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17章 第 17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可能是自从见到月离江之后,她起初那个关于是否穿书的疑惑一直徘徊在心头,很多时候,都会不自觉地回忆起前世看过的那些小说,以及还存留在记忆里的,关于月离江的那些传闻。但是她看过的小说真的太多了,又在这世界生活二十年了,早就忘得七七八八了。

  单凭“月离江”这个名字,实在没办法想起来什么。

  但是这一次她梦到的,并不是月离江,而是一个并不认识的、意气风发的年轻男人。她从男人的生活痕迹里,听到了“月离江”这个名字。

  然而,在这个男人的记忆里,月离江已经是死去多年的人了,他存在于世的痕迹,也被刻意消抹掉了。

  画面中,年轻男人正在跟一个长辈一样身份的人说话,断断续续地,君初云只听到前不搭后语的几句话。

  “月离江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耿耿于怀……”

  “早知今日,当初又何必?”

  “他死了,他的至交也几乎是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你到底在顾虑什么?”

  “威望高又如何?总归是死人一个,现在还是个身败名裂的死人。”

  “一个女人而已,你喜欢就留下吧。不会有人知道她的身份的。”

  话音刚落,君初云就看到了一个年轻女孩子正向这边走来,她穿着一身粉嫩嫩的衣衫,脸上蒙着纱巾,遮了半边脸,一双眸子十分好看,眼神清亮,一眼看去就让人觉得,这是个美貌又坚韧的女孩子。

  年轻男人看到她,立刻就走了过去,哪怕看不清他的表情,从步伐和动作里面,也能看得出,满是欢喜和期待。

  然而,并没有出现什么相见欢的画面,在两人靠近的一瞬间,女孩子袖中突然翻出一把匕首,刺了过去……

  “娘亲!”

  君初云猛地惊醒,西西正趴在她身上,眨巴着大眼睛看她,粉嘟嘟的小脸蛋一看就很q弹,很想捏一捏。

  这么想着,君初云的手就不受控制地移到了女儿脸上,果然又软又滑,摸着舒服极了,便也对着她笑了起来:“玩累了?”

  “没有呀,就是看你睡太久了,喊你起床呢。”西西理直气壮,“要不然,晚上就睡不着啦!”

  君初云将抱枕放到脖子后面,将西西抱到自己腿上,看到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也就没让她继续去折腾:“晚饭想吃什么?”

  顾南行正坐在一边,听到她的话,立刻转过头来:“你每天就只关心西西吃什么啊?”

  “要不然呢?小孩子吃饱穿暖玩的开心最重要啊。”君初云一脸莫名其妙。

  顾南行被噎了一下,觉得似乎有点道理,但再一想到这是月离江的女儿,就觉得不大合适,又问道:“西西还没开始读书习字吗?”

  西西很大声地反驳:“学了!西西很聪明的!”

  君初云点点头:“西西学东西很快的,读书习字学了一年多了。一般每天都练习一个时辰的,最近在外面奔波有些累,就每天晚上睡觉前,复习两刻钟。”

  顾南行了然地点了点头,就说嘛,君初云看上去也不像是这么短见的人,不可能不会让西西读书。

  不过,他还是觉得,君初云对孩子太过宠爱了。但这是月离江该关心的事情,他就不发表意见了,免得惹人厌。

  听着两人的对话,西西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儿,主动说道:“娘亲,你陪我写字去吧。”

  君初云愣了一下,立刻笑着应了下来:“好呀。”起身之后,又突然意识到,好像少了个人,便问道顾南行,“月离江呢?”

  “哦,他出去买点东西,顺便安排下明天的行程,让你们这一路上更舒服一些,过会儿就回来了。”

  君初云点了点头:“哦,知道了。”

  回了房间西西就老老实实坐下来,拿着笔像模像样地开始写字。

  君初云忍不住笑,看她写了两页纸之后,说道:“西西已经很厉害了,想玩就多玩一会儿吧,咱们将来也不是要去当教书先生的。”

  西西嘟着嘴,奶声奶气地反驳道:“我才没那么幼稚!阿花婆婆和叔叔都说了,要好好学习,长大了咱们才能过的更好。我又不是小孩子啦,怎么能只想着玩?”

  君初云顿时觉得又幸福又暖心,觉得果然回到太初宗是个正确的选择。她不求西西能活成月离江那样,但若是孩子想要更好,她也不能拖后腿。而且,这个普通人的危险系数格外高的世界,多学点东西总是没错的。

  随即,君初云又想起来刚刚做的那个梦,稀里糊涂的,只有一两个片段不说,还断断续续,唯一的收获,大概就是,她知道自己一直在等待的男主,就是突兀出现被捅了一刀的年轻男人,名字好像是叫许江白?

  君初云听得不太真切,大概是这个音,回头问问月离江好了。

  她更在意的,是捅了男主的那个女孩子,总觉得十分眼熟,而且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她的心绪。哪怕是她捅了对方一刀,君初云也不由自主地担忧,她会不会被报复,会不会被其他人伤害。

  然而,梦醒之后,君初云认真回想了一下,到目前为止,她所熟知的人际关系里面,并没有这个年龄的女子。

  那,或许是,还没来得及认识的人?

  也只能这么想了。君初云很快回过神,目光又转移到了西西的字帖上面,不再自寻烦恼。

  月离江走的并不远,原本是想让暗卫到客栈来汇报的,但是又怕给君初云带来不必要的关注,便去了镇子边缘的村落。

  “华颜宗流落在外的弟子大概三十多人,是被灭门之后就一直在外流落,没有投奔任何宗门,说是要查出被灭门的真相。她们的头领,是东方指月的二弟子,颜琳琳。”

  月离江没作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前几天去袭击宗主的,颜暖韵,与颜琳琳一直关系不大好,虽然也处于这个复仇组织之中,但,她的行动不太配合颜琳琳,两人为这件事吵了好多次了,最近两个多月的时间,双方一直都是分开,各自行动的。”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而且,颜琳琳背后,还有一位高人,在操控着这个组织的行动。很可能,颜暖韵的所有动作,也都在那人的掌控之中。”暗卫说道,“颜暖韵袭击您的这几天,颜琳琳去调查了夫人的全部行踪。”

  月离江顿时了然。

  看似毫不相干的两件事,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然,也太刻意太巧合了。

  甚至,颜暖韵跟颜琳琳眼下的僵硬关系,也是故意做给外面的人看,方便彼此从不同的线索中,去查证当年事情的真相。

  颜暖韵喜欢小孩子,不舍得伤害西西,也不能伤害君初云,这件事可能是真的,但更可能,这是一场特意筹划的阴谋。

  她并没有完全相信君初云从自己这里得到的信息,她需要更深入更持久的消息回传,所以,才故意留下这个破绽,方便以后继续通过西西来从君初云这里拿到更多消息。

  不光光是关于月离江的,还有太初宗的。

  “盯着她们,查出幕后人的身份。”月离江交代。

  “是。”

  “普通的小动作无需理会,先查查华颜宗弟子们,都投奔了哪些门派,分别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有没有人去过这个小渔村。”

  君初云进入到华颜宗之前的行踪,至今仍是毫无进展,月离江觉得仿佛被人刻意抹灭了一样。原本不好奇的,现在也忍不住有几分在意了。

  ——君初云本人毫无问题,这一点他无比确信。但就怕,有什么人已经盯上了她,想要利用她做些什么。

  暗卫立刻应了下来,着手去安排这些事情了。

  月离江回来的时候,带了好几只小动物,交由客栈的后厨处理了,分别给君初云和西西各做了一些吃的。

  母女两人都很高兴,吃的兴高采烈。

  顾南行吃着烤肉,有些狐疑:“你该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君姑娘的事情,才拿好吃的来赔罪的吧?”

  月离江眉目冷清,并不太在意他的话:“什么才算是,对不起她的事情?”

  顾南行:“……算了,不说这个了。——你查找到新的线索了?”

  “稍微有点眉目了。”

  “我倒是听到一些有趣的传闻。”

  月离江偏过头,示意自己在认真听着。

  “东方指月曾去过神魔之间,在向你挑衅之前的一年时间里。”顾南行特意突出了“挑衅”两个字,带着若有似无的嘲笑。

  月离江并不在意,将他所说的时间点记在心里,又回想了一下,那几年发生的事情,他对华颜宗,几乎没有任何印象:“这有问题?”

  “那一年,有弟子从神魔之间历练回来,说是发现了一条不稳定的通道,魔界通往万象界的通道。而东方指月的目的,是你的功体,她得到的那本秘籍,从描述上来说,很像是魔界的功法,不是吗?”

  确实。

  月离江点了点头:“我一直以为,她跟魔界有所联系,但是她死了之后,华颜宗也四分五裂,证据几乎被湮灭,想要查起来太难了。不过,你说的,也未尝不是一个思路。”

  顾南行又说:“你放心,我已经让修为合适的弟子,前去神魔之间了。有消息了会立刻传递回来,你那边要是有合适的人选,也一并去吧,人多了还能相互照应。”

  “好,我通知执事长老。”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