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第24章 第 24 章

小说:天道亲闺女三岁半 作者:子书猫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君初云站在窗前看着半角兽的身影越来越小,很快就变成圆月下的一个光点,便也不再费劲去看,转身去找月离江。

  飞到高处,往下看的时候,所有的建筑物都变成了蚂蚁般大小,半角兽这才放心跟西西八卦。

  “黑心怪——不是,你爹爹,是怎么娶到你娘亲的?”

  西西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小脸上一片迷茫:“没有娶呀?”

  半角兽突然就想起来了,小崽崽一直跟母亲生活,这才头一回见到父亲,大概也不了解正常家庭是怎么婚嫁的,便又换了个问法。

  “以后要跟爹爹在一起了,你喜欢吗?”

  听说人类幼崽对人性的善恶格外敏感,黑心怪的心都黑透了,应该瞒不过幼崽的吧?

  西西叹气:“我喜欢不喜欢有什么用啊?娘亲喜欢就行了呗。”

  半角兽很惊讶:“你娘亲喜欢他?”

  这世上还有人能喜欢黑心怪?!是生活过得太舒坦了想要找点刺激,还是觉得她能比黑心怪更黑心啊?

  “娘亲舍不得他的脸。”西西也很忧愁,但那张脸真的很好看,就算是天下第一可爱的西西,也不能否认这一点。

  半角兽愣了一瞬,随即叹息:“嗨,长的好看就是很具有欺骗性,让人意识不到他的本性,这也不怪你娘亲。”

  西西点头表示赞同,很大度地说道:“嗯,娘亲喜欢那就忍忍吧。等西西长大了,就换个更好看的爹爹,娘亲就不喜欢他了。”

  半角兽扭过头,震惊地看着人类幼崽,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这都敢想?!信不信黑心怪把你头给拧下来?!

  郢路远刚坐下,跟月离江客套了几句,正斟酌着要如何进入主题,坐在对面的月离江冷不丁就打了个喷嚏。

  郢路远:“……”

  月离江不甚在意,假装没事儿人似的,抬手倒了一杯茶,推到对方跟前:“前辈有话还请直说。”

  郢路远张了张嘴,欲又止。

  他倒是想直说,就怕对方记仇,以后再无相谈的可能性。这事儿太初宗又没少干,月离江谦谦君子,自然不会亲自动手,但他一句话,太初宗的小崽子们,就争先恐后来找事儿了。

  月离江头一回感觉到了不耐烦。他大约能够明白,顾南行说的“对着一张老脸能有什么兴致”这种很没礼貌的话了。

  郢路远白发苍苍,面上也多了几道皱纹,眸子里却依旧精光闪烁,乍一看去,跟他确实不是同龄人。事实也确实如此,他曾是师尊昔年挚友,年纪也比他大了将近两百岁。要不是看在长辈的面子上,月离江其实也不愿意搭理他。

  除去私人恩怨,郢路远斤斤计较、自私自利、鼠目寸光的行径,也让月离江极度不适应。或者说,这些老东西们的行事风格,都让他几欲窒息。

  月离江沉默不语,郢路远也在思考着该从哪方面入手,才不会踢到铁板。

  要不是这次跟随月离江前来分宗的人是褚英,他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紫微星剑已经不在太初宗了。一想起来这件事,郢路远就想骂娘。

  好歹紫微星剑也是他们太微宗的东西吧?你赢到了手你随便用,他们太微宗没有任何意见,但是赠人之前能不能优先考虑一下原主人?太初宗看不上紫微星剑,转赠后辈,也无可厚非,但送给了太真宗就特么离谱。

  季真阳剑术高超,天资卓越,难道娄离微就差了?

  不能再想了,越想越生气,郢路远握着茶杯,差一点儿就要忍不住给捏碎了,又生生遏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快速平复好心情,面上带着慈祥的微笑,开口道:“能帮上贵宗夫人和少宗主,是太微宗的福气,月宗主也太客套了。好歹咱们也曾是一家人,又何须算计的这么清楚?”

  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来一个储物袋,推到了月离江跟前。

  这是褚英带过去,给太微宗的谢礼。

  月离江丝毫不意外,淡淡回道:“本该如此,前辈无需觉得受之有愧。”

  郢路远差点就要骂出口,我愧你个头!要不是为了紫微星剑,他怎么可能把这些东西还回去?!少说里面也有好几种珍稀药植,找都不好找的那种,全靠个人运气,就算是太微宗,也没多少库存,送回来他也肉疼啊。

  但是,君初云在分宗大病一场,他们太微宗没帮上忙不说,还收下这么多东西,回头别说要回紫微星剑了,就是日后见了月离江,他都得矮人一头。

  这事儿给闹的……

  郢路远无比糟心,再次整理好心情,也不绕弯子了,直接说道:“咱们两宗情谊本就非比寻常,见到了月宗主的家人,自然要好生招待,谢礼就太见外了。”

  月离江也没再坚持:“如此,多谢前辈。”

  “还有一事,想要跟贤侄商议一下。”

  月离江不动如松:“前辈请说。”

  “紫微星剑,如今可是在太真宗?”

  “十多年前,我赠剑之时,季真阳尚是一名游侠。”

  这一点郢路远自然是知晓的,在拿到紫微星剑大约三年后,季真阳遇见了太真宗的剑阁长老,两人把酒欢,成为忘年交,季真阳这才拜入太真宗。

  月离江又说:“我听闻,季真阳遇到何长老,是在天丛林。”

  郢路远一愣,心里暗骂一声,看来想从月离江这里入手,拿回紫微星剑再无希望了。他再怎么多疑,也没办法将这事儿推脱到月离江身上。

  首先,十年前月离江不可能预料到十年后会出现这些事情;其次,季真阳入太真宗的方式,也是无法操控的。那老怪物油盐不进,不贪杯也不好色,剑术已臻至顶峰,对剑也早已兴致缺缺,讨他欢心这事儿全靠运气,而且,谁也没想到,他会去天丛林。首发..m..

  ——毕竟,那地方对老怪物来说,埋葬了太多东西,是他毕生之耻,也是他毕生之念。

  郢路远失魂落魄地走了。

  月离江目送他离开,眸色微闪,却也只是一瞬之间,就恢复了原样,抬眼看向窗外,果不其然,就看到了自家的兽,正在夜空中遨游,背上似乎还有别的什么——是西西。

  月离江:“……”

  他该说,不愧是自家最可爱的崽吗?连最难搞的半角兽,都没能拒绝小包子脸的诱惑。这几十年来,太初宗的每一个弟子幼年时候都曾有过一个梦想,就是乘坐在半角兽背上,翱翔天际,然而,并无一人能完成这个梦想。

  想到西西这么快就征服了半角兽,月离江也忍不住与荣有焉。

  然而,再想到这只兽的口无遮拦,月离江又抬起手来摁了摁眉心,希望一崽一兽不要谈论什么高端话题才好。毕竟西西正是有样学样的时候,他可不希望软乎乎的小闺女变成半角兽这种德性。

  然而,半角兽与它的主人并不能灵犀相通,依然在跟西西吐苦水,咒骂他丝毫不人道的主人。

  “他捡我回去,把我养大是理所当然的吧?可是每次吃饭,我都得干活儿才能换到食物。从小到大,就没有过得比我更苦的神兽了。有时候我都恨不能,没有被他捡到,唉……”

  “你看现在,我都快要化形了,需要很多的灵草和灵力,可是我不拉车他就不给我,这么恶劣,简直令人发指!”

  西西发出了灵魂质问:“你就不能打他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