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德女神 第19章 晋江独发

小说:恶德女神 作者:一生一花竹 更新时间:2021-02-26 01:3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首领,您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

  忽略不了你的注视,批阅着文件的栗原涉心神不宁,面色如常地主动回头看你,疑惑地问。

  “栗子,你觉得柠檬很傻吗?”

  你侧躺在病床上,单手支着头,银色的长发如瀑布激打石潭的雪沫飞溅,从圆润的肩头滑落至枕边。

  其实你并不讨厌坚持原则的人,虽然绪方柠的原则在你看来有点蠢。

  从骸送的果篮里拈起一串漂亮的紫葡萄,你斜睨着栗原涉。

  “没、没有啊。”

  隐约猜到你为什么这么问,栗原涉感觉芒刺在背,声音因为紧张而发颤,不过他一出声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下句话就调整了过来。

  “绪方对我们都很好,像大哥一样。”

  你“哦”了一声,又道:“那就是我很好骗。”

  “我没有这个意思!”

  栗原涉连忙否认,他就是再蠢也意识到你的态度不对了,膝行过来跪在你面前,很是谦卑的低着头。他惯会做此姿态获得他人信任。

  “柠檬曾经顶撞过我,一直想和我缓和关系,但脸皮薄,不知道怎么开口。得到我生病的消息后,你知道自己去取药会被杏子怀疑警惕,干脆就给柠檬出了个主意,让他来给我送药顺便道歉,并借此机会达到你的目的……”

  栗原涉不知不觉随你平淡的声音抬起头。

  绪方柠那个愣头青算是组织里看事情看得比较清的人了,只是太烂好人,没有办法置身事外,每次都在替在他眼里还小的弟弟们善后,哪怕知道自己被利用,也想借此替弟弟承担一部分责任。

  你声音微顿,曲着手臂,纤白的指尖捏着葡萄梗,将那串莹紫的葡萄送到嘴边,微微启唇,咬住顶端的那颗葡萄,舌尖一卷,便吃到了酸甜可口的葡萄。

  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少女初绽的风华便具现化了出来。

  栗原涉愣愣地看着你,似有些失神,想起彼此的身份地位,又忙低下头:“首领……您说笑了,那个时候橘大人也在。我能有什么目的。”

  你吃着葡萄,漫不经心道:

  “橘当时确实在场,不过是你算准了橘出现在训练场的时间,故意制造的目击证人,给你的计划上了一层保险。而且按橘的性子,根本不会关心别人在谈什么。”

  “至于柠檬遇到林檎,则在你意料之中,你知道林檎喜欢研究医药,经常去药品库申请实验用的危险药品。故意让柠檬买苦药就是为了让林檎多问一句,证明这份药物没有问题。”

  “柠檬性格容易纠结,一切准备就绪后一定会来找你再三确认计划是否可行,你就趁机往药里多加了点东西。”

  说到这里,你意味深长地止住了话茬,放下那串葡萄,将葡萄籽吐在掌心,随手丢弃在垃圾桶。

  “我没有毒害首领的想法!我只是、只是想让首领您多休息一会儿……”

  哪想得到你平时表现得对卡喀亚的内务并不上心,其实知道得一清二楚,栗原涉冷汗直流,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

  “然后趁我休息,在需要首领批阅才能施行的文件里动点手脚?杏子主动叫你送文件过来,省了你很多应对吧?是不是觉得老天都在帮你?”

  你很不屑。

  栗原涉拼命摇头,不敢再辩解什么。

  这些年你也不是没有处理过组织的叛徒,你下手都很干脆,基本上都是砍下头挂在基地大门口以儆效尤,不过组织核心成员偶尔犯错你都很宽松。

  但这一次,栗原涉摸不准你的态度。

  沾了葡萄汁的指尖轻点脸颊,你见他确实怕了,便放缓了语气,疑惑道:“难道我给你们的还不够多?”

  哪次出任务得来的钱财或者其他不是叫他们自己分,从来没有强迫他们把东西上交给组织,按理说这三年来他们的小金库应该够他们挥霍了才对。

  这个问题栗原涉倒不假思索:“没有。首领对我们很好。”

  简直没有比你放权给下属放得更爽快的首领了。

  你故意问:“那你和别的组织的人私下接触是为了什么?”

  “我没有背叛组织!”被你此时平静的态度误导,以为你是因为这件事才向他发难,栗原涉明显松了一口气,“我只是想赚点外快……”

  他倒豆子似的把他最近的行动和全盘托出。

  你逐渐皱起了眉。

  日益壮大的卡喀亚不仅自己禁止贩卖毒品,还禁止周边的组织贩卖毒品,北意大利的哪个组织或者黑手党集团敢违背就上门灭了他们,就连地下黑市不允许存在毒品交易。

  明面上有效禁止了毒品的流通,但背地里北意大利的毒品价格却一路飙升,是块人人都眼馋的肥肉。

  仗着自己是卡喀亚的内部成员,栗原涉没能抵挡得住诱惑,偷偷咬了一口禁果,被其中庞大的利润迷昏了头,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从最开始给售卖毒品的商家通风报信,赚取保护费,顺便做中间商收点差价。发展到成为隐秘贩毒链的保护.伞,自己也开始运作北意大利的毒品生意,如今在北意大利一家独大,事业风生水起。

  你听了一会儿,打断栗原涉的忏悔:“还记得卡喀亚的三条行事守则吗?”

  还在暗示可以分五成利润给组织的栗原涉一愣,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回想片刻道:“……不得滥杀无辜,不得欺凌弱小,不得自相残杀。”

  见他还记得,你笑了笑,没把那数额庞大的五成利润放在眼里:“我说过,谁违反了守则,那个人一定会死的很惨。”

  栗原涉在犯事前就研究过规则的漏洞,立即反驳:“我不算违反守则!”

  “栗子,我知道你很聪明,做事也很谨慎。不过呢,我这个人素来眼睛里容不得沙子。”

  你拍了拍手。

  在门外等待的鹿野杏拿着从栗原涉房间里搜查出来的东西进了门。

  更令栗原涉绝望的,是鹿野杏身后跟着的一群组织成员。

  除了只有需要投票的重要会议才会聚集齐的核心成员,还有一些这三年来或招募或慕名而来的组织外围成员们的代表。

  他给自己的生意笼络的那些人手,一个都不在,想来是已经被砍头挂起来风干了。

  绪方柠神色复杂地看着栗原涉,一不发。

  鹿野杏面无表情的上前,把手里的一箱子样品打开,摊在还跪着的栗原涉面前。

  香烟式的,药片、药丸式的,鼻烟壶式的、注射器式的……应有尽有。

  “你今天卖了多少,现在就吃多少。吃完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翻身坐起来,看着那堆东西,眼中毫不掩饰的一片厌恶。

  他死了你都不会原谅他贩毒的行为!比背叛更让你难以忍受!

  栗原涉艰难地说道:“……我会死的。”

  他也见过吸毒的人,知道那些人吸了毒是怎样一副丑陋的模样,所以自己是绝对不会碰毒品的。

  从来没有接触过毒品的人,无论是静脉注.射还是直接吃,这种高纯度的二乙酰吗啡、这么大的量,对他来说是必死无疑的剧毒。

  栗原涉转头卑微地看了身后的同僚一圈,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为他求情,就连在他看来最圣父心肠的绪方柠也没有。

  咬了咬牙,他一把抓起保险箱里的一个注射器,右手不停地颤抖着,对着自己左边胳膊上的静脉,怎么也扎不下去。

  “怕了?怕了才好。”见栗原涉汗如雨下,你冷笑,“你该庆幸我是个恋旧的人!”

  毕竟是跟了你三年的老人,你不会那么绝情的看着他窝囊地死在毒品上面,拿起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扔到地上,让他自行了断。

  兔子被逼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是一个知道自己死到临头的人类。

  你一点都不意外栗原涉的殊死一搏。

  当然他失败了。

  你站起来,操控着一团血红色的火焰,将紧握着刀的栗原涉整个人都包裹住,带着他的身体悬浮在空中。

  这是你第一次在成员们面前显示你的异能力,栗原涉却宁愿不知道。

  “涉,你空有野心,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景吗?……你以为我会对你说教?不不不,我讨厌说教。”

  掌心烈焰燃烧,眸中倒映着耀眼的火光,你的眼神却冷得几乎结冰,唇边却噙着一抹笑。

  “追根究底,就是因为我比你强,所以你必须遵守我制定的规则!因为我比你强,所以我可以站在这里审判你!因为我比你强,所以我可以按照自己的喜恶做事,而无人敢反对!”

  “高武力和高智商,你拥有哪一个?有什么资本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搞事?”

  火焰的温度猛然升高,烈火中头发和衣物最先燃烧的人形生物发出一声惨叫,剧烈地挣扎着求饶:

  “首领!我错了!我不会这么做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求求你给我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

  血水被烤干成热腾腾的蒸气,人体的脂肪组织融化成油分,滴滴答答在地面汇集成一滩,不断发出滋滋的声音。

  组织外围成员代表大多承受不住这么重口味的场面,已经背过身去呕吐了。

  而卡喀亚来观刑的核心成员们还好,只是面色铁青,嘴唇紧闭。

  一时间,场地安静无比。

  “我给你机会,那谁给那些被毒品毁掉人生的人机会?”

  一点都不信他的鬼话,你冷哼一声,拿了果篮里的一个外壳整洁光亮的紫黑色山竹,抛玩了一会儿,才用两手挤压,打开了它。

  裂开的山竹露出了里面白色的瓤,能吃的部分长得像蒜瓣,却比蒜瓣要软糯得多的,洁白得像荔枝,却没有荔枝那种晶莹剔透感。

  见哀求无用,或许是因为令人丧失理智的疼痛,那在血红色的火焰中逐渐融化得不成人形的生物顿时口不择的开始咒骂:

  “森零,你不得好死!”

  咒骂声戛然而止。

  空气中慢慢弥漫着一股烤肉香,烤肉的人技术很好,没有把肉烤糊。

  你专注地用手剥开果肉,慢悠悠地吃着酸酸甜甜的山竹,没有分给对方一个眼神:“我已经不得好死很多次了。”

  头发丝粗细的火焰精准地烧断了焦尸的脖颈,尸体落地,被烤熟的头颅也滚落下来,骨碌碌地在地上转了几圈,终于停了。

  你将沾了果汁的手指含在嘴中慢慢吮吸,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吩咐道:

  “拿去挂在基地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