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2章 第 2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阿花婆婆看着她:“这是我私人的事情,就不跟你多说了。总之我不能继续留下来了,万一给你们也带来麻烦……若是有缘,咱们后会有期。”

  君初云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从储物袋里掏出来一棵种植在巴掌大的小玉盆里的东西:“玉怜草。”

  阿花婆婆神情讶异:“你确定?”

  君初云塞给她:“这是当初说好的报酬,这三年也的确多亏了你,我断然没有失信的道理。”

  “还差两年。”

  两人当初相遇的时候,君初云快要生了,正到处找落脚的地方,就遇到了阿花婆婆。那时候她比自己可要狼狈多了,不知道是遇到仇家追杀,还是从悬崖跌落,别说修为了,整个人的骨架都快要散了。

  那是君初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头一回主动接触外人。她知道这个世界的危险,在磕磕绊绊度过了十七年之后,也不再奢望幸运值这种东西会属于自己,所以从来都是躲着旁人走。

  那时候做出这个决定,也不光光是因为怀孕期间太辛苦,脑子有些迷糊,更因为,她对这世界完全不了解,当时又在到处躲避,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正常人类,所以才咬牙冒险一试。

  这一次,天道似乎终于眷顾了她一次,君初云赌赢了。

  她从未过问阿花婆婆的过去,对方也对她孤身一人在外,还怀有身孕的事情不置一词,双方默契地认同了对方,开始共同生活。

  西西出生之前,阿花婆婆也已经恢复到常人的地步了,行动自如,只是修为大跌,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再修回来。

  两人便作了约定,阿花婆婆暂时先留下来照顾她们母女,君初云则以婆婆需要的几种灵植,作为报酬。

  她们约定的时间是五年,报酬里面最贵重的就是玉怜草,高阶灵植,除了几大宗门可能有为数不多的囤货以外,很难遇得到。就算是高级副本,也要看脸。

  君初云手里这一株是别人送的,听说已经有几十年的生长期了,但至今也才堪堪长到第三片叶子。

  即使如此,拿出去的话,也会成为各大修行者争夺的目标。玉怜草是所有修行者更上一层楼的希望。这草的第五片叶子长出来之后,可以直接吃下,洗髓伐脉,运气好的,修行上限能够一举提升三个大境界,就算资质再差,也能提升至少一个大境界。

  ——这是个不太一样的玄幻世界,所有人皆可修行。初入门的被称为“武人”,差不多相当于普通修仙文里的“练气期”,再高一层的被称为“武者”,这也是普通人能够达到的极限了。

  想要更上一层楼,就必须进入各大宗门进行系统学习,或者本身资质特别高,又机缘巧合之下捡到高级武学秘籍,才有可能进入到修行者行列,称之为“武境”。从一阶到九阶巅峰,跨越之后,又是一个新境界,也是迄今为止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灵境。

  这个世界,并没有所谓的飞升。

  阿花婆婆原先就是个武境六阶的修行者,重伤之后跌落到了四阶。虽然两级之差,却是天差地别。所以在看到玉怜草的时候,极度渴望。

  阿花婆婆咽了咽口水,快速将玉怜草放到了自己的芥子空间,又说道:“我做好了两日的饭菜,你也赶紧带着西西离开。”首发..m..

  君初云又是一愣:“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个村落是太微宗的属地,我听说,这两日太微宗从南往北在巡视,很快就要到这里来了。外面传,这一片即将天降异象,可能有不世珍宝出现,他们到处在寻找。不想惹祸上身,你们就赶紧走。”

  君初云点点头:“我知道了,入夜我们就离开。”

  阿花婆婆也没再说什么,君初云懒归懒,好歹也武境三阶了,虽然基础十分不稳,就像是偷来的一样,但在这个武人都不足十个的普通村落里,自保应当不成问题。

  “我喊西西出来,送你一程。”

  阿花婆婆立刻拒绝了:“不必,她还那么小,你只要告诉她我出门了就行了。”

  君初云也不再勉强,送走了阿花婆婆,就去厨房将她做好的饭菜都装到了芥子空间里,然后回了卧室,准备收拾东西。

  西西正站在小板凳上,将自己的小衣裳一件一件放进包裹里。

  看到君初云进来,立刻喊道:“娘亲,是不是要搬家了?”

  “嗯,很快就走。”君初云懒洋洋应了一声,躺到了床上,打个哈欠,又说,“你都看到了,怎么不去跟阿花婆婆告别?”

  “婆婆也不想跟我告别呀。”西西眨巴着大眼睛。

  君初云也不知道她到底懂得多少,又问:“那你知道,咱们好久都不能再见到婆婆了吗?”

  “知道呀。”西西点头,“没人给我们做饭了,我表现的机会来了!”

  君初云:“……没必要,真的没必要,咱们买饭吃。”

  看着她天真无暇的小脸,君初云也不再勉强,还不到三岁呢,等再长大一些,就能懂了。

  君初云便又说道:“厨房里有你的午饭,记得吃。不要出门了,一会儿自己乖乖午睡,知道吗?”

  西西跑了过来,踢掉小鞋子爬上床:“你怎么又要睡觉啊?”

  “咱们晚上得离开,不多睡会儿到时候困了咋办?”君初云迷迷糊糊地跟她解释,“去玩吧,晚上我抱着你,小孩子不能熬夜。”

  西西“哦”了一声,十分体贴地说道:“我来收拾东西,娘亲多睡会儿。”

  君初云也没制止,不管能不能帮上忙,小孩子嘛,应该让她多一点成就感。

  一觉睡到傍晚,君初云才醒来。

  “晚饭吃了吗?”一睁眼就看到西西正坐在小床上给母女俩的衣服打包,君初云挣扎了几十秒,起身走过去接下了她手里的活儿。

  西西便跑开了,不一会儿又端着一个碗磕磕绊绊走了过来:“娘亲,我给你留了粥,还热着呢,你快吃呀。”

  君初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西西真能干。”

  西西笑的眉眼弯弯,坐在自己小床上,看着母亲喝粥。

  君初云也看着她,笑了起来,然后将第二勺递到她嘴边:“一起喝。”

  西西就更高兴了,快乐地吃了下去。

  太阳下山后,君初云便给西西换了一套新衣裳,裹上小披风,将兜帽罩在她的小脑袋上,然后抱起她出门去了。

  在宵禁前,君初云顺利办好了客栈的入住手续。

  第二天一大早,她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外面忽然来了一群人。

  为首的是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年轻人,年约二十来岁,实际年龄就不得而知了。君初云也看不透他的修为,身后跟着十来个身穿青灰色长袍的青年人,年纪都差不多大。

  看这装扮,是太微宗的内门弟子。

  伙计看到人,立刻就迎了上去:“长老,您来了。”

  为首的年轻人冷淡地点了点头:“准备几间客房,我们要在此驻扎一段时间。”

  伙计连忙应下:“是,是。”

  君初云缩在角落里,摸了摸脸上的妆,确保没有漏洞之后,立刻转身去了厨房,问大厨要小孩子的食物。

  再出来,那些太微宗的弟子们已经不在了,大堂里好些人都在小声讨论着。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宝物,劳动这么多弟子四处搜查。”

  “天降稀世珍宝,却无任何异象,这似乎也不同寻常。”

  “对啊,连个提示都没有,这得怎么找?”

  “咱们当然没头绪,但是宗门大长老们,肯定知道些内幕。”

  ……

  君初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偷偷听了几句,发现大家都只在意那件稀世珍宝,并无人提到那个无主的芥子空间,不由得松了口气,打算多待两天,再去寻找接下来的落脚点。

  在此之前,她得先去买点日用品,芥子空间里面还有很多位置,她们也不知道何时能够安顿下来,多准备一些,有备无患。

  买了些适合小孩子吃的肉,君初云牵着女儿正要去买她喜欢的小玩具,西西却突然停了下来,扭过小身子往后张望。

  “怎么了?”

  “娘亲,好像有人一直在看我。”

  君初云立刻抬眼看了过去,然而,镇上的人太多了,她连分辨每个人武学水平的能力都没有,更别说察觉到诡异的视线了。

  将女儿抱了起来,君初云快步走到旁边的小店里,看着货架上的小玩意儿,问道:“西西想要哪几个?”

  看到新玩具,西西就暂时忘记那道一直追随的目光了,快乐地挑选了起来。

  在对面的屋檐下,一个白衣男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母女两人。明明那样显眼的一个人,整条街上人来人往的过客,却仿佛没有看到他一般,说说笑笑,或匆忙或悠闲地从他身旁踏过。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