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10章 第 10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君初云立刻警惕起来。

  这个落魄的小村子,怎么看都跟眼前这个男人没有半分钱的联系。

  男人笑意晏晏,穿着华贵相貌不俗,五官精致婉约,却又丝毫不显得女气,配上一身清雅的蓝色调华衣,活脱脱的一朵人家富贵花,光是站在这里,就让人觉得格格不入。推荐阅读sm..s..

  君初云盯着他领口的那一串珍珠看了好一会儿,确定这不仅是个有钱人,而且可能是哪个大宗门的长老之类的人物。

  “有事?”

  孩子大了,背的时间久了还挺沉。君初云想换换手,发现西西还没醒,就只想赶紧找个地方能休息下,将孩子放下来,便不耐烦了,态度也十分不友好。

  顾南行:“呃……”

  也不像是看上去那么无害嘛。

  顾南行一时之间突然就没了辞,平时跟小姑娘还能有说有笑的,但是对着好友的家人,这感觉就很微妙了。尤其是,对方对他敌意还挺大。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自曝身份的时候,西西睡醒了,嘴里一边软软萌萌地喊着“娘亲”,一边在她背上蹭来蹭去。

  君初云仍旧没有放松警惕,拍了拍她的小屁股:“娘亲在呢。”

  西西放心地又睡起了回笼觉。

  君初云无心与他纠缠,看他没说出个一二三来,也就不再理会,径直越了过去,找了一户离得最近的人家,询问能否借宿,主动递上一包食物,以示谢意。

  主人家是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名叫赵娘,长得十分圆润,面团似的,白白嫩嫩,面带笑意,对着君初云也是一见如故的样子,妹妹长妹妹短地喊了起来。

  君初云不想跟她攀交情,很敷衍地笑了一下,说道:“那就请先带我去住处吧,孩子趴在我背上睡了一路了,怕是不太舒服。”

  赵娘的目光,随之转到了她背上,热情地说道:“我来帮你吧,一个人带着孩子,挺累的吧?”

  君初云拒绝了,紧紧抱着西西没有撒手:“多谢,没关系,西西还小,不算重。”

  赵娘也没再执意上手,而是跟着她进了房间,热情地为她介绍厨房的位置,又说被褥都是新晒过的。

  君初云微笑着点头,将西西放到了床上。

  赵娘看了过去,微愣了一下,目光中一闪而逝的暗光。

  君初云并没有注意到,正要起身去拿小被子,西西就抓住了她的手。

  察觉到孩子醒了,她便转头去问西西:“还睡吗?”

  西西睁开眼睛,对着她笑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软萌萌地回道:“不困了。”

  君初云笑着将她放了下来,牵着她的小手,走了出去。

  没有看到赵娘,君初云也没放在心上。

  顾南行依旧跟在后面,却没有再上前,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且还隐匿了自己的身形,看到君初云母女走进去之后,才轻声说道:“机会来了。”

  ——赢得母女俩好感的机会。

  月离江清冷淡定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你认识这个女人?”

  “不认识,但我知道,她绝对不是一个人,她的同伙,至少还有两人,都在附近。”顾南行折扇轻拍着手心,又说,“而且她的修为,比君初云高出三阶,捏死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这里又是个偏远的残破小村落,宗门一般也无暇顾及。

  “你该彻查一下了。”顾南行又说道,“太初宗的范围内,出现拐卖妇孺的事件,迟早会成为大隐患。而且,他们能在此做这种事,其他的偏远村落,未必就没有类似的事件发生。”

  月离江:“我明白。”

  君初云带着西西在附近溜达,突然察觉不太对劲。

  这会儿太阳还未完全下山,整个村落里竟然一个人都看不见了,安静的格外诡异,就连赵娘,自从刚进门那会儿见了一面,之后,也没再看到过她了。

  君初云犹豫了片刻,继续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牵着西西软软的小手,继续往东走去。她也不知道前面等待着的会是什么,能走一步是一步,实在不行,她就退回到迷雾林去。

  眼看就要走出小村落了,赵娘突然出现了:“妹妹迷路了吗?这边晚上很危险,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君初云面不改色:“我觉得这边风景不错,想带孩子过来看看,平时拘在家里,难得外出一次,见到不一样的风光。”

  话未说完,就觉得掌心里的小手突然蜷缩了起来,君初云的心也再次提了起来——这是西西紧张害怕时候的表现,这个女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君初云弯下腰将女儿抱了起来,小声问道:“怎么了?”

  “黑色的。”西西紧紧抱住了她的脖子,趴在君初云脖颈处,不肯再去看赵娘一眼。

  君初云立刻就明白了——这是西西与生俱来的能力,在她眼里,每个人的心脏处都有一团火焰,分别显示出不同的颜色,也代表不同的态度和性格。

  她还不到三年的人生中,见到的人并不多。作为母亲,君初云在西西眼里是特殊的,不能用颜色来评价,所以君初云心脏处火焰的形状和颜色,对西西来说,是会随着心情变化的。面冷心热的阿花婆婆,是红色的;村长家的小哥哥,是橙色的;父母重男轻女的二妞,则是蓝色的;救了她的风凌萱,也是红色的……就连迷雾林的棕熊,西西也看到了温柔的粉色。

  这些颜色,西西都能感觉到,对方对她是友好的,但黑色的,却是头一个。不仅让她极度不舒服,而且还有一丝丝害怕。

  赵娘又说:“我看孩子也累了,我来帮你抱着吧。”说着,强硬地就去抢西西。

  君初云往后退了几步:“你想做什么?”

  赵娘脸上的笑容突然就变了,脸还是那张脸,却不再温和憨厚,反而带着几丝轻佻和漫不经心,以及,蔑视。

  “把孩子给我,或许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君初云吃了一惊:“人贩子?!”

  万万没想到,玄幻世界竟然也存在着这种古老职业。

  赵娘恼羞成怒:“我可没什么耐心,再不松手,我可不保证,这一掌下去,你还能活着。”

  君初云当然没有把握,但是交孩子?不存在的,没可能,必然不可以。但对方的修为也确实在她之上。

  西西突然转过头,奶声奶气骂道:“坏蛋!老妖婆!做坏事会被雷劈!”

  君初云:“……”

  一直跟在后头的顾南行和月离江也愣了一下。

  “小闺女还挺勇敢的嘛。”

  月离江没作声,看着赵娘要动手的样子,立刻就瞬移了过去,想要赶在她的掌气泄出来之前,先解决掉她。

  就在她靠近赵娘的一瞬间,晴天一声霹雳,一道紫色的闪电,就落到了赵娘身上。

  月离江多年的实战经验,让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同时迅速在几人面前撑开一道防护罩,将雷电残存的威力挡在了外面。

  待回过神来,赵娘已经变成了地上的一具焦尸。

  君初云立刻捂住了女儿的眼睛,转头去跟救了她们的人道谢:“多谢壮士拔刀相助,您放心,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壮士能够召唤雷电。今天的事情,无以为谢,有缘再见……”

  转过头的瞬间,君初云一时恍然,刹那间她脑子里只剩下一个词——风花雪月。春天的风温柔,盛夏的花热烈,秋夜的月优雅,冬日的雪凛冽,这一切,仿佛都刻画在男人的如画的眉目之间。

  面前的男人,眉眼清冷,气质如松,身高腿长,站在那里,宛若一柄漂亮却凛冽的剑,让她这颗老咸鱼的心都忍不住跳跃了十来秒。

  月离江并不打算背锅:“不是我,那道雷……”随即想到了什么,又闭了嘴。

  顾南行:“噗嗤!”

  君初云立刻警惕地看了过去,又是那个穿着蓝衣服的骚包男人。

  月离江沉默了片刻,说道:“这个村落是离开迷雾林之后,距离最近的一个村落,无论是向东还是向北,方圆百里之内,只有这一个歇脚的地方,就算你现在离开了,三更半夜的,无处落脚,野外也未必就安全。”

  君初云愣了一下,这确实是她没想到的。

  月离江又说:“不妨歇息一晚,再走吧。”

  君初云又看向被雷电劈焦的赵娘,惊疑不定。这会儿她也明白过来了,这道雷电跟面前的男人没有关系,来的莫名其妙不说,偏偏还就在西西骂完的档口上,难免让人生疑。咬了咬下唇,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月离江又一次开口,说道:“我来处理,你先带孩子去休息吧。”

  君初云想着先回去好好想想,再解释不迟,便道:“多谢壮士。”

  月离江对这个称呼极度不适应,再次沉默了一会儿,回道:“……不必客气。”

  西西趴在母亲肩头,一眨不眨眼地看着这个白衣黑发、很年轻也很好看的男人,昨天她就见过的,没想到今天又见到了。听姨姨说,他是认识娘亲的,但是娘亲可能忘记了,那,要不要提醒一声娘亲呢?

  虽然不是很喜欢他,但能够看到,西西也觉得挺开心的。

  想到这,西西突然愣了一下。

  在她还不到三年的人生里,西西对身边人的感情其实很单调,不论是村长家一起玩了一年多的小哥哥,还是从小就照顾她的阿花婆婆,西西都觉得,分开了也没什么,等以后她能自己走很远的路了,再去看他们。

  有点喜欢,但也不是很喜欢,分开了也不会觉得难过。但是这个人却不一样,明明不喜欢,却还是想要见到他。

  这种陌生又特殊的情感,让西西一下子变得惶然。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