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德女神 第24章 晋江独发

小说:恶德女神 作者:一生一花竹 更新时间:2021-02-26 01:3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虽然十年后很有趣,但你作为十年前的卡喀亚的首领,不回去是不行的。

  或许是看出你的想法,白兰告诉你十年火箭炮出了故障,你待在十年后的时间从五分钟变成了五小时。

  五个小时……十年前能发生的事情可多了。

  首领办公室里,你坐在桌前,单手支着头,另一只手探进白兰拿着的棉花糖口袋里,拿出一个棉花糖继续叠在已经累得与你的视线齐平的棉花糖金字塔上。

  白兰乐呵呵地看着你糟蹋他的宝贝棉花糖,也不生气,甚至在你指尖轻点棉花糖塔的顶端将其推到的时候发出了清爽的笑声。

  “统治世界了就这么闲吗?”

  你瞥他一眼,觉得这人比坐等剩下的时间过去好回到十年后的你还要闲。

  光是管理全球七十亿人口的温饱问题,你就觉得白兰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办公室了。更别提还有全球各地层出不穷的反抗军。

  “和小零待在一起才不无聊呢。”白兰微笑着说出了恐怖的话,“可惜十年后的小零总是沉迷工作不理我,有时候真让我想干脆把这个世界毁掉,只剩我们两个人。”

  你不可置否:“话说,我们是怎么统治世界的?”

  白兰歪了歪头,一派天真无邪地笑容:“多亏了小零你给我的丧尸病毒,我把它改良得更符合这个世界生物的体质,加快了我们统治世界的速度。”

  你瞬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就像玩瘟.疫.公司游戏那样,开局选择一个交通发达或者医疗技术不发达、人口基数大、与多国接壤的国家投放病毒。点满抗寒、抗热、抗药性,同时挖掘各种传播途径,牲畜传播、鸟类传播、水源空气传播、人传人等,让病毒感染更多的人……

  如何延长病毒的潜伏期是一个问题,不过这难不倒拥有诸多平行世界生物科学知识和顶级科研团队的白兰。

  致死率极低、发病症状就和感冒发烧差不多大新型病毒,就算人类科学家发现了它,也不会过多的注意。

  成功统治世界的白兰这么清闲的原因找到了。所以,十年后的你又去了一趟生化危机的游戏世界?

  你有点嫌弃生化危机系列的游戏,里面所谓的幕后boss都是智障,简直侮辱了反派这个词。

  “有解药的对吧?”

  虽然这么问,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白兰如果没有能让丧尸恢复成正常人的解药,密鲁菲奥雷家族周围的棉花糖工厂不可能建立起来还能正常运转。

  除非白兰用丧尸发电,或者批量制造出了生物机器人。

  按照密鲁菲奥雷家族基地目前的科技化程度,你觉得如果丧尸病毒真的消灭了全球太多人口,白兰即有可能采用后者。毕竟丧尸发电的不可控性太高了。

  白兰笑着:“‘卡喀亚’和‘阿瑞忒’,恶德是解药的名字,美德是病毒的名字。”

  这么一来,感染丧尸病毒的人类还未完全丧失理智时会想起的就是恶德女神的尊名,而美德女神.的名字与差点毁灭人类的病毒同名,总令人如鲠在喉。

  这样的命名方式充满了白兰式的恶趣味。

  你撇嘴,心想五小时怎么还没到。

  十年前的世界才是你刚开局的主场,难道命运让你偶然来到十年后的世界,只是为了让你被剧透一脸、和目睹白兰在你面前装逼的吗?

  白兰轻笑,压低了声音,用蛊惑的语气说道:“小零要不要做点大人的事?”

  “嫖还是赌?”

  站起来挥手将桌面上的棉花糖扫到一边,你紫红色的眼眸晶亮,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最初是杰森管着你,后来是布鲁斯管着你,十年前又是骸管着你,你还真没真正接触过赌博和嫖.娼,只知道这两者是卑劣可耻的。

  “这……”

  白兰没想到你一开口就这么大手笔,明显迟疑了。

  十年前的你一副未成年小女孩的模样,上下打量了你一会儿,白兰捡起了掉落的节操,坚定地拒绝了你提前体验拉斯维加斯式赌博和被美人环绕的提议。

  你“哼”了一声,向后一倒躺回了软椅。

  即使知道原因,也不妨碍你心里不平衡,为什么十年后的你可以,十年前的你就不行?

  坐在你对面的白兰想了想,打开抽屉里拿出了什么,讨好地凑了过来:“要抽吗?”

  你斜眼一看,发现是一支黑金色的香烟,又提起了兴趣。

  蝙蝠家族的人都是不抽烟的,至少从来没有在你面前抽过烟,唯一当着你的面抽烟还恶劣地问你要不要来一根的康斯坦丁,下一秒就被蝙蝠侠逮了个正着……

  你还记得那时候康斯坦丁抽烟的动作,很是潇洒和放.荡不羁。

  学着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香烟,把手指贴在嘴唇上,你抬眸看他,故作老练的样子,微微上扬的眼角带点挑衅。

  白兰拿出之前那个银色的打火机为你点烟,这次没有爆炸声响起。

  近在咫尺的纯白色火苗窜出,雀跃地点燃了香烟,火光中你紫红色的眼眸明媚动人,犹如血污里藏着一朵娇艳的白玫瑰。

  你吸了满满一口烟,脸颊鼓鼓的,像是含着两块糖。不知道该咽下去还是吐出来,你瞥见对面的白兰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便故作恶劣地朝他呼气。

  葡萄汽水味的软白色烟雾很快将对面的青年淹没,你舔了舔残存着甜味的嘴唇,隔着一片朦胧看他:“森森是你送给我的?平行世界的友人a。”

  白兰浑不在意地挥散了那些水果味的烟雾:“算是我送的吧。还喜欢吗?”

  算是?

  你眨眼:“那就是另一个白兰送的了。”也不问那个送你礼物的白兰怎么了,毕竟你认识的白兰是眼前这一个。

  白兰也俏皮地眨眼:“没办法,我不愿意和其他人分享小零,就算是‘自己’也不行哟。”

  所以就自己杀了自己?

  你正准备调侃他几句,忽然察觉自己周身弥漫开的水果味烟雾逐渐被粉红色烟雾覆盖,只来得及把手里的烟随便一丢,拽下一把办公桌上放着的那束黑玫瑰的花瓣,恶作剧般朝对面撒去。

  烟雾缭绕和花瓣纷飞中,你笑意盈盈:“很期待我们十年前的见面!”

  白兰没有骗你,五小时,到了。

  *

  〈白兰视角〉

  十年前的森零欢欢喜喜地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伴随着粉红色烟雾散尽、逐渐出现在他面前的,属于这个十年后世界的恶德女神。

  银色长发的女人还是那身黑白的意大利式军装礼服,里面搭着干净整洁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领带,只是胸前的绶带有些歪了。

  白兰的手指微不可见地动了动,却没像往常一样上前索吻,把对方的整齐的衣服弄得更乱。

  “看够了没?”

  略微拉长的尾音,冷淡而又漠然。

  森零手上戴着白手套,两根手指夹着烟,熟练地弹了弹烟灰。

  陌生的薄荷味香烟,十年前日本产的老牌子,与他刚才给十年前的女孩抽的自己研发的烟形糖不一样,是实打实的真烟。

  香烟的灰烬散开,像阳光下的尘埃。

  即使躺在软椅里,她的背脊也依旧挺拔,极为修身的军装勾勒出女性身体性感的曲线,肩上黑面红底的披风曳在地上,藏在后腰的双枪露出一角,英姿飒爽。

  白兰收回打量对方的视线,若无其事:“十年前怎么样?”

  银发女人似乎嗤笑了一声,手蜷在唇前,抽了一口烟,微眯着眼:“还可以。”

  她修长笔直的双腿交叠,穿着黑色高筒军靴的双脚轻浮地放在桌子上,整个人显得漫不经心。

  办公室的通风情况良好,白兰等着对方的下文,也等着那支烟燃尽,时间便在两人的沉默中过去了。

  “我们做.爱吧。就在这里。”

  森零性感微沙的嗓音打破了沉寂的气氛。

  白兰回神看她。

  仿佛从没想过在这种事上会被拒绝,银发女人右手夹着烟,低头咬住左手指尖,将白色的手套脱了下来,又叼着烟,用手脱了另一边手套,随意丢在凌乱的桌面。

  她白皙的指尖上一抹浓艳露出来,闪烁着红宝石一样漂亮的色泽。

  “今天就不了。”白兰叹了口气,他平时还是乐意和小零做些快乐的事的,只不过刚刚看到了曾经天真好骗的小零,有些感慨,“没有心情。”

  森零懒洋洋地叼着烟,解领带的动作顿住了,看向白兰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探究,试图判断他的想法。

  ……到底是有能力统治世界的人,哪能让她真正看出什么呢。

  半晌,烟雾了过肺,银发女人无所谓地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那就下次吧。”

  她洒脱地放下了搭在桌子上的双脚,拿起衣帽架上的军帽戴在头上,转身离开时漫不经心地将手里的香烟掐灭丢进垃圾桶,准备带上门。

  白兰抓住了森零的手腕。

  对方貌似诧异的回眸。

  白兰粗暴地将银发女人抵在门上,把她的双手控制在头顶,与之交换了一个势均力敌的吻。

  他凑到她耳畔抱怨:

  “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