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6章 第 6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眼前这个抱着西西的女子,是药神宗宗主风凌萱。

  一瞬间,梁峰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巧合?意外?还是,阴谋?

  西西不耐烦了,踢了踢小脚丫,小身子又往前探了探:“姨姨,去看娘亲~”

  梁峰立刻回过神来,想起莫名其妙中毒的君初云,也连忙说道:“能遇上药宗主真是太好了!这孩子的母亲,莫名其妙出现了中毒的迹象,您要是不赶时间,不妨过去帮咱们看看?”生怕她不同意似的,梁峰又看向月离江,“月宗主,您觉得呢?”推荐阅读sm..s..

  风凌萱觉得有些奇怪:“你们太微宗的事情,问太初宗宗主做什么?难道太微宗打算恢复原样,再次名列四太宗之一了吗?”

  梁峰一哽,被“四太宗”刺激得差点就要当场骂出来,还好保持了理智,干巴巴地一笑:“药宗主说笑。”随即指了指西西,“这孩子,是月宗主的千金。”

  “谁?”风凌萱的脑子僵了大概半分钟,以为自己幻听了,仿佛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很飘很不真实的处境中,“谁的?”

  月离江看着西西,毫不避讳:“我的。”然后再次尝试着想要跟女儿来个爱的抱抱,“西西,咱们一起回去看看娘亲好不好?”

  西西犹豫起来,肉乎乎的小手绞在一起,小眉头也皱了起来。她其实很想亲近面前这个人,但是又觉得心里不是那么欢喜。她小小的心尚且不能理解这种复杂的感情,就很挣扎。

  风凌萱眯了眯眼,越过月离江,抱着西西直接往前走,跟她说道:“娘亲生病了是不是?西西很担心?那咱们现在就去给娘亲治病好不好?”

  西西立刻将小脑袋转向她,水汪汪的眸子里满是期待,转瞬之间就把月离江抛之脑后了。

  看她可可爱爱的小模样儿,风凌萱忍不住笑了一下,蹭了蹭西西的小脸:“走。”

  梁峰倏地松了一口气,不管如何,君初云是在他的地盘出事的,于情于理,他都必须要让君初云恢复如初。要不然,别说紫微星剑了,月离江没有当场夷平太微宗分宗,都算是他容忍大度了。

  风凌萱的弟子也连忙跟了上去,看着小孩子趴在她肩头,圆圆的小脸蛋可爱极了,让人忍不住手痒:“师尊,您累不累?要不我来抱着吧?”

  “滚蛋。”风凌萱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师尊您这样会吓到小师妹的。”

  “你长得丑才会吓到她。”

  “师尊……”

  梁峰看向月离江:“月宗主,咱们也赶紧回去吧,夫人那边的情况,尚不大好。”话一出就恨不能扇自己一个嘴巴子,连忙补救道,“不过药宗主来了,那必然是没有问题的。”

  月离江淡淡“嗯”了一声,抬脚跟了上去。

  梁峰走在最后面,满脑子的纠结,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劲。原本今天下午两宗弟子们因为秀生草打起来就很奇怪了。

  秀生草确实不常见,产量又低,但平日里也无甚大用,有时候三五年都不见得有人来寻。偏偏,娄离微的伤势需要秀生草,而且用量还不少,这才让弟子在各个城镇的药铺中搜寻。好巧不巧,太初宗在附近历练的弟子也受了重伤,需要大量秀生草,双方人马这才打起来了。

  不过好歹是在自家地盘上,月离江的妻女又在分宗内做客,褚英理所当然地做了让步,让宗门内的弟子去自家管辖范围内的药铺寻找秀生草,快马加鞭送过来,医治受伤的弟子。

  这件事让梁峰心里一直堵到现在。

  明明是他占尽先机,赶在太初宗之前找到了月离江的妻女,好生以待,不仅可以做个顺水人情,还能够有机会讨回紫微星剑。

  但秀生草这事儿一出,却仿佛他们欠了太初宗一个人情似的。

  梁峰忍不住想骂娘。

  风凌萱一出现,事情再次往不可控制的诡异方向发展了。

  ——娄离微伤势沉重,宗门内的丹药长老不敢打包票,宗主便派人去寻风凌萱,却得知,她外出游历,归期未定,宗主为这事儿都快愁秃了头,甚至还发了悬赏,能够提供药宗主线索的,以太微宗名义,允诺对方一项物件。

  本宗以及其他各宗的弟子们倒是无比积极,基本都是冲着太微宗的刀剑珍藏来的。太微宗家大业大,也不在乎送出去一两把刀剑。却没想到,弟子们忙忙碌碌好几天没有收获,转头月离江的小闺女在大街上随便撞了个人,就撞到风凌萱身上去了。

  梁峰心里几欲呕血,紫微星剑还没到手,倒是先欠了月离江两个人情。他不知道宗主现在什么感受,反正他只想闭关,眼不见为净,免得气出病来。

  回到院子里,侍女正出来倒水,看到西西,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差点瘫在地上。

  “病人怎么样了?”风凌萱将西西放了下来,开口问道。

  侍女立刻说道:“请跟我来。”刚要转身进屋,看到站在院子里的西西,又有些犹豫。

  风凌萱便道:“小五,照顾好西西,月宗主一会儿就到了。”

  “唉好的,师尊您就放心吧。”

  西西呆了一会儿,也抬脚往房间走去,她想念娘亲了。

  小五立刻将她抱了回来,说道:“西西再等一会儿好不好?说不定一会儿娘亲就出来了。”

  西西皱着小眉头,奶声奶气地说道:“娘亲在睡觉,西西要去陪着娘亲。”说着,声音不自觉地就低落了起来,“娘亲生病了,西西没有吃饭都不记得了……”

  小五一愣,这孩子意外地聪慧呢。

  “西西没有吃饭,那娘亲是不是也没吃?咱们去做好吃的,一会儿西西跟娘亲一起吃,好不好?”

  西西看着他,大眼睛眨巴了两下,随即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用力地点了点小脑袋:“嗯,西西给娘亲做好吃的。”

  月离江一进来就先听到了女儿的童稚语,心里默默记了下来,小孩子喜欢各种好吃的。

  梁峰跟在后头,偷偷撇了一下嘴,怪不得这么胖乎乎的,敢情一天至少吃五顿呢。

  小五带着西西去了厨房,月离江便去了君初云的房间。

  风凌萱的这个小徒弟,是她从小养到大的,月离江也见过几次,算是个比较熟悉的晚辈了。医术不如几位师兄师姐,胜在嘴巴甜会做事,天南海北没有他不熟的人,虽然八卦了些但嘴巴也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是以出门在外,风凌萱就喜欢带着他。

  月离江自然也相信风凌萱的眼光。

  梁峰也跟了进去,看到风凌萱已经上手进行诊断治疗了,便站到了角落里,装作自己是个隐形人,一边思考着紫微星剑的事情,一边等待着宗主亲临。

  ——能不能说动风凌萱去为娄离微诊治,他可没有把握,这事儿还得交给宗主。

  月离江原本也是站在一边的,风凌萱却突然说道:“你也来看看,我怀疑是蛊。”

  梁峰猛地抬起头来,声音提高:“什么?!不可能!”

  月离江没理他,走到了床边,握住了君初云的手。果然,很清晰地能够察觉到,脉搏之中,有一股不属于她本身的生命力,强势且活跃,将君初云本身的生命特征都压制了下去,仿佛它才是这具身体的主导。

  风凌萱看向梁峰:“梁长老这么激动做什么?”

  梁峰深吸一口气,往前踏了两步,去看君初云的状况,却仍是急急忙忙辩解:“蛊这东西,我都二十年没见过了,这玩意儿在整个太微宗范围内都不见得有!”

  风凌萱斜睨他:“我懂还是你懂?要不你来救她?”

  梁峰瞬间卡壳,但这口锅他绝对不能背,也背不动,便看向月离江:“月宗主,您千万先冷静,这事儿无论如何我们必定会给一个交代。”

  风凌萱:“我看需要冷静的是你。”

  月离江收回了手,开口说道:“这蛊应该被种下有几年的时间了,原本一直在休眠之中,突然之间被唤醒,饿了许久自然就要寻找食物,所以,来势汹汹。”

  风凌萱点了点头:“而且,病人修为极低,身体虚弱,蛊虫只得以她的生命力为食。我暂时只能压制住,然后配药将蛊虫引出,还需要一段时间。”

  梁峰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来到他们地盘上才中的蛊,就一切好说。

  月离江便问道:“需要什么?我让人去准备。”

  梁峰也连忙说道:“远水救不了近火,咱们分宗内也有不少药材,需要什么尽管说。”

  “药材简单,我身上都有,配置比较麻烦,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你们也不用留在这等我,等她好转一些就该干嘛干嘛去,到时候我送到太初宗去。”

  月离江点头:“多谢。”

  正说着话,前头就有弟子来找梁峰,说有要事禀告,梁峰便匆匆忙忙去了前厅。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月离江便说:“你来这,是不是尚有别的事情?”

  风凌萱眯了眯眼:“这就迫不及待想要赶我走了?”

  月离江没作声。

  风凌萱又说:“我看小闺女也不是很喜欢你,想来小闺女的娘亲,也未必很喜欢你啊。”

  月离江继续保持沉默。

  风凌萱继续说道:“我只是劝你,在蛊虫再次沉眠之前,不要让这位君姑娘看到你,不然,我怕她情绪一激动,蛊虫就压制不住了。”

  月离江:“……”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