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18章 第 18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一大早,君初云就看到门口停了一辆兽车,装扮得挺豪华,一看就是有钱人的车。

  西西对拉车的神兽更感兴趣,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君初云便抱着她走了过去,让她仔细看清楚。

  这种神兽君初云是没见过的,长得很像马,通体雪白,威武雄壮,连甩尾巴的姿势都格外帅气,但又不是马,比马更好看一些,额头上还长着角,而且形状很奇怪,从根部到顶端,逐渐呈现半透明,不仔细看的话,仿佛只有一半。

  西西好奇地伸出小手,去摸那只角。

  顾南行正好过来,吓得魂都要飞起来了:“别摸——”

  半角兽跟人类并不亲近,甚至说是厌恶也不为过。这是一种初具灵智的物种,智商跟八九岁的孩子差不离,自主意识十分强烈。要不是人类生活的领域内才有它们的食物和进阶所需要的资源,半角兽才不甘愿与人类为伍。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月离江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这只半角兽的幼崽,辛辛苦苦养了许多年,也没能得到个好脸色。

  半角兽并不喜欢被人类触摸。尤其是额上的角,几乎凝聚了它们毕生的修为,说是生命之源也不为过。

  顾南行的心脏顿时跳到了嗓子眼,害怕一眨眼,他们家小闺女肉呼呼的小手就成了半角兽的食物。

  然而,半角兽只是偏了偏头,避开了她的手,然后气哼哼地说道:“摸什么摸?是你的吗?莫挨老子。”

  君初云:“……还挺有个性。”

  西西张大了小嘴:“哇,娘亲,会说话唉。”

  半角兽继续哔哔:“我还不能说话怎么的了?你几岁啊?怎么这么没见识?”

  西西掰着肉呼呼的小爪爪数算了一遍,然后伸出三根嫩嫩的小指头,奶声奶气地回道:“三岁!”

  半角兽:“……艹。”

  他一只快要一百岁的神兽,闲得慌跟一个人类幼崽瞎几把扯淡!

  君初云:“……”

  这只兽好像不太行,还是别让西西跟他一起玩了。

  正说着,月离江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袋子,是半角兽的食物。

  “准备好了吗?那就启程吧。”

  气氛微微有些诡异,但月离江直觉,眼下还是不要问了。

  君初云没有异议,抱着西西准备上车。

  但是西西却不甘心,趴在母亲肩膀上,挥舞着小爪爪,想要撸一把半角兽的脑袋:“娘亲,我可以骑着吗?”

  除了以前村长家里养的小猪猪,她还没有骑过长这么大的兽兽呢。

  半角兽又开始骂骂咧咧:“别以为你是幼崽我就不敢揍你了!我还是处男呢,你凭什么骑我?”

  君初云:“……”

  突然想要找个胶带,把半角兽的嘴给粘起来。

  月离江额角青筋跳跃了两下,伸手按在他的脖颈处:“闭嘴。”

  被抓住了命脉,半角兽委委屈屈地,不得不将后面的说教咽了回去,却仍是小声哔哔:“又不是你的崽,这么凶做什么……”

  月离江:“是我的。”

  半角兽猛地抬头看向他,琉璃般的瞳孔在这一刻格外清澈,明明白白写着“惊讶”和不可置信:“竟然有女人愿意给你生孩子?!她是不是瞎啊!”

  君初云:“……”

  有被冒犯到。

  不过她现在真的好奇,月离江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他的宠物都这么不给他面子。

  月离江正站在兽车前头,掀起帘子想要问问母女俩还需要什么不,就对上了君初云牙疼似的表情。

  微妙地沉默了片刻,月离江主动开口:“食物和水在你右手边的包裹里,其余的东西,若不是急需,就不带了吧?最多三天时间,咱们就能回到太初宗了。”

  君初云点了点头:“我们也没什么需要的了,多谢。”

  两人说话的这会儿功夫,半角兽一直歪头看向这边,端详着君初云,大概确定,这就是人类幼崽的母亲了,看上去也不像是个瞎子啊,怎么会想不开跟黑心怪生崽呢?

  月离江跟君初云说完了话,就又去找顾南行。

  进了马车,西西依然对半角兽念念不忘,扒着身子往外看,问道:“娘亲,真的不能骑吗?”

  “他脾气不好,咱换个吧。”君初云突然想起来昨晚发现的蛋,连忙拿了出来,“等西西把这个孵出来了,就可以骑着飞上天了。”

  “真的吗?这个会飞的吗?”西西眨巴着大眼睛,粉嘟嘟的小脸无比好奇。

  君初云很肯定地点头:“会的,长大了就能飞的可高了。”

  西西顿时心满意足,伸长了小胳膊,努力将巨大的蛋蛋拢进自己怀里。

  看她安静下来,自娱自乐,君初云也打了个哈欠,拍了拍铺的挺厚实的车厢,躺了下来。

  月离江跟顾南行说了几句话,也进来车厢,准备跟君初云多聊几句,掀开帘子就看到她已经咸鱼躺了,便只好闭了嘴,看向西西。

  相处好几天了,月离江也没来得及将小闺女的五官仔细看一遍。

  小闺女长得确实不太像他,但也玉雪可爱,甚至比他见过的大多数同样年纪的孩子,都更漂亮,只不过养的稍微胖了一点,一眼看去,全是娇憨。

  月离江端详着西西的小脸,心里也在重新评价君初云。

  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漂亮的女孩子自然是危险的,哪怕是小孩子也一样,扮丑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西西被他看得有些不高兴。虽然她很想亲近这个人,但是又觉得有些害怕,总觉得他没有想象中那么温柔,她小小的心在这之间不断拉锯,也始终没有想清楚,该怎么做。昨日开始,这人就一直看她,让人觉得毛毛的。

  月离江还在盯着西西看,越看越觉得可爱。

  西西不耐烦了,小眉头皱了起来,鼓起勇气抬起眼也看了过来,小声音里还带着软软的奶香味:“叔叔。”

  月离江微微一震,表情裂开:“……叔——叔?”

  西西并不觉得这个称呼有什么问题,她是有礼貌的好孩子,就算不是很喜欢,但既然对方是娘亲信任的好人,她就会乖乖喊一声“叔叔”。

  “叔叔,你是想趁着娘亲睡着了,跟我说悄悄话吗?”西西抬起眼来看着他,粉嘟嘟的小脸一本正经,“那你说吧,我听着呢。”

  月离江:“……我不是……”

  虽然时间确实紧迫,但告知西西真相也不过几句话的事儿。月离江很怀疑,君初云就是故意的,故意想让他先当几天“叔叔”。

  月离江沉默片刻,想要自己跟西西说来着,但是目光触及那张警惕的小脸,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算了,还是回头再跟君初云说一声吧。

  “西西都喜欢什么?”月离江决定先跟小闺女拉近一下关系。

  西西依然很警惕,长睫毛忽闪了一下,奶声奶气回答:“娘亲呀,西西最喜欢娘亲了。”

  月离江:“……吃的?玩的呢?”

  “娘亲给啥那就吃啥呗,娘亲不让挑食,会长不高的。”西西理直气壮。

  滴水不漏,要不是真的确认这是个三岁还不到的小孩儿,月离江都忍不住要怀疑,这孩子是不是被夺舍了。西西比他想的,还要聪明许多。

  月离江并没有多少跟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也不知道该如何卸除西西对他的防备,便只好先耐下心来,不再东问西问,只看着她一个人安静地玩乐。

  而西西也早就学会了一个人玩耍,她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母亲睡着之后,她就会将这些小玩意儿挨个翻一遍,总能找到想要玩的那个。

  君初云睡得很熟,山路崎岖,半角兽速度又飞快,颠簸了约有两刻钟,君初云却丝毫未受影响。

  西西自己玩了一会儿,也忍不住打起了哈欠,抱着蛋蛋就滚到了君初云身边,往她怀里一钻。君初云也很自然地伸出手,将西西揽了过来,轻拍着她的后背。

  等到西西也睡着了,月离江才伸出手,将中指搭在了君初云的手腕上。体温偏低、内息杂乱、呼吸时轻时重,别说是武者了,这体质,连普通人都不如。看来当年的毒,给她留下不小的后遗症。

  就算没有蛊虫的影响,这样下去,也活不了多久了。

  君初云做了个噩梦,猛地睁开眼,察觉到手腕处的温热,下意识地握了一把,随即意识到这是一双手,而且,不是西西的手,挺大的,比她的还要大。

  脑子里仍旧还迷糊着,君初云却下意识地抓住了这双手,抬眼看过去的瞬间,正对上月离江清冷的眉目。

  “不好意思。”君初云的大脑迅速回神,松开了他的手,摁了摁眉心。

  月离江抽回了手,没作声。

  君初云爬了起来,又给西西垫上小枕头,盖了小被子。

  月离江看着她做一切,熟练又自然,便想到这些事情她应该做过无数次了。

  “干嘛?”一抬眼就看到对方直勾勾盯着自己,君初云有些不大适应,“有话就直说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