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德女神 第17章 晋江独发

小说:恶德女神 作者:一生一花竹 更新时间:2021-02-26 01:3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刺眼的闪电劈开漆黑的夜幕,惊雷乍响,暴怒的雨水自.杀式地撞向钢筋铁骨的城市,将整座城市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

  你撑着伞,独自站在雨幕中守株待兔。

  暴雨将这片土地的犯罪痕迹冲刷干净,似乎只要区区一场雨,就能带走所有的罪恶。

  悠然转动伞柄,黑伞边缘的雨滴飞旋着朝四周扩散,你淡定侧头,一振“飞刀”擦着你耳畔的发丝向前飞逝,径直插.在你前方的路灯上,露出半截。

  是一张红白色的扑克牌,大王小丑。

  你平静地转身,面向得到线索前来杀你的敌人,即使早有心理准备,也不免瞳孔一缩,头疼欲裂。

  来者是里世界杀手排行榜榜上有名的人物,臭名昭著的“小丑杰瑞”。

  是杰瑞,不是杰克。

  大脑针扎一样疼,脊柱也在疼,身体每一块骨头都在条件反射般叫嚣着疼痛,痛得要死,你却神经质地笑了起来。

  在疼痛面前必须忍住不哭,所以一定要笑。

  被小丑抓住时要笑,被贝恩打断脊柱骨时要笑,被拷问灵魂时要笑,被水刑折磨时要笑,被自己的替代品嘲讽时要笑,被拼命保护的人质疑立场时要笑,被信任的人理智放弃时更是要笑。

  要笑,不能哭,哭泣是弱者的行为。

  笑得越灿烂,你越能忍受疼痛。

  小丑装扮的敌人被你笑得莫名其妙,却没有忘记杀手的原则,果断抓住时机动了手。

  无法逃离的梦魇近在眼前,你扔掉了伞,笑着迎战。

  记忆是绳索,缢住你的脖颈。

  ……

  你何尝不知道,此小丑非彼小丑。

  真正的小丑绝不会这样苟延残喘的求饶。

  小丑已经死了,和天真浪漫的小伯劳鸟一起被炸死在阿卡姆疯人院。

  从那以后,伯劳鸟活下来的只有躯壳,惩罚罪恶也不是为了惩恶扬善或者伸张正义,而是为了给自己发泄内心暴虐的行为找一个更符合普世价值观的理由。

  小丑,小丑,蝙蝠家族的阴霾。

  他谋杀了你的灵魂。

  那张涂满油彩的滑稽面孔已经被殴打变形,破碎的求饶声断断续续,迸裂的眼眶里溢出带着怨毒的鲜血,被暴雨冲刷着流淌进肮脏的下水道。

  砍点什么吧!杀点什么吧!让他流血!让他付出代价!

  为了永远被困在十岁的那天的伯劳鸟!

  用膝盖顶着对方的胸口,你发出了刺耳的笑声,拿着折刀的右手高高抬起,在对方惊惧的眼神中猛然刺下——

  预料中脑浆飞溅的场景并未出现。

  颤抖的刀尖悬在小丑装扮的男人额头上方,怎么也无法再前进一步。像你从前无数次即将杀死小丑时一样,总会有人来阻止你。

  “不要对失去反抗能力的敌人下手。”

  六道骸沉声道,钳制住了你的手腕。

  看来他这几年的体术没有白练,你甚至有心情调侃他:“这好像不是你的台词。”

  你好像整个人被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被禁锢在死去的躯壳里,一部分正在从腐朽的躯壳深处重新生长出灵魂。

  “杀人可以,杀人泄愤不可以。”六道骸无视你的打岔,严肃地说,“你必须清楚你自己在做什么!”

  你不再笑了,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你是谁?你凭什么管我?”

  六道骸抿唇,似乎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气氛一时僵持不下。

  冰冷的雨水打湿了披散着的银发,顺着你额前凌乱的发丝滴落在浓密的眼睫上。你没有眨眼,仿佛在玩谁先眨眼谁就输了的游戏,任由雨水从脸颊滑下。

  蓝紫色发丝的少年浑身湿透,身姿挺拔,单薄的衬衫紧贴着瘦削的背脊。不知为何,他别开视线,头上平日里翘翘的凤梨叶子恹恹地拉拢下来,发梢垂在肩上,一身学生制服还在往下滴水,裤脚沾了不少泥点。

  他是匆忙赶来的。

  这个发现让你浑身竖起的尖刺变得柔软,眼神也不那么骇人。

  你似乎很久没有和六道骸这样安静的相处了,以前的每次见面都充满了火.药味。

  随着彼此相伴着一天天长大,你看着他从一个柔弱的男孩长成英俊的少年,他也看着你从稚嫩的女孩出落成美丽的少女,只是你们太过熟悉对方,一直没有对彼此的性别有正确的意识。

  察觉被压制住的敌人放手一搏反扑时的异动,在你做出反应之前,三叉戟带起了一道血光。

  你看着小丑装扮的杀手的尸体,终于又笑了,不是因为疼痛。你主动打破沉寂:“你看,这就是心慈手软的后果。”

  暂时屈服于武力,只是因为他们处于劣势,一旦被他们找到脱身的机会,攻守形式就会逆转。

  “我会保护你。”六道骸垂眸,变幻出一把伞,倾斜着为你遮雨,“就像现在这样。”

  你一把挥开他伸向你的手,起身站定:“保护我?你连随叫随到都做不到!”

  提到这个你就气不打一处来,明明约定好的事,到正式执行的时候就不见人影。

  想到这里,你忍着气愤询问游戏系统骸对你的好感度,总不可能三年了还是-20吧?

  [六道骸]好感度更新:60

  你微怔。

  这……游戏系统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检测到玩家疑问,系统自查中——

  自查完毕。系统未出现任何问题或漏洞,请玩家在自己身上寻找问题。

  但问题是,你一点都没觉得自己有问题。

  蓝紫发色的少年手中的三叉戟消散,现场除了一具尸体,只有滂沱的雨声嘈杂。

  六道骸低声道:“我可以。”

  到底你是六道骸生命中第一个不管不顾、强势闯入他对外封闭的世界的女孩子,对你产生特殊的情愫也情有可原,只是现在的你还不怎么明白。

  你不相信在你看来反复无常的骸,但你不会不相信游戏系统的判断,对你60的好感度,已经是可以信任的存在了。

  面对恶意可以迅速回击,面对真诚却不知所措,你强装镇定,故作不屑:“就凭你?”

  大脑乱糟糟的,替对方找了许多理由,比如想利用你、做了对不起组织的事、后面给你挖了坑……可都无法解释现在的情况。

  “先管好你自己吧!”

  无措地丢下这句话,你转身走进雨幕,像是要回避什么,脚步越来越急,最后奔跑了起来。

  六道骸下意识地跟了几步,随即反应过来,握紧了伞柄,指节发白。

  他不明白你最近为什么这么不理智,非要在彭格列十代首领人选竞争最激烈的关键点带领卡喀亚跳出来搞事,明明蛰伏过这个时间段才是最好的时机。这是你们最根本的矛盾。

  只有你自己知道,你等不了最好的时机到来。

  你必须引蛇出洞,主动解决某个问题,否则总有一天埋藏在你心底深处的倒计时中的炸.弹会被引爆。

  漫无目的地向前奔跑,只顾向前奔跑,所有困扰你的故人和往事都随着狂风和暴雨消逝。

  什么阿卡姆?

  什么伯劳鸟?

  什么小丑?

  消失吧,都消失吧!

  情绪逐渐平静下来,你感到喉咙泛起腥甜,雨水那么冷,你的体温却在升高,热血沸腾。

  令你烦恼的今人和现实还纠缠在心里不肯散去。你停了下来,发现自己来到了一条湍急的河边。

  你转头回望,被你远远抛在身后的六道骸还撑着伞站在雨中,似乎在遥遥地望着你离去的方向。

  这雨天下得太急,下得太大,六道骸的面孔被一道雨帘遮挡,看不清楚,逐渐连他的身影也开始变得像雨雾一样模糊。

  汹涌的灼热拥向你,你面向河流,如临汪洋大海,忽然振臂高呼,亦拥住扑面而来的暴雨和狂风:

  “iamthecacia!”

  你想通了,过去怎么样,明天怎么样,未来怎么样,自己开心就好,哪管他洪水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