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装战姬 第040章 突然有个问题

小说:灵装战姬 作者:紫色之翼 更新时间:2020-10-20 22:01: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异种和异兽很难区分。

  简单来说异兽是生物有血肉之躯,异种完全是异化物质。

  但很多时候两者之间往往不能这么简单区分,理论上有自我行动能力的异种也能被称之为生物。

  异兽有血有肉,若是将异化物质视为肉躯异种也同样符合这项条件。

  而如果你以有没有智商去判断两者也有说服力。

  异兽是生物所以有一定本能。

  异种算不上生物有的只是单纯冷冰冰的逻辑。

  但低级异兽同样残暴冷酷,高级异种一样能表现出超乎想象的智慧,比如母虫!

  可是你要说两者是同一物种的说法也是解释不通的。

  异种只能提取符文灵能。

  异兽身上只能获取到晶源而没有氪粒子元素。

  然后我们说的实力实力等级,异兽和异种的等级划分其实是不一样的。

  正确来说异兽和人类职业体系一样是黑铁,青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大地,天空,星辰,还有传奇!

  不过因为异兽和异种一样都是蓝色世界的人类敌人很多时候将二者混为一谈了。

  异种的等级是蜕变期。

  第一蜕变期一直到理论上的第十蜕变期。

  最开始是异变源种,就是各种叫不出名字奇形怪状的恶心虫子。

  异变源种遇到氪粒子灵能刺激就会发生蜕变,经过蜕变后就会变成形似甲虫的怪物是为第一蜕变期。

  然后一次次的完成蜕变,从小小一只虫子变强变大最后成为狰狞巨兽。

  每一次的蜕变都是对异种的一次强化。

  但……

  母虫是例外!

  它更介于异种和异兽之间。

  蓝星学术界到目前为止都还为母虫到底该归为异兽还是异种的问题争论不休。

  从各方面上来看母虫都像是异兽而不是异种,击杀母虫后从它身上最低都能采集到黄金阶的异兽晶源。

  但本质上来说母虫是由异种蜕化而来,只有第五蜕变期或以上的异种能经过漫长时间休眠最终成为无限繁殖异种和异变源种的母虫。

  可是母虫的成长阶段不似异种那样依靠蜕变而是类似异兽的成长方式。

  一开始它刚完成蜕化时就像幼虫一样毫无破坏力。

  然后缓慢生长成熟拥有一定战斗力。

  成熟后进入孵化器,这时候的母虫会完全放弃自身能力而依靠异种护卫安全。

  现在陆远遇到的这只母虫就处于这一阶段,从它诞生的护卫异种等级来看应该是刚进入孵化器没有多久。

  如果继续发育母虫会在孵化出足够的护卫异种后进入怠惰期,将不再孵化异种而驱使自己进化,最终会成为异种虫后统御整个异种群。

  异种虫后的实力就要看它当了多久的“王”,身边又跟随了多少护卫,护卫又是什么等级。

  对于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虫后就会被称之为异种皇后!

  一只异种虫后相当于人类的一位统军大将。

  到达异种皇后的阶段,人家能在野外建立起一座属于它的王国!

  你问有没有异种太后的?

  嗯~

  你果然有问题!

  或许你可以去问问神奇的海螺~

  咳咳,说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告诉大家异种母虫很恐怖但那是它成长起来后!

  所以当克鲁夫看出陆远的想法问他:“你的战姬能对付得了母虫?你难道不是飞鸟学府新来的那批指挥官学员?”

  陆远回头看了看阿妮尔,也问:“汐音能对付的吧?”

  “上尉您应该相信汐音的能力才是,她完全有实力应对现在的情况。”阿妮尔下巴挑挑作战地图说道。

  陆远想想也是,他的骑士姬小姐姐已经不是过去第六战姬学院里的留级劣等生了。

  白银阶位。

  属性全部超过三百的六边形战士。

  如此堪称极端的成长在所有战姬中估计也没几个能比的。

  母虫也就黄金阶而已,身边就两只刚蜕变到第三期的护卫这只母虫其实就是白送的。

  “啊哈哈哈,痛了么?挣扎了么?感觉到恐惧了么?那就多来点美妙的哀嚎声吧!妾身就喜欢你这种绝望,啊哈哈哈……”某骑士姬的低吟。

  陆远:……

  汐音那边的情况这么顺利?

  听起来她都开始荆轲刺秦王对上异种母虫了。

  陆远再看地图时,果然看到汐音身边密密麻麻的红点如今已经只剩下寥寥无几。

  若明若暗的红色标记表示母虫身边护卫异种就算没死也差不到哪去。

  这才几分钟汐音就干掉了这么多敌人?

  不可思议!

  明明几天前骑士姬小姐姐对上一只二期异兽都只能勉强招架来着。

  但这就是刚才白送的五条人命的意义了!

  猜测永远是猜测。

  五条人命唯一的作用就是让决策者放下心来。

  确定敌人信息再一举将威胁消除,很多时候解决问题就这么容易!

  “我突然有个问题……”陆远不再关注骑士姬说道。

  “嗯?”阿妮尔媚媚眼神询问。

  陆远抱着手,道:“你说温城突然出现三期异种事件对谁最有好处?”

  魔导姬不明白指挥官大人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倒是这会儿冷静下来的克鲁夫回答:“以前的话是我们职业者,现在……最高兴的不应该是你们战姬指挥官么?”

  陆远的骑士姬真能解决异种母虫问题,现在给克鲁夫多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小看面前这位年轻的指挥官。

  何况这位指挥官身边还有一位似乎不弱于前线那位的战姬。

  “宾果~”

  陆远打个清脆响指。

  其实他一早就有这么个疑问了。

  好像从他们这群战姬指挥官进入温城后这座城市就不太平静。

  一开始陆远以为温城这个地方就是如此,是他这个穿越众不了解蓝星世界的情况。

  现在看来果然嘛,战姬指挥官这玩意儿到底是高级货,突然空降下来怎么可能没有刺激到某些人的敏感神经。手机端sm..

  不为自己也可以用他们这群学员做很多文章啊,多好的棋子不是么。

  现在学员一群战姬指挥官正嗷嗷待哺。

  虽然就只有六位。

  这时候随便撒点饵下去都能上演出一场好戏。

  阿妮尔也明白过来了,恍然:“是了,以指挥官们的能力最适合接取这种三期偏下的任务……”

  战姬在前期实力提升得很快加上指挥官们背后都有各自家族资助,基本上“出道”时初始姬的等级都有个白银阶,比人类的青铜入行天生高一个等级。

  三期异种也就是白银阶位,单靠指挥官的初始舰或许有些难度但作为任务指挥官们肯定会得到温城军方的援助。

  这种级别的任务几乎就是为指挥官和他们的初始姬量身定制的,既有难度又不至于却步!

  阿妮尔不就傻傻上钩从每天那么多事件中选了这件么。

  你想想,如果今天来的不是陆远这个自带金手指的穿越者而是其他指挥官。

  当他们兴高采烈的冲着三期异种的挑战而来,派出了战姬妹纸才发现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只三期异种而是母虫和它的护卫……

  啧啧~

  结果应该会很劲爆吧。

  那可不是指挥官暴毙或损失一名初始姬这么简单。

  产生的连锁反应能被人轻易控制,从而引发出一场精彩的博弈。

  当然,包括陆远在内的指挥官学员们在这场博弈中都只是负责扮演棋子角色。

  “上尉您的意思是……温城背后有一股势力在针对您和其他战姬指挥官?”阿妮尔吃惊道。

  陆远竖起食指摆在嘴前轻轻吹气:“嘘~小声点,棋子就应该有棋子的觉悟,何况这一切都还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具体是不是还得等实力暴涨的骑士姬小姐姐发泄完她的精力,调查出为什么一次寻常的异种渗透任务中会出现诡异的母虫的原因才会分晓。

  “嘶撒~咔兹……淅沥沥……”作为背影的骑士姬那里传来各种诡异声音。

  异种怪物的嘶鸣。

  利刃切割而过的声效。

  还有仿佛带汁血肉被硬生生撕开的声音。

  当然,也有某骑士姬小姐姐时不时阴冷森寒的低吟娇笑。

  阿妮尔听着声音都忍不住抽抽脸颊,汐音在那边做的事听着都挺渗人。

  克鲁夫更能明白什么情况吓才会出现这些声音,安保头子看陆远的眼神都带上了一丝恐惧。

  他的战姬该不会是把异种母虫生撕了吧?

  “汐音?”

  陆远也觉得惊悚。

  “啊~达令,妾身在忙着呢~”

  骑士姬小姐姐酥软甜美声音透着一股病态的兴奋。

  “等下我还要到现场查看的呢,你……别弄得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鲜血淋漓的啊。”

  “……妾身马上就收拾,啊不是,妾身才没有真切碎异种啦,母虫还剩下好多呢……诶,达令你要过来?”

  “现在让你说得我有点不敢过去了……”

  “嘻嘻嘻,这才乖嘛,这里都是怪物的尸体有什么好看的。”

  “你玩归玩别把自己伤着了,回来我要检查,要是发现你忘乎所以受的伤我可是要罚你的哦。”

  “嗯嗯,知道啦,妾身清醒着呢,不玩了……”

  指挥官和初始舰之间的对话让克鲁夫听得忍不住脸色发白。

  战姬果然和传说中一样都是怪物,和吃人的异兽异种都不遑多让的那种。

  而想那位战姬之前就在他们身后跟了一路……

  克鲁夫冷汗都冒出来了。

  ps:求推荐!

  感谢书友“清贫天游”100币,“q星神”200币打赏!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