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德女神 第16章 晋江独发

小说:恶德女神 作者:一生一花竹 更新时间:2021-02-26 01:3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年转瞬即逝。

  这三年来,你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带领卡喀亚吞并其他无特殊背景的小型黑手党组织和家族中度过。

  既然决定要推斯潘兰扎上位,你就不会毫无作为。

  明面上,卡喀亚的首领已经从“千面者索菲娅”过渡成了斯潘兰扎家族唯一的遗孤秋·斯潘兰扎。

  卡喀亚的各种行动打着帮助斯潘兰扎复兴家族的正义旗号,当年那些联手覆灭斯潘兰扎家族的黑手党家族被一一剿灭,借此剪除了不少明暗里的竞争对手。

  无数场实战让组织成员迅速成长起来,其中包括斯潘兰扎。你并未刻意压制他的成长,反而多有锻炼。

  其他知道你锻炼斯潘兰扎的真正原因的组织成员也闭紧了嘴巴,在任务中对斯潘兰扎多有关照。搞得在亲情淡薄的家族里长大、从小被要求负起少主责任、缺少童年和兄弟姐妹陪伴的斯潘兰扎泪眼汪汪,发誓不会背叛组织。也是意外之喜。

  或许是看清了现实,又或许知道只有靠卡喀亚才能为家族复仇,斯潘兰扎不介意被你们当做暴力吞并其他黑手党家族师出有名的借口,也不在意自己是否有真正的首领权利,只是整天对你死缠烂打,嚷嚷着要转正。

  卡喀亚在里世界的影响力迅速而又高调的扩大,不少新兴的黑手党家族都向这位极有可能成为彭格列十代目的斯潘兰扎家族的遗孤递出了橄榄枝,一切仿佛都在按计划进行。

  然而那些真正有底蕴的老牌黑手党家族原本态度暧昧,已经和“除暴安良”的卡喀亚组织有了小部分合作。最近虽然没有撤销合作,但合作态度却不动声色的冷却了下来,让你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三天后,彭格列九代首领找回了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孩子的消息传出,让无数作壁上观者大跌眼镜。手机端sm..

  而且传彭格列九代首领的私生子已经点燃了火焰。

  人算不如天算。

  没有怀疑彭格列九代首领会在黑手党家族极为看重的血脉问题上弄虚作假,你开枪打爆了生命受到威胁、被逼无奈提供情报给你的敌对势力首领的头,把对方喷洒着鲜血倒下的尸体踢到一边。

  一切布局成空。

  既然如此,斯潘兰扎对卡喀亚就没有了利用价值。

  黑色的皮鞋踩着血水,你上前,转身坐在敌对势力首领的宝座上。

  看到延伸至座位底下的脚印,你托着腮,若有所思,指尖无意识的轻点脸颊。

  这三年期间卡喀亚借复兴斯潘兰扎家族的名号拉了不少仇恨,把斯潘兰扎交出去似乎也不错……

  你所在的首领办公室外,枪声、哀嚎声、求饶声不绝于耳。

  办公室的门突然多了几个枪眼,被人从门外大力踹倒,一个淡金色发丝的少年持枪进行了一系列警戒举动,小心翼翼地进门,在看到你时,棕色瞳孔一亮:

  “首领!”

  这家伙还没配枪的时候整天大着胆子缠着你问为什么不让他配枪,你就直接扔了一把枪给他。

  结果这家伙迫不及待的去训练场开枪打靶,当场手腕骨折,嚷嚷着枪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再不肯碰枪。现在怎么又敢持枪了?

  无视了你脚边的尸体,斯潘兰扎走过来,手藏在身后,一副什么消息都没有收到的模样,面露好奇地问:“首领,问出什么了吗?”

  你目光移动到斯潘兰扎身上,忽然笑了笑,答非所问:“以后就别姓斯潘兰扎了,跟着你母家姓九头龙吧。”

  像提前想好了正确答案,斯潘兰扎迅速回答:“那我就叫‘九头龙秋律’!”

  金发少年藏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空空荡荡。你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他貌似藏不下什么东西的袖子,在对方额头冒出冷汗时收回了视线。

  组织成员有各自的自保手段对你这个首领来说是件好事,你又怎么会介意。

  斯潘兰扎,不,现在该叫九头龙秋律了,此人因为自己尴尬的身份,一直很有危机感,平时做事比谁都卖力,快赶得上无欲无求活着就好的橘了。

  作为卡喀亚明面上的首领,九头龙秋律还差得远,连一本君主论就看不懂,只会死记硬背。但作为组织的一员,九头龙秋律无疑是合格的。

  况且,日本那边的九头龙集团,还需要他这个中间人。

  意识到危机过去,九头龙秋律恢复了日常活泼开朗的模样,乐呵呵地凑过来:“首领,趁其他人都不在,我问您个事呗。”

  你给了他一个眼神:“有话直说。”

  “首领,是这样的,自从我来到组织,大家都很关照我,我也很感动,但是……”九头龙秋律委婉地说出了问题所在,眼巴巴地看着你。

  组织成员比他自己还要在乎他的身体状况,让他感动之余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有点好笑,不过鸠占鹊巢计划到现在隐瞒已经没有意义了,就直接告诉他:“你的身体迟早会是我们的,所以大家都对你很客气。”

  不用你们动手,自有利益被触动者会对彭格列九代首领带回来的那个孩子下手。如果那个孩子能力不足被人杀死了,斯潘兰扎未必没有机会。

  选择性地将你话语中的“我们”替换成“我”,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九头龙秋律想歪了,他今年已经满十四岁了,正是对异性想入非非的年龄。

  他扭扭捏捏地说:“如果是首领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你盯着九头龙秋律突然变红的脸,思考一秒,果断揍了他一顿。

  你对性的观念就是两个没穿衣服的人在私密的空间里用各种道具单方面的施虐或者被虐,完全不懂这有什么好让人遐想的。

  九头龙秋律居然想让你对他做那种事,真是不可理喻!

  被你踹翻在地的九头龙秋律鼻青脸肿的,艰难地别过头,不去窥看你的裙下风光。

  衬衫短裙白袜小皮鞋,对青少年的杀伤力还是太大了。

  事实上,意大利注重学生的个性,是没有必须穿校服这一规定的,但是个别私立学校却有学生穿校服这一规定。你这么穿完全为了方便混进个别藏书丰富的私立大学图书馆里看书。

  你抬脚踩在九头龙秋律胸口上,俯身抓住了他的衣领,迫使他直视你:“纠正一下,你的身体具体是被骸预定的。”

  九头龙秋律一脸惊恐:“可是我喜欢女孩子啊!”

  这个时候没想起自己也是女孩子的你嫌弃地松手,任金发少年后脑勺一下子撞在地板上,发出好大一声响:“那你就只有单身到死了。”

  倒也没帮骸解释,自从戴上了雾守指环加强了力量,骸的行踪越发令人捉摸不透了,还经常在会议上公然和你唱反调,这次行动也拒绝到场。让你更乐得在这些小事上让六道骸不痛快。

  九头龙秋律苦着脸,摸着后脑勺慢慢肿起来的大包,从地上爬起来,跟在你身后离开了这个血腥味十足的房间。

  你原本在谨慎地给地上的尸体补刀,也没在意身后有人跟着和前进的路线,走到哪儿算哪儿。

  偶然撞见鹿野杏和城岛犬在角落里谈话,奇怪这两个平时关系冷淡的人为什么会凑到一起,你迅速捂住九头龙秋律的嘴,把人拖到柱子后面偷听。

  “……我是首领眼睛、耳朵,和喉舌,替首领监督众人,聆听大家的想法,传递首领的命令……”

  “这就是鹿野杏……存在的意义。”

  “骸大人有你和柿本千种,而首领有我。”

  鹿野杏的嗓音很有特色,介于男孩和少年之间,此刻颇为雌性莫辨,清脆而又柔美。

  “你这样子,和一条狗有什么区别!”城岛犬的声音压抑着怒气,“要不是骸大人说你没事,我还以为你中首领的幻术了!”

  “我就是首领的狗,首领叫我咬谁我就咬谁!”

  两人不欢而散。

  你放开快被捂死的九头龙秋律,城岛犬和小杏子之间好像有什么你不知道的故事啊……

  九头龙秋律在一旁大口呼吸带着血腥味的空气。

  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鹿野杏绕过柱子,出现在你面前。他长发披肩,气质温柔静娴,细声细气:“首领。”

  你就喜欢他这个调调,踮起脚抬手摸摸他的头:“好狗。”

  鹿野杏倒不会觉得被折辱什么的,跟着你三年,也知道你是什么性子,顺从地低下了头:“汪!”

  这一声狗叫,他学得心甘情愿。

  被逗乐了的你哈哈大笑,恶趣味地下了一个命令:“去吧!去弄到六道骸的凤梨叶子给我,手段不限。”

  鹿野杏认真地点头,似乎不知道其中的风险,乖巧地退下了。

  缓过来的九头龙秋律目瞪口呆。比第一次发现鹿野杏的真实性别时还要吃惊:“他他他!他真去揪骸大人的头发?!”

  潜意识里默认了你说六道骸发型是“凤梨叶子”的形容。

  “不然呢。”你冷哼一声。

  也不知道六道骸是怎么笼络的众人,这次行动主动跟你来的组织核心成员居然只有三个人,让你极为不爽。

  明明约定好的不和你争权夺利,这才几天,又开始阻止你继续对外扩张。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