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16章 第 16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月离江转头看了她一眼:“华颜宗宗主东方指月的亲传弟子,六岁拜入她门下,一直到华颜宗灭门,东方指月养育她接近三十年的时间。华颜宗出事的时候,她在外面历练,事后大半年才得知宗门发生的事情。”

  君初云点点头,宗派被灭门,东方指月被杀,作为幸存者来报仇,也没什么意外。

  “你杀了东方指月?就因为下毒那件事吗?”君初云这几年也陆陆续续听到过一些传闻,但是并不能确定真假。

  当年她五感俱失,唯一的印象就是,她从月离江床上醒来,就被关到了某个房间里,呆了好多天。具体多久她也不清楚,那段时间,不论是看到的听到的,还是所知所感,都被打了一层厚重的马赛克,有时候连自己是死是活都很模糊,外面发生了什么,就更不知道了。

  但毕竟是月离江的绯闻,人民大众都十分好奇,就算是那个偏僻的小渔村,也偶尔会有人说起,到了镇上,听到的传闻就更多了。

  月离江对杀死东方指月这件事毫不避讳,也从不否认,只不过君初云也没从哪个八卦消息里面,得知他亲口承认罢了。

  但华颜宗的灭门世间,太初宗却一直极力否认。

  君初云当时并不在意,华颜宗的生死存亡跟她也没有任何关系。

  月离江看向她,一丝一毫的细微表情都没放过,确定君初云是真的一无所知,便又说道:“并非这么简单。”

  君初云点点头:“你说,我听着呢。”

  月离江:“……”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么认真的态度,突然就让他觉得难以启齿了呢。

  不过,总归还是要说清楚的。

  整理了一下思绪,月离江才又说道:“她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与我……而是,我的功体。”

  君初云眨了眨眼,骤然明白过来:“她想不劳而获?可是,东方指月不也是灵境高手吗?就算比你差了些,可你们的所长本来也不一样啊。”

  华颜宗擅长术法,听上去好像是个法师,但实际上,偏辅助更多一些。跟月离江这种剑修,根本就八竿子打不着。

  “听说是,她得到了什么秘籍,可以转化所有类型的功体为己用。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她人已经死了,其他人并未曾得知这本秘籍的存在。”

  月离江转头看向西西,那个无忧无虑的小身影让他晦暗的心情一下子明朗不少,又继续说道:“就算如此,原本我也没想过要杀死她。但是,第一次算计失败之后,她又将主意打到了我的佩剑上,触发了长夜无尽的杀意。”

  长夜无尽,是诛魔之剑。当年,月离江就是用这把剑摧毁了魔界入口,诛杀了当时的魔界第一人,拯救了濒危的万象界,终止了漫长的战火。

  这把剑,某种意义上,跟月离江有着同样的意义。

  君初云大约明白了:“所以,严格来说,东方指月并不是你杀死的。”

  月离江愣了一下:“倒也不必这么开脱……”随即又闭了嘴,他巴不得跟东方指月划清关系,尤其是在君初云和西西跟前,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那就当做是这么一回事吧。

  ——是他的剑动的手,不是他。

  “那灭门一事呢?”君初云又问道。

  “我也在找这个人,刚刚有一点眉目。”

  君初云:“有人跟在你后头,抢了华颜宗的人头?”

  月离江再次沉默了一瞬。他不知道君初云从哪学的这些稀奇古怪的词语,听上去很生僻,但是他理解起来又很容易,而且还觉得,挺贴合实际。

  那会儿他确实是想灭了华颜宗,但还没来得及动手,就有人抢在他前头,把这件事给做了。对方所用的武器只是一把普通的剑,招式也是最普通的剑招,既没办法证明,这件事是月离江干的,也没办法证明,不是月离江做的。

  “当时我为了解毒,暂时先离开了华颜宗,正在赶往药神宗的路上。”

  功体受限,再加上他还带着昏迷不醒的君初云,速度难免慢了一些,但是外人按照时间来算,月离江灭门华颜宗之后,再赶去药神宗,也完全对的上。

  这件事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成了未解之谜。

  君初云当然不关心抢人头的这个人,究竟是谁,目的又是什么。东方指月和灭门的事情搞清楚了,她就可以去跟华颜宗的那个女弟子交代了。

  想到这,君初云突然明白了什么,转头看向月离江:“你是故意的?”

  ——故意让她被那个女人抓到,故意将这些事情告知她,故意让她将信息传递给华颜宗的那个女弟子。

  月离江不闪不避:“她一直这么跟着我们,时不时捣乱,也挺烦。”

  君初云反应这么迅速,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可能,他确实小看了君初云。

  “要是她不信呢?”

  月离江眉目冷清:“她会去查证。如果仇人不是我,那她起码还能有活下去的动力,报仇就不只是个梦想了。”

  君初云:“……”

  直击重点,无法反驳。

  “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

  君初云:“你说。”

  “你对东方指月,还有什么印象吗?”

  “没有,我压根儿就不认识她,从来没见过。”

  君初云回想了一下,她距离东方指月最近的一次,大概就是五感俱失的那段时间。曾有一天,她察觉到房间里好像来了个大人物,她只模糊看到了紫色的裙摆,很像别人描述的,风华绝代的东方指月。当时她以为自己快要死了,还连嘲带讽地怼了对方一顿,然后她就七窍流血了,后来发生了什么,完全不得而知。

  第二天再去山林的时候,君初云便把这些话都跟那个女弟子说了。

  对方目光复杂,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说:“月离江倒是对你挺好,还说你们没有关系?”

  君初云就很无奈,叹了口气:“你这么说,我都要以为你喜欢他了。”

  女子脸色一变,嘶吼道:“闭嘴!”

  西西正跑回来,被吓了一大跳,眨了眨眼,随即鼓起了勇气,跑到君初云跟前,张开小胳膊,气的脸颊一鼓一鼓的,大声喊道:“不许凶我娘亲!”

  女子愣住,张了张嘴,到底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西西这才小小地“嘘”了一声,小手拍着自己的胸口,顺了顺气,然后转过身抱住了君初云的手:“娘亲你别怕,坏人已经走了。”

  君初云蹲下来,将她抱进怀里,忍不住笑:“娘亲不怕了,西西真勇敢。”

  西西也跟着笑了起来,眉眼弯弯,长睫毛也弯成了一把小扇子,柔弱又漂亮。

  君初云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小包子脸:“西西是最可爱的。”

  西西很骄傲地抬了抬圆润的小下巴,笑眯眯地接受了母亲的称赞,又抱着君初云的手,奶声奶气地撒娇:“因为西西是娘亲生的呀。”

  月离江跟在后面,听到这句话,突然就觉得有一丝丝的不适,难道这其中就没有他的一点功劳吗?

  西西拽着君初云往林子里走:“前面有好漂亮的花花,娘亲咱们一起去看看。”

  “嗯,好。”君初云应下,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跟她说着话,时不时传来一大一小的笑声,让人听了也觉得很快活。

  处理好了这件事,月离江就决定上路,早一点回到太初宗。

  君初云毫无异议,她巴不得赶紧回去呢。起码太初宗要安全多了,护山大阵开了之后,她就可以安心瘫着,不用担心随时都会有月离江的敌人找上门来了。

  午时刚过,他们就到了最近的镇上。

  月离江说道:“今天出发有些晚,而且下个城镇有些远,就先在这边客栈住一晚。这会儿还早,先带西西去街上逛逛,看看有喜欢的东西没。”

  君初云应下,又问:“你不一起吗?”

  月离江受宠若惊,愣了大概有五秒的时间,随即应了下来:“好。”

  镇子很小,地处偏远,没有多少人,来往商客也并不多,只有零零散散的几家店和范围很小的地摊,很快就逛完了。

  西西小小地叹了口气:“娘亲咱们回去吧,这里没有什么新玩具了。”

  君初云点了点头,又安慰道:“明天咱们就能到大城市了,那里肯定很多好玩的,西西就再玩一天旧的,好不好?”

  西西一下子就高兴起来:“那好的吧。”又拍了拍自己的小包包,“旧的也很好,很有趣呀,娘亲不用担心,我没有喜新厌旧。”

  欲盖弥彰的小模样儿还挺可爱。

  君初云弯下腰蹭了蹭她的小包子脸,夸奖道:“娘亲知道,西西又乖又懂事。”

  西西抬起眼对着她笑,张开嘴就要亲她的脸颊,君初云立刻避开了:“不行哦,还没有卸妆呢,吃了会拉肚子。”

  西西嘟着嘴:“这都几天了呀,为什么娘亲你都不洗脸的?”

  君初云好声好气地应下:“等明天,到了新的地方,就去洗干净。”

  西西也没再问,从小到大她已经习惯了,君初云每次出门都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说是为了安全。西西似懂非懂,但也很能够理解这种行为。

  月离江这也才意识到,君初云竟然一直都还是那副伪装的模样儿,心里又有了新的计较。

  既然没什么可逛的,君初云便老老实实待在客栈的小院里,多休息会儿,明天的行程要更长时间。她得养精蓄锐。

  小孩子精力旺盛,大半个下午就没停下,在这附近跑来跑去的。

  月离江不远不近地跟着,君初云也就放心大胆地瘫着了,然后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君初云做了一个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