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德女神 第12章 晋江独发

小说:恶德女神 作者:一生一花竹 更新时间:2021-02-26 01:3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地盘是打下来了,吞并后的具体事宜又成了问题。卡喀亚的核心成员就这么几个,哪里分得出人手出去坐镇,更何况这还是群没长成的小孩子。

  不过,有游戏系统相助,人事管理对你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

  在其他人眼里,你总是能看出那些受雇来的人有什么才能或者天赋,忠诚程度怎么样,从而把他们放在相应的岗位,物尽其用,把组织的地盘打理得井井有条。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六道骸也在不断充实着自己。

  你随时做好了被六道骸背刺的准备,如果他有那个本事的话,卡喀亚让他来当首领又怎么样。

  但六道骸似乎对首领这份累死累活又只能待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的工作并不感兴趣,让你好一阵失望。

  你苦大仇深地盯着桌面上摊开的文件,一手转着笔,一手给慵懒地趴在腿上的猫顺着毛,期待六道骸能搞点事情。

  自从那次在夜总会开大过度使用轮回眼之后,六道骸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笑声固定了下来,kufufu的听着诡异,一看就是个反派二五仔。

  “杏子,你说骸什么时候会造反呢?”

  那样你就有借口先背刺为强了。

  正在给你倒热牛奶的鹿野杏手一抖,手里的杯子差点打翻。

  这个男孩在脱离实验室、逐渐适应了组织的生活之后,一发现自己不适合战斗就果断换了条路,很快找到了自身的定位,努力学习负责组织的后勤工作,还兼职你的生活助理。

  一个愚蠢的人根本不可能在艾斯托拉涅欧不计损耗的实验中活下来。鹿野杏很聪明,知道你和六道骸闹起来,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生活又要见血动荡,犹豫不决想要劝上几句,却又不敢。

  在鹿野杏绞尽脑汁想好两不得罪的词前,你一挥手:“去给我削个苹果过来。”

  为难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何必呢。

  你这样想着,倒是忘了自己现在也是个七岁的小孩子。

  听到首领的吩咐,鹿野杏身体动得比脑子快,立刻放下牛奶壶去拿了苹果削给你,还没想明白你已经跳过了这个话题,提防着你的再次提问,却依然没有深入思考。

  听从命令是一个优秀的实验品应该具备的品质,不需要独立思考,只要听得懂人话就够了。

  身份从“实验品”转换成“人”是需要时间适应的,先前的狠劲也是因为不体现出自身的价值就会被放弃,被放弃就等于去死。

  你眯眼,端详鹿野杏的这幅好模样,发现了很多值得深究的地方。

  比如他的长发,比如他整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除了脸和手一点皮肤都不露出来的异常。

  最初你只是在看,现在你则是在认真观察。

  鹿野杏极为仔细地削着苹果,防止自己手不稳把苹果皮削断。

  他低眉顺眼,柔顺的长发半掩着侧脸,漆黑的发梢软软地搭在未长开的纤巧肩膀上,格外的秀美。

  “把衣服脱了。”

  你不知不觉地托腮,盯着这个男生女相的小孩子。

  鹿野杏猛地抬头看你,那双眼睛也好看,不似橘那样深沉的蓝绿色,而是那种明媚的翠绿,此刻犹如刚浇过水的绿萝葳蕤,带着一份脆弱而又坚韧的美丽。

  你这个人有时候极度自我,想做什么就立即去做,想要什么就一定要搞到手。这双青翠欲滴的眼睛你一看便喜欢上了,只是觉得它待在眼眶里活灵活现的比较美,加上它的主人就是你麾下的人,才没有做什么。

  你眸光潋滟,一双秋水翦瞳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神情别样的天真无邪。

  这份美丽仅仅是表象,谁能猜到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事呢。

  正常来说,像你们这个年龄的小孩子还什么都不懂,偏偏你和鹿野杏全都懂,一个是在哥谭因为看的多了,对那档子事的理解有偏差,见怪不怪。一个是因为亲身经历过,除了恶心和疼痛什么都没感受到。

  鹿野杏手上还握着刀,神色莫名,你以为他会反抗、会愤怒、会哭闹,可是他都没有。

  受过那种伤害的黑发男孩放下刀和削了一半的苹果,他极会审时度势,知道怎么做是自己有好处。他也能忍,只要能活下去,他什么都能忍。

  裹得厚实的外衣层层剥开,犹如翠竹向上生长中、张开掉落的笋壳。

  瘦弱的身体白得像一张纸,实验之外留下的伤疤耻辱地陈列在上面,鞭痕、咬痕、掐痕,瘀伤、刺伤、烟头的烫伤……

  不用他开口多说什么,这些痕迹已经告诉了你全部。

  “好了,穿上吧。”

  满足了无聊的好奇心,你轻描淡写道,表情没有变化,也没有移开眼。

  人一般都有同情心,你知道正常人此时的情感应该怎样表现,你也可以表演出来,但你觉得那样做没有意思。

  鹿野杏抿紧了唇,迅速穿上了衣服,又把自己裹成一个蚕茧。

  那双明媚而翠绿的眸子像已经开裂的水晶,那么的脆弱,稍有不慎就会破碎。

  你向他招手。

  鹿野杏犹豫着,又不好违抗你,一点一点地挪过来。

  “以后不会有人这么对你了。”

  你抬手,捏住了他紧咬的牙关,认真地说。

  “……嗯。”

  鹿野杏被你这么一捏,紧咬的牙齿自然松开,那份坚守的执拗被打散,闷闷地应了一声,绿眸水润。

  见他愣愣地看着你,站着不动,你颇为喜怒无常地冷下脸:“苹果削好了?”

  鹿野杏这才手忙脚乱地去做事。

  腿上的小黑猫似乎不满你对它的忽视,刚好还安静着,现在又闹腾了起来,喵喵直叫,听着真有些吵。

  “森森,安静点。”

  你轻轻一笑,低头对猫说话,捏了捏它尖而柔软的耳朵。像是被碰到什么敏感的地方,这小家伙的叫声停滞一瞬,浑身的气势一泻,喵叫声又变得软绵绵。

  你重新看起了文件。

  你近期给了六道骸一个任务,让他去贫民窟招募一些孤儿充实班底,也该回来了。在贫民窟不存在招不到人这种情况,那里的流浪儿都是给口吃的什么都干。

  正想着六道骸,六道骸本人就到了,很没有礼貌的直接推门进来。

  介于你平时去找他也是这个德行,便没跟他多计较。

  你笑着问:“骸,有什么事?”

  目光却落到对方的手上,注意到他开始戴起了手套,推测出他多半是手上有伤,心里嗤笑,骸再怎么训练体术,这方面也是比不上三岁就开始打熬筋骨的你的。

  你惯是喜欢笑的,生气的时候也笑,高兴的时候也笑,嘲讽的时候也笑。杀人的时候也笑。若是有一天你不笑了,那才是要出大事。

  六道骸也知道这一点,但这并不妨碍他看你的笑容不顺眼,一副被恶心到了的表情。

  “我在贫民窟发现了一个小鬼。”

  再怎么和你两看相厌,正事还是要说的。六道骸简意赅地告诉了你事情的经过。

  简单总结就是他用幻术变了体貌,去贫民窟挑选好苗子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被追杀的小孩子。

  追杀那个孩子的人也是里世界拍的上名号的杀手,只是享受玩弄猎物、看到猎物眼神由希望转变为绝望的乐趣,才让那个小孩子逃到了贫民窟,在生死关头碰巧激发了异能,点燃了橙色的火焰,成功反杀,力竭倒地,然后被六道骸捡了回来。

  你眼神变了:“大空火焰?”

  那个孩子难道就是游戏系统偶尔吐槽时会提到的位面之子,身负主角气运?

  六道骸点头:“他手上戴着指环。”

  这就值得深究了。

  在黑手党界,指环一般作为发动火焰的媒介,拥有指环的黑手党家族肯定不是什么小猫小狗。一个拿着家族首领才能戴的大空属性指环的孩子被追杀到这种地步……到底是什么愁怨?什么等级的敌人?

  你摸着森森光滑黑亮的皮毛,慎重其事道:“我去见他一面。”

  又看向端着一盘切成小块的苹果不知道该不该走、只放自己不存在的鹿野杏:“杏子,你去通知组织所有内部成员在会议室集合。”

  很早你就和六道骸谈过了,事关组织存在的重大决策让成员们也参与进来,进行决策时采取投票制度,首领拥有组织人员一半的票数。

  举例,如果首领投反对票,但投赞成票的成员们加在一起的票数大于投反对票的成员加在一起的票数,决策还是会执行。

  鹿野杏如释重负,放下苹果就走。虽然听不太懂你们在谈什么,但他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多了。

  你又叫住他:“等等,苹果给我。”

  鹿野杏折返回来,把装苹果块的盘子放在你办公桌上,一溜烟儿地跑了。

  你也不着急,兴致勃勃地拿起一块苹果喂猫。

  留意到六道骸一直盯着你看,眼神怪异,你按照自己的思维推测他的想法,眼睛灵动地转了转,忽然明白了什么,随即往桌子上一趴,用胳膊护住了那盘苹果,警告他:

  “都是森森的,你不准吃!”

  六道骸哽住了,恶狠狠地瞪你一眼,谁要和猫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