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285 不是亲生父亲【1更】

小说: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浅 更新时间:2020-11-24 08:25: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立遗嘱人:傅义昌

  遗嘱执行人姓名:何泉

  由于担心本人去世之后,继承人因为财产问题发生争执,故本人在重病中,于2020年10月9日在沪城立下本遗嘱,对本人的所拥有的财产、权益等作出如下处理。

  下面是一串条条例例,写了很多。

  傅家最重要的资产,是御香坊,傅老爷子给了傅昀深,包括傅氏集团15%的股份。

  还有傅家在帝都那边的房产,加起来价值十几个亿,他也给了傅昀深。

  如果这份遗嘱最后摆在傅家人面前,别说傅明城了,就算是其他几个也会大闹。

  把御香坊给傅昀深,就相当于是把傅氏集团也给了出去。

  何泉是傅老爷子很信任的一个人。

  三年前他本以为他要死了,也是写了一份遗嘱交给了何泉。

  等他去世之后,他相信何泉能够很好的执行这份遗嘱。

  想起先前钟老爷子同他说的那些话,傅老爷子叹了一口气。

  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他的身体状况了。

  是没什么问题,也没病,但也确实在一步步走向终点。

  他撑了二十年,就算身体里的毒素已经全部被清除,调养了这么久,他身子也轻快了不少。

  可毕竟毒入骨髓二十年,加上他在战场上时身子留下了不少暗伤。

  更重要的是,身体不累,心也累了。

  树活一层皮,人活一口气。

  他这么多年撑着的那一口气,在看到傅昀深越过越好,身边也有其他朋友之后,终于彻底松了下来。

  这一松,就再也回不去了。

  傅老爷子很清醒。

  他这个年纪,已经是高寿了。

  所以很有可能,哪天他睡着睡着就过去了。

  傅老爷子又拿着遗嘱逐字逐句地看了很久,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将遗嘱重新放进抽屉里,用钥匙锁好。

  然后起身,踱步至床旁边的书架前。

  想以前很多次一样,傅老爷子从架子上取下一个相框。

  相框里一对军装男女的合影,还是灰白色的,显然是很久很久之前拍的。

  相片保存的很好,连褶皱都没有,可见保存的人有多么细心了。

  “月华。”傅老爷子擦拭着相框,自言自语,“又好久没和你说话了,不知道你会不会生气。”

  顿了顿,他又微微地笑了笑:“想来你是不会生气的,二十年了,你都已经重新投胎了吧。”

  照片上的女人没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傅老爷子又对着照片絮絮叨叨地说了很久,说着说着,他这才有了睡意。

  将相框放回去之后,傅老爷子重新躺在摇椅上,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

  门外。

  傅明城停留了好一会儿,才很不甘心地离开了。

  他下了楼。

  傅夫人坐在客厅里,正在修剪花瓶里的花枝。

  见他下来,擦了擦手,迫不及待地站起来:“明城,老爷子怎么说?同意吧御香坊给你了吗?”

  “没有。”傅明城的心情很差,“我根本没跟爸说上话,钟叔叔一走,他就睡过去了。”

  他再怎么希望傅老爷子走,也不会去惊扰傅老爷子。

  傅夫人的神情一顿,摇了摇头:“我看,老爷子不是睡觉,就是想避着你。”

  御香坊最近在研制新型的香膏和香水。

  傅明城要拿着这些新产品,去和碧曼合作。

  碧曼作为venus集团下的第一大香水公司,又是全球顶尖的奢侈品之一,想要这个项目的,不止御香坊一个。

  帝都那边也有几个专门走香水这一领域的家族,要和御香坊竞争。

  御香坊的优势在于香水的秘密配方,但是论综合实力,不能和帝都这几个家族相比。

  但傅明城不会放弃,他只需要从傅老爷子那里拿到御香坊的所有股份,就立刻去和碧曼谈项目。

  可不管他提了多少次,傅老爷子的态度都模棱两可,没点头也没摇头。

  听到傅夫人这话,傅明城沉下了脸:“我知道老爷子在想什么,他肯定是要把御香坊给傅昀深,但他就不能想想,一个纨绔能把御香坊撑起来吗?”

  “到时候被败光了,怎么办?那可是碧曼,他知道碧曼代表着什么吗?”

  就傅昀深,天天纸醉金迷,都没管理过公司,估计都不知道venus集团是什么。

  傅夫人刚要张口,突然瞥见男人倚着门口而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她后面的话全部咽了回去,还笑了笑:“昀深,回来了,你爷爷在休息,要不要吃点什么?”

  傅昀深什么都没说,也没看傅明城一眼,径直往楼梯上走去。

  傅明城刚在傅老爷子那里什么都没讨到,眼下见到傅昀深后,心里的厌烦感更重:“都不叫一声爸?”

  听到这话,傅昀深慢慢地停下来。

  他侧头,桃花眼弯起,浅琥珀色的瞳孔里是疏离的笑:“你是不是我父亲,自己心里不清楚?”

  傅明城神色顿时一变。

  一旁的傅夫人也猛地怔愣住了。

  两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傅昀深已经上楼了,并没有再理他们。

  好半晌,傅夫人才收回了思绪,张了张嘴:“明城,他、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不会知道的。”傅明城的面色还很沉,“老爷子是不会把那种事情告诉他的,他当初只有两岁,能记住什么?”

  “也是。”傅夫人怔了怔,又说,“老爷子那么护着他,确实不会告诉他二十年前的事情,可他这怎么会这么说?”

  “心里不平衡而已。”傅明城冷冷,“从小他就不怎么在傅家住,回来一趟,也是花天酒地,流连风月,什么用都没有,还想让我们对他好?痴心妄想。”

  傅夫人这次没说话了。

  “也不是没办法。”傅明城按着太阳穴,“老爷子如果真的把御香坊给他了,我也有办法把御香坊拿回来。”

  一个纨绔,商业上的什么事情都不懂,他只需要设几个套就足够了。

  御香坊,迟早是他的。

  **

  楼上。

  傅昀深轻轻转动了卧室的门,走进去。

  傅老爷子这个时候是真的睡着了,呼吸轻不可闻,但很平稳。

  傅昀深怕打扰到他,就没把傅老爷子移到床上。

  而是拿起毯子,给他盖上。

  随后,傅昀深坐在床边,他抬手,不动声色地按了按傅老爷子的手腕。

  他并不懂医,只不过在去古医界的时候学了一点诊脉方面的东西。

  傅昀深试了试,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他也是看傅老爷子很嗜睡,有些担心。

  不过这确实是不少老人的同病。

  傅昀深替傅老爷子掖了掖被角后,站起来,也走到了书架前。

  “奶奶,你放心。”傅昀深轻轻地抚了抚那个相框,低笑,“我会给你们报仇的,你要保佑爷爷好好着。”

  他不求什么,只求他在意的人安安稳稳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足够了。

  **

  而这个时候。

  帝都。

  网络上的事情永远都是三分钟的热度,网友们的记忆也很短暂。

  再加上天行娱乐的公关,已经将修颜从那件事情中摘了出来。

  毕竟明面上,修颜什么都没有做。

  她一向知道给自己留后路,这种小事情,她自然不会亲自动手。

  修颜出了公司后,回到修家。

  修夫人今天没有打麻将,而是正襟危坐在客厅里,模样很是拘谨。

  一见到她这个样子,修颜就意识到了不对:“妈?”

  “你爷爷在上面的书房里。”修夫人努力地维持着豪门贵族的姿态,但刻意的为之反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他有事找你。”

  修颜的心一个咯噔。

  修老爷子早都退下来了。

  不过身体不太利落,一直是住在郊区的别院里修养,向来不怎么来这里。

  怎么今天突然过来了?

  难怪就连修夫人都不打麻将了,修老爷子在,没人敢造次。

  修颜抿了抿唇,压着狂跳的心,走上去。

  她敲了敲书房的门:“爷爷。”

  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

  修颜这才推门进去。

  可她这刚一进去,一个砚台就朝着她砸了过来。

  修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躲开,但砚台里的墨水也溅了她一身。

  把她从代言公司新拿到的高定裙装都毁了。可她一个字也不敢说。

  修颜浑身一抖,有些不敢置信地抬头,很艰难地吐字:“爷……爷?”

  “修颜,我只告诉你,如果你再这样下去——”轮椅上,修老爷子转头看她,目光锐利至极,冷冷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我就要把修羽接回来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