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21章 第 21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月离江正看着她,不动声色地挪动了半步,借着去抱西西的动作,将君初云和许江白隔离开来,然后推着她走到了座位边上:“我点了几样简单的菜品,你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一了。”

  君初云猛地回过神来,从善如流地坐了下来,跟少年打了声招呼。

  许江白有些腼腆,小声地喊了一句“夫人”,便不再多,抿着唇站在那里。

  西西站在君初云旁边的椅子上,对桌面上的茶具很感兴趣,将附近三个茶杯都收拢到自己手边,翻来覆去地看。

  君初云稳住心神,一遍遍地告诫自己,要冷静,或许只是重名呢,主角团的人,她到现在也没有听说第二个,更别说见到了。而且许江白这明显一副害羞小少年的模样儿,跟书里面叱咤风云的男主,完全不搭。推荐阅读sm..s..

  这么想着,君初云就有些放心了,压下心里的各种疑惑和不安,将注意力转移到西西身上去了。

  许江白并没有留下来吃饭,只待了一会儿便告辞了。

  君初云忍不住舒了一口气,心里的担忧始终没有变少。

  饭菜已经摆上桌了,西西闻着香味,感觉小肚子叫的更欢了:“好多好吃的呀。”

  顾南行立刻热情地问道小姑娘:“西西想吃什么呀?叔叔给你夹好不好?”

  西西立刻拒绝了:“不要,娘亲同意了才能吃。”然后转头看向君初云,“娘亲,咱们吃哪个呀?”

  君初云还在沉思中,手里拿着筷子,却没有任何动作。

  西西拍了拍桌子,不大高兴:“娘亲,你为什么又不理我?”

  君初云立刻回过神来,好声好气地安抚:“对不起,是娘亲错了。——西西想吃什么?”

  西西伸出小爪爪,指着顾南行跟前的那盘蘑菇:“那个,看上去很好吃呀。”

  君初云看了一眼,有辣椒,便先尝了一口,也还好,便用茶水过了一遍,递到她嘴边:“尝尝看?”

  西西立刻一口咬了下去,然后眯着眼笑了起来。

  君初云也跟着笑:“好不好吃?”

  西西点了点头。

  顾南行立刻将盘子端了起来,问道:“先用水冲洗一遍?”

  “别别别,不用这么浪费,西西吃的少,两口就不要了。”君初云立刻拒绝了,“我来就行,你们吃你们的。”

  月离江也没吃几口,他本来就不饿,也早已经很多年都不吃这些东西了,从头到尾,眼角的余光都在盯着母女俩。

  恢复原本的面貌之后,就能很轻易地看出来,西西长得像母亲,眉眼和嘴巴格外像,就算还是个粉嫩嫩的小肉团子,一眼看过去,也会让人觉得,这就是君初云的幼年版。也就显得更加不像他了。

  君初云也确实没有说谎,就是因为太漂亮了,她才会被村民献祭。这样的容貌,别说是一个偏远的小渔村,就算是在美女如云的华颜宗,也独树一帜。就算是到了当年的宗主东方指月——昔年万象界第一美人的跟前,也未必就落下乘。

  西西一边玩一边吃,大半个小时才算是吃饱。离开包厢之前,还非要带着那三个茶杯。

  君初云正要劝一劝,月离江却制止了:“无妨,她喜欢就带着吧,我去跟店家买下来。”

  顾南行也说:“不值几个钱,别在意。”

  君初云欲又止,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她们母女也不缺钱,但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拿,出门在外,还是谨慎点好。

  不过又想起来,西西自出生到现在,也没怎么见到过外面的世界,君初云便又闭嘴了,带西西去看外面小商贩卖的小玩意儿了。

  母女俩在街上玩儿,月离江便坐在窗口的位置喝茶,一边盯着外头的动静。

  顾南行也循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却是问道:“你徒弟还是不肯回去吗?”

  月离江“嗯”了一声,却不肯多做解释。

  顾南行也不在意,只道:“宗主常年不在,代宗主威望不够,这样下去,迟早出大乱子。”

  “他不是小孩子了。”

  顾南行看了过来:“意思就是,你们师徒俩,都各有打算咯?”

  “我的目的,一向明确。”月离江声音清冷。

  顾南行看着他,眼前的人,仿佛从未变过,却也已变了太多。不知道是那些年积攒下来的威望太盛,还是这副外表太具有欺骗性,从始至终,也无一人愿意相信,那些事件,竟然是出自月离江之手——他也一样。

  不过却也庆幸,既然无人知晓,现在收手,尚且不晚。

  “西西天真可爱,聪慧过人,君姑娘也貌美温柔,你——”顾南行叹了口气,并不觉得这些话能够轻易改变他的决定,但是作为好友,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

  月离江没动,表情冷淡:“你想说什么?”

  “你总该给她们留条后路。”

  “我会。”

  顾南行不死心,继续戳他肺管子:“你要是真的在意,就不会拿她们母女的消息去设计太微宗。”

  “不会有事。”

  顾南行冷笑,还就跟他杠上了:“不出意外当然不会有事,但是就你这运气?你哪来的自信?”

  月离江摁了摁眉心:“结果就摆在眼前,一切都很好,你为什么非要追究没有发生的事情?”

  “这话你也就骗骗许江白了,还想骗我?”说起来顾南行就一肚子的气,恨得咬牙却又无处发泄,语气忍不住就激动起来,“是,你不知道蛊虫的存在,只是觉得君初云功体低微、身体虚弱,便在她身上下了蝶翼粉,伪装中毒迹象,好让太微宗早点放人。”

  “没有蛊虫的存在,一切都无伤大雅,我也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太微宗有备而来,必定狮子大开口,咱们也确实没必要如了他们的愿。但是你看看你的运气,蝶翼粉将蛊虫激活,差点要了她的命!你就没想过,君初云死了,真的也无所谓吗?”

  那,当然不是的。

  月离江沉默着,没有作声。

  发泄出来之后,顾南行也冷静下来了,叹口气说道:“起码,在她们母女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之前,别再将她们牵扯进去了。”

  月离江眉目不动,淡淡地“嗯”了一声。

  顾南行被他这副死人样激的差点就要跳起来,随即又冷静下来,算了,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相信,总会出现转机。

  西西玩累了回到房间,趴在床上迫不及待就要给娘亲看那三个杯子。

  君初云问道:“街上卖的不比这好看吗?”

  西西眨巴着大眼睛:“不一样呀,这个会动的。”

  君初云愣了一下,看着放到了床上的三个白瓷杯,明明就是很普通的杯子,样式普通,连雕饰也显得有些廉价。

  但当它们动起来的时候,突然就变得不一样了。平凡无奇的白瓷杯,突然就变得通体透明,仿佛上好的白色软玉,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更是折射出不同颜色的光圈,看着绚丽极了。偏偏这瓷杯动作也慢悠悠的,像一只乌龟似的,它身上的每一分色彩,就看的更加清晰了。

  君初云目瞪口呆:“……茶杯也能成精了吗?”

  西西可骄傲了:“是不是很可爱?”

  君初云笑着捏了捏她的小包子脸,正要开口,就听到了敲门声,走过去两步问道:“谁呀?”

  “夫人,是我,许江白。”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