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19章 第 19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确实有很多话想说。

  月离江的思绪千回百转,话在嘴边绕了几圈,说出口的却是:“我以为,你不会生下孩子。”

  他对君初云印象不深,却也记得,事情发生后,她被华颜宗的内门弟子嘲讽,即使那时候又瞎又废,她也毫不留情地反驳了回去。那会儿,月离江就觉得,她不是一个会被任意摆布的女子。同为受害者,她心里的怨气,并不亚于自己。

  君初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说起来这个,便也坦白回答:“嗯,如果发现得早,或许不会留下。”

  月离江没太懂:“什么?”

  “逃出来之后,我昏迷了将近半年,再醒来的时候,肚子已经很大了。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我没死,西西也很健康。不过既然我们俩都还活着,那就自然要努力活下去。”

  月离江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他并未觉得奇怪。当初君初云不告而别,他就卜过一卦,对方并无性命之忧,也不会影响到他的后续计划,便没再当回事。

  至于西西,确实是个意外,不论是对他还是对君初云。

  就在这时候,西西翻了个身。

  听到动静,君初云立刻低头去看她,发现闺女依然睡得香甜,正要收回视线,又看到了她腰上系着的小包包,突然就想起来太微宗大师兄的芥子空间。

  “这个,你能帮忙处理一下吗?”

  君初云将当初捡到的储物袋和木牌一块儿拿了出来,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免得夜长梦多。

  月离江接了过来,确实是娄离微的东西,便应了一声:“交给我即可,你不用担心。”

  君初云舒了一口气,又问道:“那,他的芥子空间和里面的符箓药草之类的东西呢?”

  “留着吧,反正也无主。”

  本来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太微宗大张旗鼓,要寻找的只是这个令牌。这是神魔之间的通行证,总共也只有六十枚,分散在不同的宗派手里。

  月离江摩挲着令牌,再次看了西西一眼,心情复杂。

  这枚令牌,月离江已经肖想许久了,虽然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稀罕物,但对太微宗来说,可不一样。太微宗只得八枚,每一枚都称得上是无价之宝。

  更何况,前脚他还在想着,去哪多弄一枚令牌,让他的影卫进入到神魔之间,去查探东方指月死前的行踪。转头,君初云就将这个机会送上门来了。

  君初云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这个副本门票才是对方急急忙忙要找回去的,便问道:“这玩意儿,很珍贵吗?”

  “没有它,就进入不了神魔之间。”

  君初云眨了眨眼,没太懂。

  月离江又耐心解释道:“神魔之间是一个秘境,上次诛魔大战后发现的,如何形成的尚不知晓。但,它其中的历练,对于即将踏入灵境的年轻人,却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顺利通过神魔之间,基本就算是灵境高手了。”

  君初云恍然大悟,这样说来,确实是必须要找回的物件了。

  “那,你要去还给他们吗?”

  月离江垂眼看她:“这不是你给我的吗?我怎么会把别人给我的礼物送出去?”

  君初云:“……”

  真狗啊。

  不过,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她要点回扣也不过分吧?

  君初云想了想,便说道:“我送你这么大一个礼物,你好歹也得给我回个礼吧?”首发..m..

  “你想要什么?”

  君初云犹犹豫豫,又说:“先留着,等我想到了再用,行不?”

  月离江也不甚在意,便应了下来,又说:“那咱们再来说说西西吧。”

  君初云看着他,表示洗耳恭听。

  “这孩子很有主意,才刚刚见面,我一时半会儿无法讨她欢心也正常。但是,你能不能先跟西西讲明白,我是她的父亲?”

  君初云一拍脑门,嘿嘿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忘了。”

  月离江:“……”

  好的,实锤了,你就是故意的。

  “到最近的城镇还需要些时间,能跟我说说,你是因何进入华颜宗的吗?”

  月离江调查过君初云的部分生平,但是这个女孩子实在太不起眼了,最终也只能在宗门的册子上,找到她是何时进入华颜宗的,至于之前的经历,一无所知。不过也是,只是个外门的打杂弟子而已,又刻意扮丑,在美女如云的华颜宗,确实也不值得关注。

  君初云倒也没有隐瞒,她的人生经历实在很简单。出生于一个小渔村,五岁那年父亲出海捕鱼,再也没有回来,母亲很快便支撑不住,不到一年就去世了,她吃着百家饭长大。十七岁那年,村里的成年男人出海,遇上一场大风暴,一个都没能活着回来,大家便认为可能是得罪了哪方神灵。

  “因为我是孤儿,又是村子里最漂亮的适龄女孩子,于是被当做祭品,扔到了神庙。”

  然而,她并没有等到所谓的“神灵”来接她。两天后,因为实在饿到不行,君初云小心翼翼从神庙爬出来找吃的,才得知,村子被灭了。

  “听说是两个高手在附近决斗,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我们村子就没了。”

  月离江:“……”

  君初云又继续说道:“然后我就跟着难民去别处生活,正好遇到华颜宗招杂役,我就想着,起码能吃饱饭吧,便去了。”

  为了避免再次被献祭,君初云便开始刻意扮丑。

  “说来也巧,我在神庙里呆了两天,为了找吃的,将每个角落都翻了一遍,吃的没找到,就翻到一本破破烂烂的书,挺薄的,只有十来页,上面也只有一个功法,能让人存在感变得薄弱。再加上我的化妆术,这几年装丑女也挺成功的。”

  月离江踌躇了片刻,到底也没告诉她,要不是因为她扮丑太成功,也不会被送到自己床上。

  她之所以被选中,就是因为,她是华颜宗最丑的女子,这是当时的华颜宗宗主东方指月对他的报复。

  说起来,真正无辜的人,是君初云才对。

  “既然决定去太初宗了,就没必要这个装扮了吧?”

  君初云也觉得是,一直这个样子,她都要害怕,西西连她真正的相貌都记不得了。

  术法撤去的一瞬间,月离江就明显能够察觉到她的伪装了,若是这个样子,他绝对不会误以为君初云是这副容貌。

  月离江心思微动:“你捡到的那本书,能让我看一眼吗?”

  君初云在芥子空间里扒拉了一会儿,终于翻了出来:“我只能看懂前两页,后面的就不行了,你看看后面的值不值当继续学,最好能给我讲解一下。”

  月离江点了点头:“好。”

  翻完前三页,月离江的表情再次发生了变化:“这是——”

  顾南行也处理完事情追了上来,直接钻进了车厢里,凑到了月离江跟前:“在看什么?”随即也惊叫出声,“这是哪里来的?!”

  月离江没理他,快速将正本书翻看完毕,再次确认道:“真的是从破庙里捡到的?”

  “是啊。”君初云看着两个人的表情,有些狐疑,“该不是什么,绝世不传的秘籍吧?”

  在月离江翻完之后,顾南行一把抢了过来,也从头翻了一遍,然后深吸一口气,抬起眼看向君初云:“破庙在什么地方?能不能带我去扒拉一下?”

  君初云:“……你来晚了,已经没了,被大水冲塌了。——所以,这本破书,上面的术法到底是什么?”

  “一个已经失传快要五百年的术法,分神化体之术。”

  君初云很头秃:“分神化体术,跟存在感薄弱,有什么关系?难道我前两页也理解错了?”

  “这倒没有。”月离江解释道,“既然需要分神化体,那就表示,本人不方便出面。所以,这个功法的第一步,就是淡化本人的所有特征,你理解的一点都没错,这一步你也已经修习到了极致。如果不是赵娘那会儿露出了破绽,我可能到现在也不会发觉,你是伪装。”

  君初云松了一口气,既然没有练错,那就不存在走火入魔了。

  “后面的呢?能不能教教我?等我学会了,这册子就归你了。”君初云跃跃欲试,这可是行走江湖最好用的技能啊,对她这种咸鱼尤其适用。

  月离江看着她,很无情地说道:“你的修为练不了后面的,第二阶段,需要武境六阶以上;最后一个阶段,则是灵境高手才能修习。”

  君初云叹气:“唉!”连秘籍都歧视咸鱼。

  顾南行也看完了,恋恋不舍地将册子还了回来,瞅着月离江,欲又止。

  后者假装没看到,视线又移到了小闺女脸上。

  西西翻了个身,小手下意识地去抓身边的人,却什么都没抓到,顿时惊醒,小奶音里带着颤巍巍的哭腔:“娘亲~”

  君初云立刻转过身,将她抱了起来,轻拍着她的后背:“在呢在呢。”

  西西便又迷迷糊糊地继续睡了,小手还紧紧抓着她的衣衫。

  月离江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垂下眉眼,掩去眸中思绪。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