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德女神 第10章 晋江独发

小说:恶德女神 作者:一生一花竹 更新时间:2021-02-26 01:3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深夜,一家由小型黑手党家族掌控的夜店灯火迷离,光怪陆离。

  播放着劲爆音乐的舞台上,衣着暴露的脱衣舞娘正在进行性感的表演,不断向台下抛媚眼,引得无数客人轻佻地吹起了口哨,往台上扔小费。

  你看得津津有味,拿一张500面额的欧元折成了一架紫色的纸飞机,向舞台上的美女扔了过去。

  瞥见飞过自己身旁的是张紫钞,舞娘眼疾手快地接住,一把塞进大码胸衣里,单手扶着钢管转了个圈,扭着水蛇腰,朝你这边的方向抛了个飞吻。

  落在舞台上的小费可不是她能拿的,像她这种底层的脱衣舞娘每个月的工资不过2000欧元,你明确扔给她的500欧对她来说是很大一笔格外收入了。

  你轻佻地回了个飞吻,博得美人一笑。

  大家都是出来讨生活的,谁比谁高贵。反正你不讨厌努力对待生活的人。

  你讨厌的是碌碌无为浪费生命的庸人,讨厌的是抱怨一切却从不努力的废人,讨厌的是既当表子又立牌坊的虚伪之人。

  用幻术伪装成一个相貌凶恶的成年男人的六道骸坐在你旁边,看都懒得看你这幅色令智昏的样子一眼。

  周围已经有人认出这桌这个身穿棒球服跟短裤,头戴黑色棒球帽的金发女人就是被警方通缉的银行抢劫犯。

  一个醉汉被酒肉朋友们怂恿,一边打着酒嗝,一边朝你们这边走来,脚步虚浮,一身酒臭气:“嘿!……嗝!索菲娅小姐,过来、嗝!和我们一起玩玩吧!”

  醉汉充满血丝的眼睛不断往你最明显的女性特征部位瞟,那双咸猪手已经控制不住来摸你的手占便宜了。

  你瞥他一眼,准确判断出这是个人渣+赌徒,站起来抄起桌子上一个葡萄酒瓶砸向醉汉的头。

  嘭!

  酒瓶应声而碎。脑袋被开了瓢的酒鬼倒在地上,抱着凹陷下去鲜血淋漓的头发出凄厉的惨叫。

  在一旁看热闹的六道骸被你简单粗暴的手段惊到了。

  嘈杂的舞厅顿时安静了下来,怂恿醉汉过来闹事的那些人高马大的男人撸起袖子站了起来,眼神凶恶。

  你扛着事先藏好的棒球棍,轻蔑一笑,朝他们勾勾手指:“来啊,不是说要一起玩?”

  一群渣滓!

  仗着己方人多,那群人向你冲来,本来夜总会为了避免客人间的冲突,在进场时每个人身上的武器都是经过搜查暂时扣留的,可谁还没点儿自保的手段。

  看出你是来故意找茬的,就是随便找个场子寻欢作乐的客人纷纷有眼色的快速离场,只剩下闹事的那群人和夜总会匆忙赶来的安保。

  你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掂了掂棒球棍的分量,抡圆了棒球棍挥出去,一棍子打爆了其中一个毒贩的头!

  一时间不堪入耳的骂叫声、求饶声、惨叫声、噼里啪啦的打砸声充斥在整个舞厅。

  你敏锐地在混乱的环境中捕捉到了清脆的装弹声和许多人从楼梯上下来的匆忙脚步声。

  留守后台的黑手党成员也赶到了现场,向天花板鸣枪控制局势。

  敌人在地上躺了一片,你没再继续动手,用棒球棍杵着地,站在那里。

  鲜血顺着线条流畅的棒球棍往下滑落。

  刚才混乱中你被人用啤酒瓶砸中了右胳膊,碎玻璃扎进了肉里,那一下真的很疼。

  左手的手指插.进温热流血的伤口里,你把肌肉里的碎玻璃拔.出来,又拿起杂乱的桌子上一瓶未开封的葡萄酒,在桌子的边缘猛地一磕,葡萄酒瓶的上部分被敲碎,红色的酒液和碎玻璃飞溅。

  你面无表情地将葡萄酒淋在自己右胳膊的伤口上,期间眉头都没皱一下。

  夜总会的负责人出现了。

  刚才在你卖力的时候消失的六道骸也出现了。

  相貌凶恶的男人红色的右眼中浮现出数字“六”,周围拿枪对准凶案现场唯一还站着的你的黑手党成员手里的枪纷纷落在脚边,开始自相残杀。

  一下子控制了整座夜总会大楼的人,即使幻术天赋高如六道骸也不免觉得吃力。

  “kufufu……”

  六道骸捂着眼睛,指缝间溢出鲜血,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喉咙间发出低沉而诡异的笑声。

  少部分被刻意放过给上面的大人们通风报信的安保看到始作俑者这个样子,惊惧不已,不住地嘴里叫嚷着恶魔降临了,一边连滚带爬地逃走。

  没觉得这样的盟友有什么可怕的,你染血的手搭上六道骸的肩膀,察觉他的身体在发抖,明显在压抑着眼睛的疼痛。

  “痛着痛着就习惯了。”

  虽然有说风凉话的嫌疑,不过你还是安慰了他一句。

  六道骸擦去眼角的血污,白了你一眼,深蓝色的左眼里带着深深地嫌弃。

  [六道骸]好感度更新:-20

  咦,原来不是-50吗?

  果然骸口嫌体正,其实内心还是觉得你是个容貌靓丽、温柔体贴又实力强大的三好盟友吧!

  见你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六道骸像是看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立马拍开了你的手。

  [六道骸]好感度更新:-40

  ……行吧,好歹涨了10点。

  你不高兴地撇嘴,坐在桌子上等这个夜总会背后的黑手党家族的主力赶回来。

  既然敢窥伺卡喀亚的基地并采取了行动,就别怪你们先下手为强了。

  用游戏系统的话来形容就是互相偷家。

  只是你们输得起,夜总会背后的小型黑手党家族的首领可输不起。

  你所在的这个夜总会不仅仅是夜总会那么简单,更是一个日进斗金的销金窟和犯罪场所。赌博、酗酒、辣舞、吸毒、性.虐……无数北意大利的法律无法制裁的渣滓在这里挥霍着他们腐败而又奢靡的人生。

  这样的人活在世上有什么意义吗?

  你冷眼看着六道骸控制着后赶来的那一批手持枪械的黑手党自相残杀。

  你很清楚夺取他人生命的行为是错误的,是犯罪,是违背社会公德的。你也不是喜欢杀戮的愉悦犯,但你并不介意用杀戮的手段达成杀鸡儆猴的目的。

  扎根心底的恶之花开始苏醒。

  夜总会大楼的哀嚎声渐渐平息下去,被狂放的重金属音乐盖过。

  卡喀亚组织的成员们到了,每个人手边都放着一把可取用的匕首,各自面前还有一个被幻术控制住无法反抗的敌人。

  你这个人身上的优点不多,说到做到是其中最亮眼的一个。

  今天是这些孩子手染鲜血的日子,是否能赢得你的青睐也全看他们这一次的表现。

  浸泡在血水里的昂贵地毯踩上去异常的黏稠,白色球鞋的底部与地毯相接触时发出的声音尘腻。

  你抱着手,悠闲地走过去,右臂上的伤口早已自动愈合,只留下了一道崭新的疤痕。

  柿本千种和城岛犬不用提,他们是六道骸的追随者,早就有了手染鲜血的觉悟。

  你站在一旁观察。

  不出所料,下手最利索的是橘,人狠话不多,一点不花里胡哨,直接拿起匕首一刀断喉,考完试就木讷地盯着你看。

  其次是名取林檎,他使用的是他的天赋异能。藤蔓从褐发男孩的掌心破出,毒蛇一般蹿向敌人,咬住了敌人暴露在外的脖颈,快速地缠缚上去,直至将人吸干。

  柚木朝月、椋梨朝阳分别排名第三、第四,他俩令你眼前一亮的地方就是懂得打配合弥补双方的不足,虽然两人在力量和技巧方面都不怎么出挑,但一加一的效果还不错。

  排名第五的桃井彦没有用匕首也没有用异能,他似乎很享受生命在他手中流逝的感觉,因此排名靠后也不在意。发现自己的力气不足以掐死一个成年人之后,就直接用手捂住了对方的口鼻,看着敌人一点点的窒息而死。

  第六个完成的平山竹里的异能是影响目标的思维。他似乎在幻术方面有点天赋,引得旁观的六道骸多看了他一眼,放宽了对他面前的敌人的控制,让他顺利促使目标切腹自尽。

  第七个完成的是鹿野杏,一个只看长相精致得像个女孩子的男孩,留着长发,力气是所有人中最小的,却带着一股子狠劲儿,一次割不断敌人的咽喉就两次,两次割不断就三次……直到敌人失血过多而死。

  倒数第二,栗原涉。

  说实话,你对这个孩子的心理素质感到失望。

  亚麻色发丝的男孩低着头,拿着匕首的手还在发抖,这就害怕了?

  “我不会杀人,首领可以来教我吗?”

  总算身体不再发抖了,栗原涉抬起了头,一双黑亮的眼眸熠熠生辉,原来他不是害怕,而且激动!

  你有了点兴趣。

  “我不知道哪里是人体的弱点,不知道该怎样快速地杀死一个人。首领是有义务帮助组织成员变强的吧,请您教导我!”

  栗原涉很聪明,也很懂得抓住机会,就像……最初的你。

  一种荒诞滑稽的感觉袭上心头,你捂着脸,忽然无法抑制的放声大笑。

  不知道自己到底赌对了没有,栗原涉茫然而又恐惧地看着你发疯。

  我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恨……妈妈来教我好不好?

  不要放弃我,抓紧我,救救我!妈妈,救救我!……求你!

  面前明明是在摇尾乞怜、却给人胆大包天感觉的男孩弱小身影,在此刻仿佛与曾经的你的身影重叠。

  “好呀,我教你~”

  你语气轻快,托起栗原涉的下巴,让自己看清他黑色的眼里充斥着的忐忑不安和对力量的渴求。

  “只要被搅了脑子,就算没死又能怎么样?”

  松开手,来到男孩身后,你牵引着他紧握匕首、微微汗湿的手,让锋利的刀尖对准敌人的太阳穴。

  “来吧,我数三二一——刺!”

  连同匕首一起,男孩的手也横穿过了敌人的头颅。

  鲜血和脑浆迸溅。

  栗原涉抽出手,转身呕吐了起来。

  你扔掉沾满血污的匕首,歪了歪头,笑嘻嘻的:“就这还敢求我教导?”

  光说说可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