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11章 第 11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月离江一抬眼正对上西西的目光,忍不住愣了一下。

  小孩子的脸圆圆的,眼睛也是圆圆的,眉毛细长,漂亮又无害,让人忍不住心生亲近,便对着她笑了一下。

  西西立刻收回了视线,紧紧抱住了母亲。

  君初云以为她害怕,便轻声安慰了几句。

  顾南行嗤笑道:“小闺女不太喜欢你呢。”

  月离江表情冷淡:“我传讯给附近的分宗了,应该快到了,你留在这跟他们交代一下。”说完,就追着君初云母女离开了。

  顾南行:“……”

  我有一句……我一定要讲出来……

  被君初云安慰了一路,西西终于将这份复杂的感情暂时先放下了,等明天吧,如果那个人还在,西西就把姨姨的话告诉娘亲。

  解决了这件事,西西突然又想起来别的事情,忍不住小声地叹了口气。

  君初云问道:“怎么了?”

  “我是个坏孩子了。”西西闷闷不乐。

  君初云愣了一下,在院子里的一张矮凳上坐了下来,让西西坐在自己腿上,两人面对面,问道:“因为赵娘的事情?”

  西西抬起头:“我做坏事了,我骂人了……”

  君初云倏地松了一口气,看来西西并不知道赵娘已经死了,便摸了摸女儿的小脸,认真回道:“是她先打我们的,对不对?那咱们也没道理受着呀,她打我们,我们骂回去,不是应该的吗?”

  君初云没有提及“死亡”这个字眼,西西还不能理解“死亡”的意义,她也不想让孩子过早理解这世界的残酷和生存法则。

  她还没有三岁,还不需要了解这些复杂晦暗的事情。

  君初云亲了亲她的小脸蛋:“反正,不能理解的事情,交给时间就好了。等再长大一些,西西就知道,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西西似懂非懂,但是被安慰了之后,她的心情明显就好了起来,很快就不再计较这件事,去捉院子里的鸡鸭了。

  ——赵娘伪装的确实挺好,这院子里不仅有上个月收割的农作物,挂在墙上晾晒,还养了几只鸡几只鸭,还有一只大鹅。

  月离江就站在栅栏外头,看着那个活泼的小身影,听到她奶奶的笑声,也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单看长相,西西长得并不像他,仔细看的话,鼻子倒是一模一样,其他部位几乎没有相似之处,但也不像是记忆中的君初云。

  想到这里,月离江再次看向君初云。她正懒洋洋地瘫在那里——没错儿,就是瘫。可能嫌弃刚刚的矮凳不好坐,就从芥子空间里翻出来一个奇怪的东西,像是鸡窝一样,人正好可以窝在里面,看上去就格外懒散。

  此刻君初云就窝在里面,时不时瞟一眼西西。

  月离江盯着她认真看了一会儿,终于确定,自己自始至终都不曾看到过她的真面目,不论是三年半以前,还是现在,她都隐藏起了自己的真容。

  瞬间,他也就明白了赵娘的行为。

  被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君初云终于后知后觉,不情不愿地从懒人沙发当中爬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

  月离江也跨过了栅栏,走到了她跟前。

  “您,有事?”

  月离江看着她:“你失忆了?”

  君初云:“啊?”

  月离江认真看着她,并未在她脸上看到任何伪装的痕迹,对方一片坦然,让他忍不住怀疑,难道是当年的解毒方式太过激烈,所以导致她的记忆出现了错失?那西西——

  月离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目光便转向了西西,问道:“这孩子,小名叫西西?大名呢?”

  君初云很是狐疑,不过对方的修为和作为,显然不是敌人,便也没有多想,回道:“君芷溪。”

  月离江点了点头,心情奇异地,十分平静。而且西西看上去健康活泼,没有任何不妥,应当是没有被当年的毒素残留伤害到。

  君初云心里不踏实,想起刚刚赵娘那事儿,还是决定先摊牌为好:“刚刚那道雷,您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是术法。”

  君初云差点忍不住骂人,沉了沉气,又说:“虽然我没什么见识,但视力还算不错,能看得出来那是术法。”

  处理好了赵娘,匆匆赶过来的顾南行:“噗嗤!”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月离江被怼,他心里就格外愉悦。

  听到他的笑声,君初云和月离江同时转头看了过来,异口同声:“很好笑?”

  顾南行:“呃……”

  顿了顿,君初云又转向月离江:“您可能平时事务繁忙,不太听得懂人话,那我说的直白一点好了。”

  顾南行:“???”

  这真的不是在骂人?

  “我的意思是,那道雷是什么人的术法?针对的是您还是赵娘?总不可能是我和西西吧?不瞒您说,我们娘俩认识的人,加起来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月离江沉默了片刻,答非所问:“我会保护你们。”

  君初云都快要被气笑了:“那敢情我还得多谢您的慷慨大义咯?不知道壮士,雇佣您一天需要多少灵珠啊?”

  作为一只宅家咸鱼,君初云一向脾气都很好,得过且过,只要不是涉及到原则性的问题,从不与人争执。她也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好相处与人为乐的人,但是现在,就算是死鱼,恐怕也忍不住要暴躁了。

  眼看着气氛就要僵硬起来,顾南行连忙打圆场:“不管一开始他是冲着谁来的,现在咱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君初云:“……”

  总觉得好像被坑了呢。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再问什么,眼前突然闪过一个巨大的火球,携带着热浪,铺面而来。

  “小心。”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即一股若有若无的清冽气息冲进鼻尖,仿佛自带寒气一般,将热浪浇熄。之后,就只剩淡淡的香气,宛若寒冬清晨,山间的清泉。

  随即,一道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又是一个被骗了的可怜女人!”

  好的,破案了,看来不管是雷电还是火球,都是冲着月离江来的。她们母女,只是很凑巧地赶上了现场,然后就被迫绑定了。

  “女侠,都是误会,我跟他只是萍水相逢。我看你也不赶时间,不妨咱们谈谈?”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君初云语气诚恳,一再明,自己真的不是馋这个男人,就差指天发誓了。

  然后,回应她的,除了一声极尽嘲讽的冷哼,就是另一个大火球术。

  火焰来势汹汹,被月离江打散之后再次凝聚成团,向着两人的方向扑了过来,离得一米多远就能感受到仿佛被灼烧一般的炙热。不同于烧火做饭时火焰映在身上的感受,更像是整个人置身于火海之中。

  要不是月离江身上雪松的味道压过了火焰的灼烧,君初云觉得自己很可能就会不由自主地憋气,免得被烟火的气息呛到,从而可能导致缺氧窒息。这种感受实在太真切了,而且在那一瞬间,人的心理压力格外大,根本分辨不出真假。手机端sm..

  对方这是杀意凶猛啊,君初云忍不住叹气。

  “怎么了?”顾及着君初云,月离江也没有着急反攻,而是先防护,顺便试探对方的底牌和来路。

  君初云:“好看的男人都是祸害,古人诚不欺我。”

  月离江手指一顿,微妙地沉默了片刻,虚心求教:“是哪个古人说的?”

  君初云“呵”了一声,冷笑:“那可多了去了……”话还没说完,君初云猛地就变了脸色,

  顿时惊慌失措:“西西!”

  月离江低声安慰她:“西西没事,敌人只有一个。”

  君初云仍是没有放心,转身就往后面的院子走去,看不到西西,她怎么放得下心?

  月离江也不再束手束脚,很快就确定了偷袭的人所处之地,也大概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挥袖之间,一股强大的剑气凛冽而至,百十米的距离内,顿时化为一片空旷,将女子的藏身之处暴露无遗。

  那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穿着灰扑扑的长裙,身段凹凸有致。丝巾蒙了半张脸,露在外面的眉眼,妩媚且妖艳,看上去年纪也不大。

  确定心中所想之后,月离江也没有再理会她,转身也向着君初云刚刚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年轻女子极其愤怒:“你真的以为,你做过的那些事,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吗?”

  月离江走的从容淡定,丝毫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更别说那些听上去很可笑的威胁了。

  女人又嘶吼道:“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宗主死了,也不代表你的罪恶,就会从此深埋地底……”

  “省省吧。东方指月死了这都好几年了,你还蹿出来挨打?”

  查探完外围的情况,顾南行就回来了,看到又是她,也很无奈。这一路来,都不知道她做过多少次的无用功了,打又打不过,骂了也没什么用,月离江压根儿就懒得理会她。

  “算了,我也懒得说你了,快点走吧,趁着他心情好。”无冤无仇的,顾南行也不想动手杀人,“我只说一句,东方指月死有余辜,你爱信不信。”

  “闭嘴,不许你侮辱宗主!”年轻女人气的胸口不停起伏,但也没有再跟他继续讲道理,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人。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