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15章 第 15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别出声,不然我就先打你的女儿!”

  极具特色的沙哑女音,君初云一下子就识别出来了——刚来到村子那天,袭击月离江的女人,顿时就变得紧张起来:“你想做什么?”

  “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小木屋的门被关上,视线变得昏暗起来。就着一侧的小窗户,君初云勉强能够看清楚,是个年轻漂亮身材还不错的小姐姐。

  然而眼下,君初云也没心思多欣赏,紧紧抱着怀里的西西,看她一直在沉睡,格外担心,便十分合作:“你说。”

  “你跟月离江什么关系?”

  “暂时合作的关系。”

  年轻女人很狐疑:“合作什么?你能帮他什么?”

  君初云:“合作养崽。”

  年轻女人讲视线转移到了西西身上,顿时一脸一难尽的表情:“……”

  “他为什么会愿意帮你养女儿?”偷偷摸摸观察了这几天的时间,年轻女人也发现了,月离江对着母女两人的时候,确实格外宽厚,很好说话,无论说什么,月离江基本都是痛快应下。但她仍是没搞明白,这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搞定的月离江。

  君初云沉着一口气,揣摩着女子的心思,将西西换了个姿势,小脸转向外面,说道:“可能是因为,我女儿太可爱了吧?你看,是不是?”

  从被拖进门到现在,君初云心里闪过无数念头,虽然依旧无法确定这个女人会不会突然暴怒杀了自己,但起码,她不会对西西动手,这就足够了。

  ——明知道西西是自己的软肋,但是她却依然任由西西睡在自己怀里;而且,让西西昏睡之后,这女人就时不时瞟一眼过来,仿佛在确定西西的状态,脸上偶尔闪现的焦虑,跟自己这个母亲也没什么差别。

  所以,君初云决定赌一把。

  看到西西睡着的乖巧模样儿,年轻女人果然就移不开眼了,目不转睛地看了有将近半分钟的时间,才猛然回过神来,恶狠狠地一掌拍在了君初云的肩膀上,像是要把她的骨头给捏碎似的:“你真的不是月离江的女人?”

  君初云忍着痛,轻笑一声:“你看我像吗?”

  年轻女子沉默了,转而换了一个话题:“他来这里做什么?你总该知道的吧?”

  一边说着,一边又加大了手上的力气,下之意,这要是再说不知道,那可能,就真的再也没机会知道了。

  君初云立刻回答:“这村子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所有人都不见了,好像是个人贩子团体干的。这里是太初宗属地,月离江知道了自然就不能不管了。”

  年轻女人不可置信:“就为了这件事?!”

  君初云不知道她这个语气什么意思,只好就事论事,很平淡地说道:“我觉得,保持一定的人口数量还是挺重要的。就算这只是个偏远的小山村,也不能说,随意就能放弃的吧?优秀的有天赋的弟子可能不会出生在这里,但是外门弟子呢?人都没了,宗门里的杂活儿,难道要内门弟子自己去做吗?”首发..m..

  女子愣了一下,很稀奇地打量了她一圈:“你想的还挺深远。”

  君初云没作声。

  女子又继续问了几个问题,都是跟月离江有关的。

  君初云胡诌了几句,半真半假,倒也没再让她起疑。

  顾南行隐蔽在木屋外头,站在树上,距离唯一的小窗户最近的地方,听着里面的对话,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管长相怎么样,人倒是有趣的很。顾南行觉得,这个性格,跟好友挺搭,省的两个人坐一块儿就成了一对闷葫芦。

  月离江也悄无声息凑了过来。

  顾南行一转头就看到了他,吓得差点从树上掉下去,瞪了他一眼:“你怎么才来?咱闺女都睡了一刻钟了!”

  月离江眉目不动:“只是睡着了,没关系。”

  顾南行当然知道没关系,但依然忍不住抱怨:“非得用这种方法?”

  “你有更好的法子?”

  顾南行闭嘴了,他也不想杀人,何况还是个年轻女人,又没什么仇怨。

  “我不能杀了她,但也不能任由她继续这么下去,很妨碍我的行动,也会让君初云和西西都觉得烦。既然她想知道真相,那就给她一个机会,让她知道。”

  “可是君初云也不知道真相啊……”随即,顾南行就明白过来了——她确实不知道,但既然华颜宗的弟子来问,她就必然会找机会问月离江。

  而且,华颜宗的弟子,不相信月离江,也不相信太初宗任何一个人,以及跟月离江关系还算说得过去的其他人,但是,她愿意相信君初云。

  “我能否冒昧地先问一下,月离江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君初云其实不太想问来着,毕竟是别人的私事,跟她这只咸鱼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月离江是西西的亲生父亲,她也不想去了解月离江跟其他女人的爱恨情仇。

  但是,面前这个年轻女人,问的问题都太刁钻了,她认识月离江也不过才几天的时间,去哪了解他这么多隐秘的过往?而且,还都是关于华颜宗的。

  这让她怎么能不多想?

  年轻女子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冷笑一声:“关你什么事?”

  君初云:“……行吧。”

  的确不关她的事。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女人终于将想问的问题都问清楚了,放开了君初云,放她出门的时候,语气阴狠:“记得我说的话,去找月离江问清楚。我想你也很想知道答案吧?”

  君初云并不想知道,有这功夫多睡一会儿不好吗?但是她不敢反驳,乖乖点了点头,又说:“能让西西醒来吗?这会儿睡得多了晚上她就睡不着了,她才三岁不到,熬夜容易生病。”

  女人十分不耐烦,板着脸看上去怨气很大的样子,但也没有拒绝,轻轻在西西后背拍了一下,小孩子就揉着眼睛醒过来了,女人也随之消失不见。

  “娘亲,咱们要去哪儿呀?”西西还没反应过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睡着了,好奇地看向四周。

  “回家吃饭呀。”君初云抱着她,不紧不慢地回道,“西西饿了没?”

  西西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不说还没感觉到,一说就真的饿了,便点了点头:“饿。”

  “想吃什么呀?”

  提起好吃的,西西就忘记刚刚的疑惑了,兴致勃勃地开始列菜单,跟母亲讨价还价:“我不想喝粥了,吃饼行不行?”

  “可以啊,但是奶还要喝。”

  西西嘟着小嘴:“那好吧。”

  两个人走回到小院子门口的时候,月离江正站在那里等着,主动往前走了几步,将西西抱了过来,说道:“回来了。”

  君初云:“哦……”

  这种像模像样的、宛如普通农家夫妻一般的气氛,感觉有点不大真实。尤其是,前一刻,她还在被人逼问月离江的江湖恩怨,刀光剑影还在她脑子里热乎着,画风转变太快,让她一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

  月离江牵着西西的小手手,微微弯下腰,低头问道:“西西今天玩的开心吗?”

  西西昂起小脑袋,看着他,停下了步子:“你都这么大个人了,就只会说这一句吗?你都问三天啦!”

  月离江:“……”

  君初云忍不住笑了一下,随即又憋了回去,假装一本正经的样子。

  月离江又问:“西西今天找到什么有趣的好东西了吗?”

  西西很警惕,大眼睛眨巴眨巴,往后退了两小步:“我怀疑你想骗我的新玩具!”

  月离江:“……我不是我没有……”想了想,主动掏出一个小玩意儿,递给她,“来看看,喜不喜欢?”

  西西就很喜欢这种闪闪亮亮的东西,顿时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小脸上还在挣扎,小手手却迫不及待地伸了过去,毫不客气地拿了起来,开始捣鼓。

  看她喜欢,月离江突然就松了一口气。

  这孩子人小主意大,君初云又很纵容她,包包里的小玩意儿数都数不清,一般的东西,也就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这个小法器是几年前的失败品,他一直没弄清楚,到底是哪里的原因,导致成品跟设计图差距略大,便没有丢弃,没想到这会儿就派上用场了。

  君初云走过来,也跟着看了好一会儿,问道:“这是什么?”

  “飞行法器,我稍微改造了一下。平时可以当竹蜻蜓玩儿,拧紧弦可以飞一刻钟左右。若是西西不小心触碰到开关,也没关系,我能随时得知法器的位置。”

  君初云点了点头,倒是个好东西。

  得到新玩具,西西就兴高采烈去玩了。

  君初云又瘫回到自己的懒人沙发里,月离江也坐到了旁边的矮凳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儿的小身影。

  犹豫了片刻,君初云决定还是先把华颜宗的事情给搞清楚。

  “刚刚那个女人,你认识的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