还是能够回忆起来。

  钟曼华愣了一下,半晌,才冷了脸:“怎么可能是她的电话?这是绍仁医院给的,这要是她的电话,她岂不就是神医了?”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她最近听这个名字的频率增多了。

  钟曼华有些厌烦。

  嬴玥萱一想也是,又抿了抿唇:“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嬴子衿学习好还能理解是她努力认真了,会医?

  这真的是过于荒谬了。

  “以后少提她。”钟曼华这才把号码拨了下去。

  然而,才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挂断了。

  钟曼华又是一愣。

  等她再拨过去的时候,就打不通了。

  这是被拉黑了。

  嬴玥萱觉察到钟曼华的脸色不对:“妈,怎么了?”

  “我怀疑医院那边给错电话了。”钟曼华自然不会把这种丢人的事情当着小辈的面说出来,“我再问问。”

  说着,她又拨通了邵仁医院克服的电话,将问题说了一遍。

  “这就是神医的电话,您没有打错,至于不接?”客服想了想院长当时说过的话,笑了笑,语气疏离了几分,“不接就证明你们没有医缘,神医不会出诊。”

  钟曼华都气笑了:“什么医缘?医生不就是救人吗?还谈缘?什么迷信?”

  “不好意思,这是神医的要求。”客服的声音冷淡了下来,“既然神医已经拒绝了你们,我要准备通知下一个号码了。”

  没等钟曼华有什么反应,那边电话就挂断了。

  钟曼华的脸色一点一点地沉下,嗤笑:“不治就不治,难不成偌大的华国,还找不出一个能看病的神医来了?”

  她会和穆夫人交好,也是想借此去找梦家。

  帝都的事情钟曼华并不了解,因此根本不知道穆夫人连去见梦家嫡系成员的资格都没有。

  钟曼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勉强将情绪平复下来:“小萱,你学习吧,我去问问傅家那边,是谁把傅老爷子治好了。”

  **

  网约车上。

  嬴子衿再一次把嬴家的所有联系方式拉黑之后,才跟着第五月下车。

  这是她的新号码。

  要不是钟曼华这一次打电话过来,她都忘了还有嬴家这一户人了。

  “这里才是我们的本家宅子。”第五月指着上面的牌匾,“我们第五家没有穆家年代那么久远,不过在南北朝的时候就有了。”

  “这个宅子,是明朝皇帝赐给老祖宗的,一直留到现在。”

  嬴子衿神情微凝,低声自语:“还是老样子。”

  上一次在地球的时候,她跟着第五少弦也来过第五家。

  她在华国待的时间并不长,也就五年。

  那个时候,已经是清朝了。

  第五家祖祖代代原本就是在皇宫里当差的。

  古代所谓的钦天监,其实就和诺顿大学一直开设至今的占星系玩的是一类。

  看星盘,来预测吉凶。

  第五家的这个祖宅很大,嬴子衿跟着第五月走了二十分钟,才来到最东边的院子。

  第五家在市区里也有很大的一座别墅,大部分人会住在那边。

  住在那里的人,都是彻底没有卦算能力的人,全部从商了。

  所以祖宅虽然宽阔,但住着的人却很少。

  嬴子衿没再说什么,指了指地:“你坐下,闭上眼睛。”

  第五月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依言照做了。

  她神经虽然大条,却并不是傻到谁都去听。

  但嬴子衿给她一种很亲和的感觉,她没有任何反感。

  第五月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就像她不清楚,为什么嬴子衿一定要来祖宅,而不是中心区的别墅。

  嬴子衿坐在她对面,也闭上了眼睛。

  **

  另一边。

  西院。

  一个中年人正躺在院子中央的摇椅上,眯着眼睛,抽着老式的烟斗。

  有佣人匆匆地从外面进来,走到中年人身边:“二爷。”

  又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中年人蓦地睁开眼:“真的?”

  “千真万确。”佣人回答,“第五月带了一个外人进来,但是那个外人什么事情都没有。”

  第五家的祖宅现在住的人那么少,也是因为家族里拥有卦算能力的人越来越少了。

  没有卦算天赋,在宅子里住久了,身体会不适。

  但外人就不一样了,没有第五家族的血脉,进都进不来。

  除非,同样有卦算天赋,无论有没有被开发。

  这一点,第五月这一辈都还不清楚。

  中年人缓缓吐出一层烟圈,问:“家主他们呢?”

  “昨日晚上去古医界了。”佣人恭敬地回答,“第五风他们也不在,今天老宅子里没什么人,不知道第五月为什么会突然回来。”

  中年人眯了眯眼:“那就好,再等等,现在先不要急,让下面的人把大门先关上,别让人走了。”

  **

  两个小时后。

  嬴子衿才睁开了眼。

  她慢慢地起身,握拳抵唇,猛地咳嗽了起来。

  几秒后,她把手放下,有着鲜血顺着指尖滴落。

  她的唇边也有艳丽的红色。

  映着白到几近透明的肌肤,看起来触目惊心。

  第五月神色大变,上前抱住女孩:“你没事吧?”

  “还好。”嬴子衿淡淡,“死不了。”

  因果到第五月这一代,已经很弱了。

  不过她现在强行抹除,还是有些勉强了。

  可是不现在抹除,第五月在这个月内,必然会发生危险。

  “我这里有药。”第五月忙翻箱倒柜,“这是古医界的,你快点吃了。”

  “不用。”嬴子衿又咳嗽了几声,从口袋里拿出了几颗自己炼制的药丸服下,“你有没有感觉什么地方变了?”

  第五月一愣,还真就认真地感受了一下,她迟疑:“好像身体变轻快了,头也没有那么晕了。”

  “我睡一会儿,如果我八点前还没醒来,你打这个电话。”嬴子衿将她的手机递过去,“告诉他我在哪儿。”

  她的体力连支撑她走出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一向是无法算出她自己的事情的,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会去算。

  毕竟,玩游戏的人也不是一直放技能。

  而且,越亲近的人,会越难算。

  如温风眠,温听澜和钟老爷子。

  但是他们如果遇到生死危机,她会有感应,这种感应可以提醒她去算。

  可她自己不行。

  她也不清楚她会不会在第五家出什么事情。

  但没办法,只有在祖宅,她才能够替第五月更改命格。

  第五月接过:“好哒好哒。”

  她低头瞅了一眼号码的手机备注。

  不是名字,而是一个称谓。

  哥哥。

  第五月也就没多想,只当是嬴子衿的家人。

  但她还看见了,这个称谓前面还有一个猪的表情标注。

  除此之外,剩下的联系人都没有。

  第五月好奇:“小姐姐,这个猪是什么意思?”

  嬴子衿已经躺在了床上,她阖上双眸,声音渐渐弱下:“可以把后背放心交出去的人……”

  第五月挠了挠头,有些没明白这句话。

  她把卧室的门关上。

  然后就坐在院子里守着。

  这个院子是他们兄弟姐妹四个住的地方。

  只不过今天另外三个人都不在。

  第五月这么一守,就又守了三个小时。

  她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晚上七点半了,但嬴子衿还没有醒。

  第五月拿着嬴子衿给她手机,想了想,还是决定现在就把电话打出去。

  可她才点开“哥哥”那个名字,院子的大门被敲了敲。

  第五月立马警惕了起来:“谁?”

  门外,是中年人的声音。

  “你四叔,第五晖,有事找你。”

  “我哥他们今天都不在。”第五月并没有打算让第五晖进去,也就没有开门,“您还是请回吧。”

  她是要叫一声四叔,但第五晖和她并不是一个派系的,平日里也没有什么来往。

  谁知道第五晖这个时候来找她是为了什么?

  第五月没管,把号码拨了出去。

  门却在这时一脚被踹开了。

  第五晖转着佛珠,身后还跟了几个佣人,他也没管第五月,抬了抬下巴:“去,把卧室里的人给我带出来。”

  第五月没想到第五晖是冲着嬴子衿来的,但她立刻就有了动作。

  她挡在卧室门口:“第五晖,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她不是普通人,你敢动?”

  “说笑了。”谁知道,第五晖不仅没有任何意外,反而是淡淡地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她不是普通人,普通的话,怎么挡灾?”

  ------题外话------

  开窍啊,肯定开,这个月就有一个人先开。

  来来来,下个注,谁先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