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德女神 第2章 晋江独发

小说:恶德女神 作者:一生一花竹 更新时间:2021-02-26 01:3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大致想明白了一切,你特意在原地等待,看看还会不会有人来刺杀你。

  十分钟过去,周围没再有异样,你这才就地掩埋尸体,离开了这里。

  找到了一条小河,你坐在河边的草丛上,简单的处理了身上的血迹,又仔细清理干净指甲缝里的泥土,然后掬了一捧水泼洒在脸上,让自己提提神。

  清澈的河水波光粼粼,白发红瞳的女孩稚嫩冷漠的脸庞出现在水面上,又被挥洒下来的水滴击碎。

  你抹了一把脸,然后像小狗甩水似的,甩了甩湿漉漉地往下滴水的长发。

  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你向后一倒,仰面躺在草地上,望着湛蓝的天空,开始思考今后。

  首先,和彭格列是肯定彻底敌对了,因为你不能确定对方来自未来的刺杀是否只有这一次,从未来穿越回过去肯定是有风险的,很大概率是对方排遣了很多杀手,但最后到达指定时间和地点的只有这两个人。堂堂彭格列,想杀一个在未来极为棘手的敌人,不至于只派这么两个人来。

  况且,彭格列的高层都是有火焰异能的,而你刚刚遇到的那两个杀手明显是无异能者,说明彭格列有所顾忌穿越实验的安全性,不敢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把珍贵的异能者派过来,更何况这场旅行有去无回。

  你解决了那两个来自未来的刺客,彭格列的人发现未来世界的你并未消失,推测到他们派遣回到过去行刺幼年的你的杀手全军覆没,下次的刺杀行动应该会准备得更加谨慎和充分。

  从而给你留下了一点成长的时间。

  当然,也不排除对方此次行动的孤注一掷,从未来穿越回过去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

  思绪百转,你站了起来,拍拍裙子上沾着的草屑,朝有人烟的山下走去。

  盯上你的是个庞然大物,你需要加入或者建立一个能与彭格列抗衡的势力才能保障自身的安全。

  在此之前,你得先去填饱自己的肚子。

  欧洲的很多国家都有贫民窟,作为发达国家的意大利也不例外,繁华的城市外围是鱼龙混杂的贫民区。你逃离的那座研究所在位置是北意大利的皮德蒙特大区的某座山上,下了山的这片区域距离都灵市区不远,却也被政府用来安置贫民。

  临近黄昏,街道上没什么人,道路还算整洁,偶尔能看到一两个垃圾。周围的大多数是新古典主义法式建筑,小镇中央有一座小型喷泉池,有几只白鸽停留在池子边缘梳理着羽毛。

  隐藏在平和安详表面之下的,是周围关门的店铺,天黑不要出门的禁令,和当心小偷的标语。

  这个小镇的治安不是最差的那种。

  你边闲逛边欣赏着北意大利的风土人情,当然有注意躲避偶尔出现的行人和街道两边巡逻的军警。要知道意大利可是一个把未满14岁的儿童独自留在家里都要追究监护人的法律责任的国家。

  天逐渐黑了,警察也下了班。你需要找一个住处,但不会有旅馆老板让一个没有身份证明的未成年人住宿的。

  思考片刻,你走进了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

  再出来时,你露在衣服外的皮肤上布满淤青,一看就是被打得很惨的那种,头发凌乱遮住了脸,嘴角还有血迹,衣服也有些破损。

  你的神色变得恐惧,像身后有可怕的人在追你似的慌不择路,向前逃跑着,一头栽进了这条街上唯一一家还开着门的旅馆。

  旅店的老板是个头发花白、精神抖擞的老婆婆,正在坐在摇椅上织毛衣。

  “上帝呀!孩子,你需要帮助吗?”老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从招待桌后面走了出来。

  她以为你是被当地的黑帮团伙控制着去偷窃或者乞讨的小孩,因为今天上缴的收益不够才受到殴打。至于性.侵儿童,除非一眼就能看出来,不然没有人愿意往那方面去想。

  听到“回家”这个单词,浑身发抖的你表现得更加的惊恐,拼命摇头,嘶哑的嗓音带着哭腔:“不要!不要回家!求求您让我在这里待一会儿吧,求您了……”

  “可怜的孩子……”

  意大利的儿童保护法可是很完善的,但总有人以身试法。

  老人叹了口气,怜悯的注视着你,“虐待儿童的父母都该下地狱!”

  就这样,好心的老人絮絮叨叨的谴责着你那对莫须有的父母,带你去了一个舒适的房间,告诉你明天一早就带你去警察局制裁你那对禽兽不如的父母,让你今晚先好好休息。

  你坐在旅店里虽然有些陈旧但干净的床上,身上穿着老人小孙女的淡蓝色连衣裙,枕头边放着一件御寒的黑色外套,还得到了一杯热牛奶和一盘现烤的曲奇饼。

  喝完了牛奶,你拿着最后一块曲奇饼,走到阳台,踩着椅子,手肘撑在三楼阳台的护栏上,望着璀璨的星空发呆。

  下方传来一声在寂静的夜晚里格外清晰的口哨声。

  你皱眉,低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街道那边,一个醉醺醺的赌徒站在昏暗的路灯下,手里还拿着一个空荡荡的啤酒瓶,正嘿嘿地傻笑着,嘟囔着污秽语,布满血丝的眼中充满了邪念。

  阳台边上正好的有一盆白色雏菊。

  你的眉心舒展开来,将剩下的一点曲奇饼塞进嘴里,意犹未尽般舔了舔自己沾了饼干屑的指尖,洋溢着女孩子的天真和纯洁的举动,落在他人眼里却带着不知世事的直白诱惑。

  被酒精麻痹了大脑,那赌徒眼睛都看直了,打了一个酒嗝,踉踉跄跄的穿过马路。

  过了街来到这边,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男人嘴里嘟囔着污秽语,失礼地大力敲踹着旅馆的后门。

  哐当!

  赌徒的脑袋被花盆开了瓢,像一个被砸碎的半熟西瓜,红白飞溅。

  这样的人,让你连玩弄的兴趣都没有。

  你拍了拍沾了灰尘的小手,回房间处理自己留下的痕迹,模糊各种信息。

  只能对热心肠的老婆婆说声抱歉了,不过这位老婆婆的儿子明显在这条街上有些地位,想来很容易解决这点小麻烦。

  在警察到来之前,你披上外套,拿着自己换下来的衣物,趁着夜色从阳台上跳了下去,还注意没踩到那具尸体。

  花盆掉下去砸碎头骨的动静不小,街道两边的住房不少窗口都有灯光从窗帘透了出来。

  又得重新找住处了。

  隐秘的角落里,你把原来穿着的衣物在小巷子里用异能处理掉,苦恼的想。

  不得已,你往贫民区的更深处走去,这里还只算是贫民区的外围,并非正宗的贫民窟。

  正宗的贫民窟是什么样子的?

  破烂而又年久失修的建筑,随处可见的铁皮房,满是乱糟糟涂鸦的泛黄墙面,角落里漫出垃圾桶的污物,黯淡的生锈路灯。

  还有睡在公共长椅上的乞丐,深夜还在垃圾堆里翻找着同行遗漏的可回收品的老年拾荒者,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街上的流浪汉。

  你走到一个冷僻无人的巷落,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那个一点都不高明的跟踪者。

  身材瘦高、面黄肌瘦的男人穿着长衣长裤,眼神呆滞。见你发现了他,似乎是怕你逃跑,男人后知后觉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孩子……跟我走吧,我我我给你吃糖果。还有很多……”

  他说话结结巴巴,牙齿黑黄,身上却飘来一股异常的香味。

  诱骗手段简单粗暴的男人抖着手从口袋里掏出糖果递给你,他的食指和中指有陈年的烧伤痕迹。

  瘾君子。

  “好呀~”你语气轻快,天真烂漫的歪头,“叔叔要带我去有趣的地方哦。”

  见你这么容易就上钩,男人迟钝的感到了不对劲。

  这么晚还敢一个人来贫民窟的小孩子。他上下打量了你一遍,见你的衣着虽然干净,但不是什么值钱货,犹豫了一会儿,那点理智还是被贪婪压倒:

  “跟跟跟我走、走……”

  骨瘦如柴的男人上前抓住了你的手,他的小臂从脏兮兮的袖子里露了出来,上面布满化脓了的针眼。

  你没有反抗,乖巧的被男人强拽着走。

  对方的目的地离这里不远,却很隐蔽。你有点好奇一个瘾君子是怎么记住这么复杂的路线和暗号的。

  黑暗中的贫民窟某处不显眼的建筑门缝里露出昏暗的光,吵吵嚷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意大利各个地区的口音都有,大多是在谈论价钱和见不得光的武器和器官交易。

  “嗨!拉里!”一个很怕冷似的裹着羽绒服的褐发男人拍了一下牵着你的瘾君子的肩膀,“又来送货了吗?”

  你观察到他的黑眼圈很重、面色苍白,怕冷,应该是肾虚,而且他不吸毒,多半在这片场子有一定的地位,但不高。

  褐发男人两眼放光的看着你:“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么漂亮的小天使?”

  “运、运气好。”拉里舌头打结似的说道,抓着你的手却更紧了,应该是怕被人截货,“保罗、我来换……换点吸的。”

  “我懂!”保罗露出了然的神色,示意对方向朝前方那边比起其他围满了人的场子更加冷清的某处看去,“正巧那个大块头在收购一些健康的小孩子,出手阔绰。我带你过去。”

  他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据说是艾斯托拉涅欧家族的人,伙计,你走大运了。”

  你低着头,脸上怯懦害怕的表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跃跃欲试。

  要变得有趣起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