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12章 第 12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君初云走到后院,没有看到熟悉的小身影,整个人顿时懵住,巨大的恐慌袭上心头,都没来得及喘口气,立刻大喊了一声:“西西!”

  听到娘亲的呼喊,西西立刻回道:“娘亲,我在这儿呢。”

  君初云循着声音跑了过去,猛地松了一口气。

  西西正趴在鸡窝里,那个鸡窝很大,公鸡母鸡加起来有十来只,西西又还小,爬进去之后,竟然能够盛得下她整个小身子,只有一双小脚脚露在外面。

  在暗处进行攻击的人自然不会想到,小孩子钻进了鸡窝里面,西西也就顺利地逃过一劫。

  君初云走过去之后,稳住心神,问道:“西西在干什么呀?”

  “娘亲,你等我一会儿。”西西依然在努力地往里面爬,小奶音从鸡窝里面传出来。

  看到她毫发无损,君初云也就不着急了,在鸡窝旁边蹲了下来,耐心等着。

  月离江也站在一边,眉毛不受控制地跳跃了两下。虽然不赞同这种行为,但他也没有说什么,目光移到了小孩子露在外面的鞋子上。

  小的出奇,两只脚加起来,大概都没有他手掌大。但是又很可爱,跟西西的小脸蛋一样,圆乎乎,肉肉的。

  好一会儿,西西才从鸡窝里面爬了出来,小身子像个毛毛虫似的,一下一下地往外蠕动。

  君初云就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也不帮忙。

  月离江就更不敢擅自上手了,也只好忍着不适,继续等待着。

  好不容易,西西从鸡窝里面蠕动了出来,头发衣服都已经变得又脏又皱,小脸上却很兴奋:“娘亲,有颗好大的蛋!”

  君初云立刻看了过去,确实好大,都赶得上西西脸大了,西西两只手才勉强抱得过来,便也有些好奇:“你爬进鸡窝窝里面,就为了找这个?”

  西西点头:“我在外面就看到了,又大又亮,跟别的蛋蛋都不一样!”

  君初云掂了掂,还挺沉:“煮成蛋羹的话,够你吃五天了。”

  西西探过小身子嗅了嗅:“也不知道好不好吃,闻着还是挺香的。”然后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好像有点饿了。”

  “那现在给你做了?”君初云迷之自信,这么简单的食谱,她一定应付得来。

  西西忙不迭点头:“尝尝看。”

  月离江盯着那颗蛋看了一会儿,突然伸出手来,按住了蠢蠢欲动的母女两人。

  “怎么了?”君初云盯着那只白皙如玉的手看了几秒,很快移开了目光,再好看也不如泡椒鸡爪好吃。

  “这颗蛋,应该颇有来历。若是不介意,能让我看看吗?”

  君初云倒是不在意,转头就递给了他:“该不是不能吃吧?”

  月离江没有作声,将蛋托在手掌之中,缓缓输入灵力,整个蛋壳突然就变得半透明起来,隐约可见,蛋壳里面有个蜷缩着的小生命,清晰的心跳声传来,“扑通”“扑通”,十分强韧,是个健康的宝宝。

  西西一下子就睁大了眼睛:“是小鸡崽崽吗?”

  君初云捏了捏她的小包子脸,嘿嘿笑了一下:“不一定是小鸡崽崽,但一定是个崽崽,你还要吃吗?营养丰富哦~”

  西西鼓起脸颊,控诉道:“娘亲又想要骗我~”

  “没有的事儿!”君初云一本正经,“我是让你自己拿主意。”

  “西西才不吃小崽崽!”说着,西西又小心翼翼戳了戳蛋壳,奶声奶气地问道,“它什么时候才能从蛋蛋里面爬出来呀?”

  小闺女声音软软糯糯,充满了期待,月离江受宠若惊,温柔回道:“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正说着,去追行凶者的顾南行也回来了,一眼就先看到了他手上这颗散发着莹白光泽的巨蛋,惊讶道:“咦?这不是火翎的蛋吗?你从哪弄来的?”说着,又忍不住微微提高了声音,“你转运了?!”

  这话就很有意思了。

  君初云看了看两人,瞬间了悟,哦豁,原来是个非酋啊!——火翎她是知道的,是这片大陆上十分稀有的一种灵兽,战斗力一般般,并不凶猛,没什么太大的用处,但据说是朱雀的后裔,十分好看,整个儿都是一个灵气体,是极为特殊的存在。且因为稀少,就显得格外珍贵。

  月离江:“……西西从鸡窝里找到的。”而且是他亲眼看着从鸡窝里面,扒拉出来的。

  虽然委屈,但无可辩解,且心情极度复杂。

  顾南行就很不要脸了,弯下腰面对着西西,笑的十分谄媚:“西西啊,要不要跟叔叔一起回星月宗?咱们家鸡窝里有更多的好东西呢。”

  西西看着他,往后退了一小步,转头奔进母亲怀里,警惕极了。

  君初云抱着女儿:“变态!”

  顾南行满脸问号:“变态?谁?我???!!!”

  君初云看着他,一脸笃定。

  “不是……你听我说,我真的是个正经人,君姑娘,君姑娘……”

  君初云懒得理他,收回了火翎蛋,抱着西西就回房间去了,天色不早了,西西该吃晚饭了。

  月离江抬脚跟了上来,主动问道:“可是需要小孩子的吃食?西西一般都吃什么?”

  君初云微微狐疑:“你有办法弄到?我看村子里一户人家都没有……”

  要是有的选,她当然愿意让西西吃的更丰富一些。吃完这一顿,除了蛋羹,就只剩两碗鱼肉粥了,也就够西西明天再吃一天的,她正愁着要不要自己进厨房试试看。

  “附近宗门来处理赵娘的事情,我刚好跟他们相熟。”

  君初云便说:“那有擅长厨艺的吗?我带了食材,请他来帮忙加工一下就行了。”

  西西又开始跃跃欲试:“我会我会,让我试试!我已经帮忙煮过粥了。”

  君初云瞬间就想到了自己生病时候的那碗卖相很惨的粥,似乎味道还不错来着。即使如此,她也依旧冷漠地拒绝了:“你现在会吃就行了,等你比灶台高了再来说这事儿。”

  月离江后知后觉,有些不大确定:“西西,喜欢做饭?”

  西西拿着小勺子,努力往自己嘴巴里塞瘦肉粥,脸颊鼓成了一个小包子,听到他的话,转过小脑袋,肉肉的小爪爪拍了拍桌子,奶声奶气地反驳:“喜欢不喜欢不重要,这个家,总得有个人会做饭呀。”

  月离江看着那双带着小漩涡的、肉呼呼的小手,心脏猛地跳跃了一下,差一点儿就要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握一握,肯定很软。要是能捏一捏、蹭一蹭那张粉嫩嫩的小包子脸,就更好了。

  回过神来,月离江被自己可耻的想法震惊到了,他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念头?

  活到这么大的岁数,月离江就不曾对什么人产生过想要亲近的想法,难道,这就是血缘力量的影响?因为是父女,他才会想要亲近自己的女儿?

  月离江有一瞬间的茫然。

  君初云叹了口气,握住了西西软软的小爪爪,很真诚地跟她道歉:“……对不住,是娘亲太笨了,让西西受苦了。”

  西西善解人意地拍了拍母亲的手背:“没关系呀,娘亲学不会的,我来学就行了。咱们相依为命,要相互包容。”

  顾南行:“噗嗤!”

  每到这时候,月离江就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局外人,不仅不明白哪里好笑,甚至觉得有一丝丝的心酸。但他没长脑子的好友是不太可能理解的,月离江就觉得格外寂寞,有种“高处不胜寒”的孤寂感。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着母女俩交握在一起的双手,月离江心里升腾起一种难以喻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便转身去找分宗负责人了。

  不一会儿,月离江就带了个擅长厨艺的人过来。

  君初云已经准备好食材了,甚至连食谱都写好了,对着前来的年轻人腼腆一笑:“我不太擅长控制火候,劳烦你了。”

  年轻人将食谱大致看了一遍,都是很简单的做法,便点了点头,按照她所写的法子开始烹饪。

  君初云站在一边帮忙,递个调料什么的。

  她对刚刚的袭击一直记挂在心,想要弄清楚搞明白,不然心里始终觉得揣了一块大石头。但是眼下,西西的一日三餐也很重要。而且,她不想当着孩子的面讨论这些。

  西西虽然年幼,却也聪明,而且本身又对危险感知格外敏感,她未必就完全不懂。一个人担惊受怕就够了,没必要让小孩子也跟着忐忑。

  君初云沉了沉气,先将这件事情压了下去,一心一意为西西和自己准备接下来的饭菜。

  西西也坐在门口处看,其实她更想上前去看个明白,但是娘亲不让,她就只能看个大概了。不过,这都不是事儿,聪明的西西,总有一天能够养活自己和娘亲。

  月离江也站在烧火房外面,耐心等待着。

  顾南行凑了过来,将赵娘同伙的审讯结果说了一下,又道:“君姑娘很谨慎啊,每一道菜都认真盯着,看来她并不信任你。”

  月离江:“难道她信任你?”

  顾南行:“我也不是孩子爹啊,你跟我比,还挺骄傲?”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