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德女神 第22章 晋江独发

小说:恶德女神 作者:一生一花竹 更新时间:2021-02-26 01:3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你确实是在真心实意、不带一点讽刺意味的赞美白兰的奇思妙想。

  只是这不是正常人的反应。

  任何一个拥有普世价值观的正常人知道“新世界的神”统治了世界做的第一件事是为了在全世界建立棉花糖工厂,多半会痛骂他一句疯子。

  “哈哈哈——不愧是你啊小零!”

  白兰用手捂住了脸,指缝间溢出病态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有什么好笑的?

  你抬起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漆黑的睫羽又长又翘,灵动时犹如橱窗里会眨眼睛的洋娃娃一样可爱,安静或者思考的时候,却会莫名让人觉得诡异,像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疑惑地看着这个比你要高得多的青年,你直觉对方虽然外表已经长大,但内里年龄不会超过十岁的。

  白兰抬手抹去眼角的泪花,紫罗兰色的眼眸明亮干净,那样简单的欢喜,像对同伴发出邀请的小孩子:“一起去玩游戏吧,小零~”

  他的语气轻快,上扬的尾音俏皮可爱,带着棉花糖的甜软。

  玩游戏!好耶!

  十年后的游戏是什么样的?你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白兰热情地拉着你的手前往他口中的此世独一无二的游乐场。

  系统升级完毕,感谢玩家耐心等待

  开始解析目标信息——

  姓名:白兰·杰索

  性别:男

  年龄:20

  身份:密鲁菲奥雷家族的首领,十年后世界的实际统治者之一。

  对您的好感度:max[羁绊-黑玫瑰]

  脑海中响起熟悉的声音,你的脚步毫无停滞。

  原来游戏系统刚刚失联是去升级了呀……不过这个“黑玫瑰”是什么意思?系统怎么越升级越谜语人?

  打量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类似哨塔的高台,你侧头看在一旁摆弄“游戏装备”的白兰,眸中闪烁着新奇。

  没想到他对你的好感度已经满值,这还是你遇到的第一个对你好感度满值的男性。

  有点意思。

  白兰递给你一架半自动式弩.枪,他拆了大号的弩.枪刚刚组装成的,让尺寸更适合未成年人使用。

  咔嚓。

  你活动了一下手中的弩.枪,特殊金属材质制造的武器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利箭已搭在弦上。

  你没有使用过弩.枪,对冷兵器也不感兴趣,在你看来现代是热.武器的天下,刀枪剑戟之类的冷兵器都该逐渐被时代淘汰。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60秒内比谁击中的目标多。我为胜利者准备了一份礼物。”白兰见你听到游戏规则后兴致索然,保持着微笑补充了一句。

  以为这场游戏就是普通的狩猎,你只对大奖稍微有了点兴趣,便问:“为什么不直接用枪?”

  白兰笑眯眯的:“为了延长游戏时间。”

  没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你想了想,站上了椅子,扶着护手俯瞰距离自己所在位置200米高的地面。

  明显围三缺一的战术,唯一的出口同时也是入口处有一道宽大的铁门,森然伫立。

  地面是坚固的混凝土,呈现出苍白的灰色。灰色之上,是脖子上带戴着项圈、身穿黑白条纹囚服的人群。

  人群中大多是青年,少部分是女人和小孩,身上多少有残疾或伤痕。大人们表现得死气沉沉,似乎已经丧失了活下去的希望,而那些小孩子似乎也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不哭不闹。

  此时此刻,这么多人,竟无一人出声。

  一堆活人移动靶。

  你移动弩.枪对准了白兰,眼神幽冷,沉声道:“我对欺凌老弱病残不感兴趣!”

  只有弱者,才会欺凌更弱者!

  白兰毫无危机感,自顾自地校准弩.枪,貌似苦恼地说道:“自从我和小零开始统治世界,可没少有人出来捣乱,下面的这些人都是行刺失败的杀手,小零不要被他们的外表骗了。”

  女人和小孩是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的,比如在微服出访时,会警惕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的示好,却不会拒绝一个天真烂漫的孩童的献花。

  你犹豫片刻,移开了瞄准白兰的弩.枪,选择相信十年后的自己不会看着白兰乱来。

  白兰笑了笑,向下方的人群随意射出一箭,与此同时他甜腻的嗓音也回荡在整个射击场:“逃吧,60秒内逃出大门就能捡回一条命哦!”

  嗖!

  利箭瞬间离弦,犹如拖着尾巴的流星倾斜地朝人群坠落,金属箭头竟贯穿了混凝土地面,斜插在站在人群最前端的那个青年脚边。

  这绝不是正常人类对待同类的行为,而是人类对圈养的猪羊,可以任意宰杀处决,残忍而又高高在上。

  人们仿佛收到了某种信号,如梦方醒般轰然散开,向大门的方向逃跑。

  那道隔绝生死的大门足足距他们有五百米,更何况还要躲避从天而降的弩.箭,对普通人来说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已经从那些囚徒逃跑时的敏捷身手判断出他们受过训练,你再无顾忌,全凭感觉射击,不一会儿就找到了手感。

  既然他们接了刺杀你们的任务,就该有刺杀失败受到惩罚的觉悟。

  嗖!嗖!嗖!

  三箭连珠,瞬发而至,直中目标。

  你对准跑在最后面的一个青年,又是一箭。

  因为这些人都是连滚带爬的往一个方向逃跑,你根本不用瞄准就能射中。但是为了给他们个痛快,你多费了点功夫瞄准头部。

  问都不用问,你就知道白兰会对没在规定时间内逃走、却也运气好没中箭的俘虏做什么。

  绝不会比干脆的中箭死去美妙。

  弩.箭入肉的声音不绝于耳,灰蒙蒙的地面被鲜血染红,又被不断倒下的尸体掩盖。

  距离大门口最近的一个青年还有100多米的路程。

  红发青年冷静的冲在最前面,不断转换路线躲避弩.箭,身边的人陆续倒下,孩童的哭喊和女人的哀求都不能使他停下脚步,甚至中途他还捡起了一具老人的尸体背在身后,挡住朝他那边突然增多的箭矢。

  一箭未中,你有点意外,不由移动箭头朝另一边射击,留意着红发青年的动静。

  总觉得那人给你感觉比较微妙,似乎是认识的人。

  “有点意思。”

  白兰呵呵一笑,搭起了箭。

  红发青年的一条腿被射穿了,他丢弃了背上插满箭矢的尸体,拖着一条残废的伤腿,单腿跳着前进。那样子十分滑稽,像一条瘸了腿被猎人追赶的流浪狗。

  他距离逃生的大门还有10米。

  已经有幸存者逃出了大门,但白兰似乎找到了新的乐趣,瞄准目标发动了弩.枪。

  这下红发青年的两条腿都废了,他挣扎着爬行,十指血迹斑斑,在前进的轨道蜿蜒出一道身体拖出的血痕。

  时间已经到了。

  他明白自己已经没办法按时到达那道大门,但他仍在绝望地爬行。

  白兰似乎有所恻隐,转移了目标,没有对红发青年继续发动弩.箭改朝其他超时的囚徒射击,也没有下令关门。

  为了赢得这场游戏,你扣动扳机的动作不停,你抽空看了白兰那边的进展一眼,发现他唇边的笑意,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白兰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

  3米……

  2米……

  1米!

  艰难爬行的红发青年眼中亮起了希望。

  但就在他半个身子爬出大门的那一刻,大门突然关上了。

  血肉横飞。

  “啊嘞,真可惜。”白兰叹息道,就好像关门的命令不是他下的一样,又带着点孩子气的郁闷,“明明就差那么一点点。”

  由一个变成两截的红发青年彻底失去了生机,口鼻溢出鲜血,内脏流了一地,一动不动地趴在门口。

  从满怀希望到陷入绝望,不过一瞬间。

  你缓慢地眨了下眼睛,弩.枪.射击的速度也慢了。

  这种摧毁他人信念的感觉,令白兰无法抑制地笑了起来。

  红发青年身旁懊悔超时没能逃走的一个女孩看到这一幕,惊恐地发出了刺耳的尖叫,被身后的男孩一把捂住了嘴。

  白兰被吸引了注意。

  见男孩把女孩保护在身后,他恶趣味地让抬头紧张盯着他手中弩.枪视线随着箭矢的移动而移动,最后瞄准了被男孩保护起来的女孩在男孩稚嫩的肩膀处露出的半个头。

  嗖!

  离弦之箭快如闪电,

  不知哪来的力量和勇气,男孩迅速把女孩推到一边,独自接下了飞射过来的弩.箭。

  幼小的身体被箭矢贯穿,飞速向后倒去,如果不是狠狠砸在了墙上,恐怕还会被惯性带着翻滚一段距离。

  “哥哥!”

  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传到了高台上。

  你发动弩.枪的动作顿了顿。

  透过瞄准镜,那女孩猛地抬头看向哨塔这边,布满血丝的双眼充斥着强烈的仇恨。可想而知,如果她有机会复仇,一定不会犹豫。

  此时,距离你获得游戏的胜利,还差一个人头。

  已经放下弩.枪的白兰忽然走进了你,无视你的警惕,从背后抱住了你。

  你没有反抗。

  因为惊讶。

  洁白的翅膀从白发青年的后背伸展开来,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拥抱在你两侧,犹如教堂里圣洁的大天使为信徒赐福。

  他的头搁在你稚嫩的肩膀上,柔软的白发微卷,若有若无的轻骚你的脸颊:

  “小零,我们是共犯,是全世界的敌人……”

  成年男子温暖的手掌包裹住你持弩.枪的小手,扣动扳机,帮你射出了那支利箭。

  “所以,绝对不可以心慈手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