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德女神 第1章 晋江独发

小说:恶德女神 作者:一生一花竹 更新时间:2021-02-26 01:3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男孩可以玩什么?

  青蛙、蜗牛,还有小狗的尾巴。

  女孩可以玩什么?

  砂糖、平底锅等等的好东西。

  那我呢?我可以玩什么?

  可以玩很恐怖的游戏喔![注1]”

  你坐在树上晃荡着腿,胡乱哼唱着童谣。

  目光穿过婆娑树影遗留下的缝隙,瞭望到从研究所内追赶出来的敌人离这边越来越近,你停止了哼歌,朝那边已经发现了你故意留下的踪迹的笨蛋们挥了挥手。

  “烟花表演开始啦~”

  女孩子白嫩的手指一动,按下了引爆器的红色按钮。

  嘣——!!!

  轰然一声巨响,专注的视线被一片灼热耀眼的火光占据,犹如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接二连三响起的大爆炸吞噬了那些发现异常惊慌逃窜的敌人。

  您已获得成就:炸弹爱好者

  该成就奖励:您放置的炸弹一定不会落空

  你从树上轻盈跃下,裙摆翩然,稳稳落地。

  炸翻了彭格列旗下的秘密研究所,你想做的事第一件事就是去外面的世界逛逛,好好给自己找点乐子。虽然从在培养皿里出生起就被当做人形兵器残酷训练到现在,不过你对彭格列却没有什么报复心理。

  毕竟在造神计划中代号“零一”的人形兵器被培养出的强大实力,确实是彭格列带给你的。

  忽然,你右手握拳捶在左手掌心:“对了,我需要给自己起个名字。”

  尽管你在实验室里的所作所为不像个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但你依然喜欢伪装成正常人。

  正常人都有名字,你也应该有自己的名字。

  你拿下挂在脖子上的工作牌,工作牌上面的照片是个很美丽的黑发女人。这种特殊材质的工作牌是进出研究所的重要凭证,你只不过故作懵懂叫了那个前段时间不幸流产失去孩子的女研究员几声妈妈,对方就心甘情愿的为你逃出研究所的计划添砖加瓦。

  连这身训练服之外的便装,都是对方偷偷为你带进来的。

  “森喜美子。”小手若有若无地在照片上的黑发女人脸颊上摩挲了一下,你缓缓念出工作牌主人的名字,“那我就叫森零。”

  极其随意且任性的,你敲定了自己今后在世间行走的名字。

  森零。

  存了个档,你收起工作牌,正要离开这里。

  你的脚步突然顿住了。

  一股危机感带来的冷意从背脊迅速往上攀爬,直蹿天灵盖。

  “嘭”一声巨大的枪响!

  检测到玩家已死亡,自动读取就近存档位。

  ……

  巴特雷???

  你还记得自己整个人被重型狙击□□打成两半的感觉,那一瞬间的死亡快速得你根本没体验到疼痛。

  □□比枪声还快,还未听到枪声,就已经被击中了。

  你只是个七岁的小孩子啊!至于吗至于吗?

  你手里拿着工作牌,直接在草地上一个滚翻,震耳欲聋的枪响后,你刚才站着的位置平地炸开一个大坑,土壤横飞。一击未中,从身后袭来的枪声没有丝毫停顿,似乎早已预判到了你的行动,紧接着又是接连不断的巨大枪响,你周边的树木纷纷倒塌,直接朝你砸了下来。

  你没有再试图逃生,任由自己被倒塌的树木压住。

  狙击手外的另一个刺客显得极为谨慎,从距离你400米左右的草丛中现身,在上前查看你是否真正死亡之前,直接扔了两个手榴弹过来。

  对方在丢之前就已经拔掉保险等待了三秒,确定不会给你时间把手榴弹丢回来。

  你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平静地看着准确落到你身边的手榴弹滋出了火花。

  检测到玩家已死亡,自动读取就近存档位。

  ……

  反复去世n次后,你以极其不可思议的风骚走位,灵敏地躲过了狙击手的第一波攻击,在大脑中迅速构建出这片区域的地图,勾画了最优逃生路线,朝西北方向的后山疾跑。

  踩到了对方提前埋好的压发式防步兵地雷,引起了连锁反应,你炸了。

  检测到玩家已死亡,自动读取就近存档位。

  ……

  吸取教训换了第二优先的逃生路线,在脚上触碰到绊线的那一刻,你抬头望天,知道自己又要炸了。

  检测到玩家已死亡,自动读取就近存档位。

  ……

  你放弃了和藏匿在暗处的两名敌人死磕,读了刚在森喜美子的配合下从通风口逃离实验室的档,拿了把锋利的手术刀,然后熟练的用从某个研究员身上摸来的手机黑进地下武器库,在设置爆破机关前顺走了两枚微型炸弹。

  没有重复之前的操作挑衅的直接从大门离开研究所,你从充满了刺鼻化学气体的下水道逃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打量周围的环境,和最初看过的地图相对应,判断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你被截杀时所在的位置位于研究所正前方1200米左右的树林,敌方狙击手所使用的巴特勒有效射程为1500米~2000米,□□从你身后右斜方袭来,树林那边适合高台狙击的位置……

  基本锁定了狙击手所在的位置,你开始了行动,期间大脑飞速运转着。

  第一,这两位敌人很熟悉你的行事风格,应对你的经验丰富,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做什么反应,甚至能预判到你的逃生路线,提前做好了准备。而你确定自己没有和对方打过交道。

  第二,他们以杀死你为目的,不计得失,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你丝毫不怀疑他们如果有机会,会不会宁愿和你同归于尽也要干掉你。

  第三,他们的经历过严格到苛刻的训练,武器装备都是为了对付你特制的,与你极大程度并非私人仇怨,而是背后有一个庞大的组织为他们提供武器装备和训练,专门培养杀手来刺杀你。

  第四,他们动手的时机非常有趣,掐时间掐得非常精准,就好像知道了你的下一步计划似的。明明你的逃离行动只有你和森喜美子知道,甚至森喜美子只知道你计划的一部分,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有趣,太有趣了。

  如果真是你所猜测的那样的话……你不禁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存了个档,你极为小心地绕过那些陷阱,屏住呼吸,来到果然匍匐在这里架着巴特雷就等你出来的狙击手身后,甚至心跳声也放缓到微不可闻的程度。

  “在等我吗?”

  手起,刀落。

  被从背后直接割断了三分之一脖子的狙击手甚至没能发出一声惨叫。

  鲜血如喷泉般涌现。

  因为注意力高度集中而绷紧的手指没能在临死前扣动扳机向同伴发出信号。

  “啊嘞,我不认识你呀。”

  一次成功的你过去检查尸体,把对方朝地的头翻过来,剥了头盔看他的面貌,在记忆里搜索了一圈,对这个人毫无印象。

  后知后觉的感到不妙,你低头看自己的双手。

  不祥的黑色细线钻进你触碰到尸体皮肤的手指,迅速从手部的脉搏扩散到全身。

  检测到玩家已死亡,自动读取就近存档位。

  ……

  还能在自己身上下毒,学到了。

  这次你在那个狙击手所在的高台附近设置了微型炸弹,然后卡着不让对方察觉异样的时间,赶到另一个埋伏着的敌人附近,直接把微型炸弹扔了过去,立刻按下引爆器的按钮。

  顷刻间血肉横飞,弹片飞溅。

  “boom!”

  你捂住耳朵,用嘴模拟着炸弹爆炸的声音,像是看到了什么感兴趣的画面,绯红色的眼睛亮晶晶的。

  外面的世界果然很有趣,才刚到外面就遇到这么有趣的事。

  你蹲在一具新鲜出炉、毫无体貌特征的尸体前,拿起了手术刀,语气轻挑:“让我看看,是哪位小可爱从未来穿越回来刺杀我~”

  注入了异能力的锋利手术刀划开把躯体保护得好好的装备,逐渐让此人露出了真容。

  居然和那个狙击手长得一模一样。

  未来的你一定是个厉害的坏人,令他人如此忌惮。你挑眉,未免再次重度,你小心的用手术刀剥下了这具尸体容易接触到的皮肤,然后寻找线索。

  没有随身携带可以证明身份的物件。十指的指纹磨平,体表没有疤痕。

  整过容,磨骨改变脸部骨象,相貌没有任何特征。

  第五趾有3个趾骨,大概率是欧洲人。大脚趾与其他四趾间距较宽,常年居于日本。

  你的手术刀更加深入,切开肌肉,直达骨骼。

  耻骨联合面嵴沟明显,顶部结构仍可见,后缘大部分形成,前缘开始部分形成,周缘逐渐形成。尸体年龄大概在23-26岁。

  你剖开此人的胃,让游戏系统去鉴定那些黏糊糊的消化物。

  开始解析物质信息——

  [波尔多葡萄酒液]:来自拉菲酒庄,有市无价的珍藏品。

  [半消化状态的意面]:厨师的手艺很好,但现在不会有人想要吃它的。

  [一团鹅肝]:它现在的样子很难令人想象这是顶级的法国鹅肝。

  [菌类的残渣]:意大利皮德蒙特出产的白松露。

  ……

  ……

  你若有所思。

  彭格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