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德女神 第8章 晋江独发

小说:恶德女神 作者:一生一花竹 更新时间:2021-02-26 01:35: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天色渐晚。

  你顶着一张白人女性的脸,还去甜品店买了一份巧克力曲奇饼,欣赏北意大利的夜景。

  繁华的市中心人来人往。或许是这张脸的颜值较高,闲逛期间有不少热情的意大利小伙子向你搭讪,夸赞你的眼睛像遗落汪洋的海洋之心一样美丽,你都一一拒绝了。

  这群人不知道你的真实年龄,你还真没办法做什么。

  在一家服装店的橱窗前照了照,玻璃窗上倒映出一位足够吸睛的酒红色卷发、湛蓝眼眸的年轻女人的容貌。

  比起你之前看到的这张脸的原形,似乎更加耀眼不少,就像开了滤镜。

  或许是衣着打扮的原因?并不合身的白衬衣,男式的西裤,松散的领带和凌乱的卷发,再加上能打的颜值和有曲线的身材,共同组成了一个又a又飒的中性风大美女。

  你拿着一块曲奇饼,在指尖转了转,却没有吃。

  你前方不远处的自动取款机旁边,灯光下,有一个穿白色西装外套、内搭黑色衬衣、紫色领带、二十岁左右的男青年正把银行卡插.入卡槽,准备在取款。

  可以再赚一笔了。

  你眯了眯眼,细看对方的体态、衣着、手、袖口、膝盖,和鞋子,最后才看他的侧脸。

  一个身手不错的年轻医生,嗯,看他昂贵的穿着,普通医生的工资维持不了他的生活开销,再加上对方鞋子上特殊颜色的泥土,你判断这个人要么在为某个黑手党家族效劳,那么干脆就是个黑市医生。

  黑发青年低着头,右手单手输入密码。从你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他输入密码的时候,手指的活动幅度和移动轨迹,轻易的推算出了他手中银行卡的密码。

  这时,对方的手指微不可见顿了顿,你敢肯定对方已经察觉了你打量他的视线。

  转账或者查询余额成功后,黑发青年抽出银行卡,随意放进口袋里,状似不经意地朝你这边看了一眼。

  他的目光凝固了,眼睛里仿佛冒出了爱心。

  你咬了一口曲奇饼,一点都不奇怪对方的反应。看到这个人还留着口红印的衣领和招蜂引蝶的衣着,你就明白了他的基本属性。

  黑发青年整理了一下衣襟,向你走来。

  “小姐,我能请你喝杯热饮驱散夜晚的寒冷吗?”他深情款款地注视着你,仿佛对你一见钟情,真诚无比的邀请道,“你的眼睛太迷人了,它让我想起了蔚蓝的大海。”

  中规中矩的搭讪方法。

  你内心毫无波动,面上却微笑:“好啊。”主动送上门的肥羊为什么要放过。

  黑发青年做出一副被你的笑容迷倒了的夸张表情,但是你走进了就近的一家咖啡馆,绅士的替你拉开了椅子,等你坐好了,自己才坐下。

  服务员过来把咖啡品种单子递给你。

  你随便点了杯卡布奇诺,反手把单子递给对面的人时,你向上挽起了一点的衬衫袖口不经意的露出了白皙漂亮的腕骨和淡青色的血管。

  黑发青年接过单子时,修长的手指自然无比的覆盖上你的手背,对你眨了眨眼,似乎是在放电:“朋友们都叫我夏马尔,请问小姐芳名?”

  开始解析目标信息——

  姓名:夏马尔

  性别:男

  年龄:20

  身份:喜欢泡妞的黑市医生,里世界有“三叉戟夏马尔”之称的杀手。

  对您的好感度:10

  呵,表现得这么热情,实际好感度却只有10点。

  你微微一笑:“索菲娅。”

  清冷成熟的嗓音,与之前的声音截然不同。

  咖啡馆里的小电视上正在播放热点新闻,其中就有今天下午某银行发生的抢劫案,警方还发布了追捕令和悬赏,希望知情人士能积极提供线索。

  上面还有一张从银行的监控录像里截出的歹徒照片,也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美人。

  “真巧,小姐与那位绑匪女士同名。”

  夏马尔收回看小电视的视线,松开手,点了一杯爱尔兰咖啡,把单子递给在一旁等待着、一脸见怪不怪的服务员。似乎以为你不乐意告诉他真正的名字才开个了小玩笑,依然乐呵呵的。

  “没准儿我和那个畏罪潜逃的绑匪是同一个人呢。”你托着腮,蔚蓝的眸光流转。

  “我信。”夏马尔一本正经的说道,甜蜜语跟不要钱似的张嘴就来,“小姐看我一眼,我的心就被绑走了。”

  在等咖啡上桌期间,你的手伸进桌子上装曲奇饼的袋子里,拿出了一块巧克力饼干,直白地说道:“你很有趣。我本来只看中了你的钱,现在我有点喜欢你的人了。”

  谁会不喜欢听甜蜜语?至少你承认自己被对方夸得很开心。浪漫似乎是意大利人与生俱来的天赋。

  “被小姐喜欢,是我的荣幸。”夏马尔含情脉脉地说道,并不在意你说看中了他的钱,目光落在你手里的曲奇饼上,笑了笑,“小姐吃东西的样子真好看,能给我也吃一个吗?”

  你点头,然后拿了一块喂给他,收手很快,没给他机会调情。

  夏马尔叼着曲奇饼,一脸遗憾。

  “要和我一起去看夜景吗?”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你用勺子搅拌着服务员刚端上来的咖啡,闻到从面对的男人身上飘来的炸弹的硝烟味,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组织正缺人手,这个人好像还不错,既然是里世界排得上名号的杀手,应该有几分实力。

  “既然是小姐的提议,我怎么会不答应?”夏马尔眼睛一亮,似乎想歪了什么,比刚才更加热情的回答。

  果然还是牛奶更好喝。你尝了一口咖啡,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然后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神色淡然:“那就走吧。”

  咖啡馆顶楼的露天场地布置的很典雅,只是北意大利的夜晚很冷,没有客人愿意为了欣赏夜景上顶楼吹风。

  你扶着栏杆向下看,莫名想起了之前那个被你用花盆砸碎了脑袋的倒霉蛋,不由轻笑一声。

  “小姐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和我分享一下怎么样?”

  夏马尔胸前的口袋里多出了一朵玫瑰花,是刚才给服务员小费的时候叫别人帮忙买的。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你的侧脸看,心醉不已,你能感觉到他是真的喜欢你这双蓝眼睛,眼神里没有令你反感的色.欲。

  “我在想,如果夏马尔先生加入了我的组织是什么样的情景。”

  你敏锐地捕捉到了周围有蚊子细小的嗡鸣声,立即存了个档,以防万一。

  这个季节哪来蚊子?多半是对方的自保手段。

  “真不巧,我前段时间从良了,现在是大家族的御用医师,还收一个学生。目前没有要跳槽的打算。”

  果然,夏马尔眼中的迷恋之色淡了去,也没问你所在的组织是哪一个,看样子受过不少组织的招揽,已经习惯了。

  你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别着急拒绝,先听听待遇怎么样,再决定吧。”

  原以为是朵带刺玫瑰,没想到其实是丛有毒的荆棘花。没给你邀请他第三次的机会,夏马尔现在只有离开这一个想法:“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眯了下眼:“我说了,别着急。”

  被沙漠.之鹰黑黝黝的枪口指着后脑勺的夏马尔长叹一声:“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他举起双手,表示自己不会反抗,慢慢转过身来,半真半假的抱怨:“哪有这样招揽不到人就直接用枪威胁的。”

  你不置可否,拿枪的手稳得很,主要是提防对方身上藏着的微型炸弹:“考虑得怎么样?”

  夏马尔语气暧昧,不正经地冲你眨眼放电:“如果绑匪小姐亲我一下,我没准儿会同意。”

  就这?

  直觉他说的是真话,对自己的近身搏斗有信心的你放下了枪,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抬手扯住他的领带,迫使他低头。垂下的那只手顺便做了点小动作。

  “……居然是这么纯洁可爱的绑匪小姐。”

  夏马尔抬手触碰了一下被你亲到的脸颊,眼中的错愕还未散去。

  “咳咳,不过我还是不能跟你走,我真的已经答应别人了。”他清了清嗓子,认真地解释,表情还有点遗憾,“小姐要是早点来邀请我就好了。”

  “你……”耍人玩?

  像突然被蚊虫叮咬了一下,你感觉到颈后有一点轻微的刺痛,话没说完,眼睛就先看到了对方手里的玫瑰花,大脑感到一阵眩晕,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手里的枪也落了地。

  夏马尔接住了你,一脚把枪踢到角落里,将你公主抱起来放在一旁咖啡桌前的椅子上,意犹未尽的感慨道:“绑匪小姐真轻啊,还香香软软的……”

  显然他对自己的自保手段信心十足,竟然没有趁你丧失行动能力马上走人,而是走到了楼顶边缘的栏杆旁。

  “多么美丽的夜晚,可惜没有漂亮姑娘陪我共度良宵。”

  他张开双臂,仿佛在拥抱夜色。

  你额头蹦出一个“井”字,立即读了就近的存档。

  再睁眼时,就是你第一次出邀请对方跳槽加入你的组织,却被对方拒绝的场景。

  你耐心地等待夏马尔说完和之前一样的拒绝台词,然后弯眸,露出一个美好到令人失神的笑容,拉长了尾音:

  “这样啊……”

  你毫无预兆的抬脚,把胆敢拒绝和暗算你的夏马尔从楼顶上踹了下去。

  “那你就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