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7章 第 7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怼完了月离江,风凌萱神清气爽地出门去了。正巧看到小五带着西西从厨房走出来,西西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比她脸都大,走的颤颤巍巍。

  圆圆的小脸紧紧绷着,表情正经又严肃,生怕一不小心就洒了或是摔了。

  小五跟在旁边,不停碎碎念:“西西啊,要不小五哥哥帮你拿着?等到了门口你再端进去给娘亲喝,好不好?”

  西西拒绝了:“我自己端得动。”

  风凌萱站在那里,一眨不眨眼地仔细端量着西西。

  这孩子长得确实是好看,哪怕还年幼,哪怕小脸蛋圆了一些,也依旧能看得出,是个美人坯子,长大了绝对不亚于她那个风华绝代的父亲。

  但是,风凌萱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来,这孩子到底哪里像月离江。非要说的话,可能是鼻子?风凌萱心思微动,突然察觉到了什么,转身又进了房间。

  月离江正往外走,看到她进来,又停下了步子:“你干什么?”

  风凌萱转头看过来:“她要醒了,你还不出去吗?”

  月离江犹豫了一瞬,倒是没再说什么,转眼就消失了。

  君初云醒来的时候,浑身都疼,宛若又回到了当时中毒的那一夜。不过这一次她倒是没有瞎,一睁开眼就看到床边坐着一个大美人,正抱着西西在玩。

  “娘亲!”西西眼尖,立刻就察觉到了,扭过小脑袋看了过来。

  君初云对着她笑了起来。

  西西立刻从风凌萱腿上爬到了床上,窝进了君初云怀里。

  风凌萱也转头看向君初云,再一次确认,果然是易容了。看来小姑娘长得像母亲呢,那么,想必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即使如此,她也想不通,竟然会有人不喜欢月离江。

  然而这始终是别人夫妻间的事情,她也不好过问,万一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君初云也感受到了美人热烈的视线,不得不先暂停跟西西的亲子时间,转过头去看着她,微笑以对:“请问——”

  西西骄傲地邀功:“姨姨会治病!娘亲就不疼了!”

  君初云恍然大悟,连忙道谢:“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若是有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还请不吝开口。”

  大美人看不出年纪,长相温柔婉约,眼神却是明亮而锐利,气势很足,应当也是某个大宗门的长老之类的人物。

  君初云忍不住紧张起来,若她是太微宗的人,给自己诊治的过程中,会不会察觉到什么?

  风凌萱摆了摆手:“不用这么客套,都是缘分。我就是出来买个东西,然后就遇到了西西,小娃娃长得很合我的眼缘,便过来看看。”

  君初云立刻看向女儿西西,捏了捏她的小包子脸:“你偷偷跑街上去了?”

  西西坐在那儿,绞着手指,一脸乖乖巧巧的小模样儿,眨巴着大眼睛为自己辩解:“姨姨是好人,西西分的清。”

  君初云才不会就这么被糊弄过去了,又说道:“你是分的清,但要是遇上坏叔叔呢?打得过吗?还是跑得过?”

  西西就不说话了,垂眉敛目的样子乖得让人心疼。

  风凌萱便主动为西西解围:“她跑出去的时候,好几个人都跟着呢,好歹也是太微宗的地盘,不会出事的,你就放心吧。”

  君初云的心再次跳跃了一下,试探着套话:“是啊,初来乍到,多亏了遇到太微宗的人,要不然突然生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不过,我也不记得有熟人在这里,是不是太过打扰了?”

  听说君初云醒了,梁峰匆匆忙忙赶过来,正巧听到她说这句话,便连忙道:“无妨无妨,夫人不必介怀,想住多久都可以。”

  君初云:“……”

  正想找个借口离开呢,这让她怎么接话?

  梁峰瞅着她,面色还是依旧蜡黄,神情蔫蔫的,看上去并没有多大好转。梁峰哪敢让她这会儿离开?万一路上出了什么差错,那可能真的离灭门不远了。

  梁峰愁的头秃,此刻总算是深刻了解到,什么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早知道月离江被巫妖魔族记恨,却没想到,敌人已经拿他的家人开刀了。怪不得闺女都这么大了,也没听说一星半点儿的消息。

  想到此,梁峰眉毛再次跳跃了一下——他甚至开始怀疑,将月离江妻女的消息散布至整个万象界,从始至终就是一场阴谋了。

  君初云认得这个中年男人,她被太微宗的弟子们带过来的时候,听说他是执事长老,便友好地打了声招呼。

  输人不输阵,看这架势,她和西西身上的储物袋并没有暴露,那她们就还是被请来做客的——虽然并不知道做的哪门子客。

  西西也不喜欢这个人,从娘亲床上爬了下来,去端那碗粥,仰起小脸再次邀功:“娘亲,喝粥呀。”

  君初云转头看过去,粥还热着,色香味不怎么全乎,颜色深浅不一,乍一看去,仿佛是裹在里面的瘦肉半生不熟,卖相很不雅观,就算是她这样的随便都能凑活的人,也不太想喝。

  “好喝,娘亲尝尝呀。”西西拿着小勺子,舀了满满一勺,递到她嘴边。

  君初云连忙张开嘴,吃了下去,免得她一激动全都抖落到身上去。

  入口味道竟然还不错,用了某种不知名的调料,将肉的腥味全都压下去了,只剩满口的清香。

  西西期待地看着她:“好喝吗?”

  君初云点了点头,也给她舀了一勺:“好喝,西西也喝。”

  西西眯着眼笑了起来。

  风凌萱“啧”了一声,看人家母女的相处,再想起月离江的待遇,顿时觉得好友有点可怜了。

  就算蛊虫暂时被压制住了,君初云也是元气大伤,跟西西玩了一会儿就支撑不住了,忍不住打起了哈欠,一个不留神,又直接睡过去了。

  风凌萱将西西抱了下来,问道:“要不要跟姨姨出去玩会儿?娘亲生病了要睡觉。”

  西西抱着她的脖子,问道:“娘亲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呀?”一边说着,又小小声地叹了一口气,“一定是这里的风水不好,娘亲才会生病。我们离开这里,娘亲就能好起来了。”

  风凌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西西想去哪里?”

  “不知道呀,娘亲去哪西西就去哪。”小孩子声音奶奶的,软软糯糯,带着一股特有的天真娇憨,每一句话都像是在撒娇,老阿姨的心也忍不住变得柔软起来。

  “娘亲有没有跟西西说过,要去哪里?”

  西西认真想了一会儿,歪着小脑袋,大眼睛眨巴眨巴,然后小小地叹了口气:“没有呀,去哪都可以呀,西西又不挑的。”

  也是。

  风凌萱也不再追问,抱着她去院子里玩儿。

  月离江正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一棵树。长身玉立,光看背影就让人遐想无限。

  风凌萱翻了个白眼:“站这儿做什么呢?”

  月离江转过身来,问道:“蛊虫压制需要多久?”更新最快s..sm..

  “你很着急?”风凌萱反问。

  “待在这里毫无意义。”

  “明日过了午时,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月离江便不再说话了,视线转到了西西身上,专注地看着她蹲在那里数蚂蚁,目光温柔又贪恋,仿佛在欣赏一幅绝世名画。

  风凌萱却不想让他享受这难得的安宁,又开口问道:“娃她娘,是当年那个小姑娘?”

  月离江眉目不动,连视线也懒得挪一下,声音却带着微微的不满:“小,姑娘?我很老?”

  到底是多年知交,哪怕是漫不经心地听一耳朵,月离江也能精准找到,她要挖苦自己的点在哪里。

  风凌萱:“难道不是吗?那会儿小姑娘顶多也就二十岁?可能还不到,你后头加个零都不止了,自己心里没点数?”

  月离江沉默了片刻:“我记得,咱们同龄。”

  风凌萱撸起袖子就要揍他。

  小五正从厨房走过来,一听这话,立刻放下刚热好的牛奶,跑过去拦住了他的师父:“师尊,形象,形象,您好歹也是一宗之主,在外头要注意形象……”

  风凌萱张牙舞爪:“月离江你个狗东西!”

  “不要在西西面前说脏话,她还是个小娃娃。”

  风凌萱冷笑:“呵。”

  听到自己的名字,西西终于不再看蚂蚁搬家了,站了起来,看向月离江。

  “西西玩累了吗?”

  “没有,我不累,你别看我了行吗?”西西皱着小眉头,嘟囔道,“我跟你也不熟呀,像个偷小孩儿的怪蜀黍似的……”

  至于大人们之间的事情,就不要为难她这个小娃娃了。西西很想叹气,外面的世界果然很奇怪,大人们也很奇怪。

  风凌萱再次笑出了声,神清气爽,蹲下身握住了西西软乎乎的小爪爪:“那咱们离怪蜀黍远一点,好不好?”

  西西摇了摇头:“不行呀,娘亲还在睡觉呢,西西要陪着娘亲。”

  月离江心思微动:“以前西西见过娘亲生病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