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对象是神明之女周序 第二百一十八章 魔威盖世

小说:相亲对象是神明之女周序 作者:雨下的好大 更新时间:2022-01-24 13:50: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魔道文书在周序身后呈现,文书之音浩瀚磅礴。

  魔意引动天地,滚滚而来。

  天地万物呈现变化,砂石瓦片,花草树木,被赋予了魔神之意。

  漫天诸神覆盖整片树林。

  与此同时,一声怒吼惊天动地。

  吼!

  破天凶兽化作暗红之影冲向云霄,从而凝聚身影。

  如苍茫凶兽呈现。

  扭曲,嗜血,残忍,如同浪潮撕开大地,震碎生灵。

  所有靠近的灵蛇刹那间烟飞云散。

  破天凶兽藐视一切,区区灵蛇也配与之共存?

  砰!

  魔意的恐怖,扭曲的可怕,镇的所有人心神俱裂。

  他们看向那魔意中的暗红时,大恐怖在心中滋生蔓延,毫无战意可。

  这是魔道圣子?

  怎么会这样?

  “何为魔道?”

  浩瀚之声继续传出,诸天魔神环绕四周。

  别提胡洋,哪怕是远远围观的魔剑空鸣都心神大震,下意识落在地面开始后退。

  钟虎等人已经难以站立。

  与此同时,那暗红之光开始移动,随着他行动,诸天魔神意随之移动,如观王者行动。

  “魔道?

  由心中所起,由意念所至,上可摘星辰,下可镇九州。

  立身天地间,不受辱,不屈服。

  此为魔道。”

  话音落下,周序手持破天战戟,一步步来到胡洋前方,他每一步都能引起魔神共鸣,天地震动。

  当文书结束,一跃而起,居高临下看着胡洋,轻声道:

  “吞天灭地。”

  呼!

  破天战戟挥动,魔道真意汇聚,诸天魔神注视,破天凶兽兴奋无比。

  此时魔意滔天,凶意汇聚,吞天灭地。

  这一击挥向胡洋。

  四品皆灵的胡洋,在魔道真意的压制下,根本无法动弹。

  恐惧占据了一切,他望着周序想要求饶,可张口无法说出声音。

  这便是魔道圣子的威压,惶惶魔威,容不得质疑。

  他用生命验证了一切。

  轰!

  巨响落下,胡洋闭上了眼睛。

  砰!

  战戟砸落,胡洋破碎,力量也随之扩散,暗红之光横扫八方。

  呼!

  后方四人被力量扫过,哪怕他们有了防御,可一切防御如同玻璃一般,破碎瓦解。

  砰!

  四人倒飞出去,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因为圣子就站在他们前方,魔道威压震慑一切。

  他们难以动弹。

  胡洋死了,不过一个照面,开始了也结束了。

  现在树林如同诸天魔神站立之所,中心那个人没有发,魔神便在等待聆听魔意。

  寂静无声。

  魔剑空鸣额头渗出了冷汗。

  刚刚那一击,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圣子...

  有越阶的可能?

  这想法让他心惊不已,他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来这里观战的,可未曾想到会成为弱势的一方。

  此时周序盯着地面,破天战戟下地面多出了一个坑,坑中只有一摊血迹。

  胡洋就这样留在这里了。

  “他应该死而无憾了吧?”周序心里想着。

  如此他抬头看向其他四人,面无表情道:

  “胡洋没能留下尸体,就这样埋了有些寂寞。

  你们要不要想点办法?”

  话音落下,魔意涌动。

  砰!

  砰!

  砰!

  砰!

  四人被魔道真意席卷,再次重创,身体破碎鲜血四散。

  畏惧,惊恐,胆颤。

  面对如此可怕的圣子,他们心怀大恐怖,无法喻,不敢抵抗。

  可圣子的话是让他们与胡洋一起陪葬吗?

  一念至此,四人心里凉了一半。

  他们暗骂自己愚蠢,为什么要来质疑圣子?

  知音仙子心中悔恨不已,如果听了师弟的话,也不至于如此...

  师弟?

  一时间她想起了师弟所说的遭遇,这不是跟她一模一样吗?

  献上血肉,可求一线生机。

  她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可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明白。

  咔嚓。

  知音仙子咬牙撕下一臂,单膝跪好,将手臂献上:

  “六欲界知音,愿意用一臂帮胡洋补充身体,望圣子准许。”

  周序盯着知音仙子,心想魔道果真是魔道,每一个都这般真性情。

  下次就这么要求他们了。

  他收回战戟,平静道:

  “准。”

  话音落下,知音仙子大喜,逃过一劫。

  咔嚓!

  咔嚓!

  咔嚓!

  剩下三人,一人切手,两人切腿,一起递上肢体。

  天魔殿的人拿出了一块肉,充当身体。

  至于哪来的肉...

  大家心知肚明,没有嘲笑,更多的是庆幸与感激。

  周序低头看坑里的身体,思索片刻道:

  “缺个头啊。”

  四人再次惶恐不安。

  然而这次让他们意外的是,圣子并未看向他们。

  “从刚刚起,就感觉有什么人在偷窥我。”周序转头看向远处。

  谷<span>他这一看,诸天魔神也将目光投放了过去,破天凶兽更化作暗红之光涌去。

  轰!

  无形力量撞击在一起。

  魔剑空鸣暗道不好。

  自己被发现了,并且圣子要他项上人头。

  魔神注视,凶兽虎视眈眈,让魔剑空鸣心神不宁。

  惶惶魔威,连他都不能完全抵抗。

  “至臻破天魔体,真正的魔体,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体在颤抖。

  周围一切都在扭曲,透露着嗜血,我被压制,不一定能赢。

  怎么办?”魔剑空鸣后悔了,他不该来。

  圣子要杀他,根本不需要理由,只有够强就行。

  可一旦动手必有一死,死的一定不是圣子。

  怎么办?要怎么办?

  面对圣子的目光,诸天魔神的注视,魔剑空鸣冷汗直流。

  强大,太强大了。

  他愈发感觉圣子的可怕,魔威不可一世。

  就在魔道空鸣内心挣扎时,突然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钟虎单膝跪地大声道:

  “圣子,是我钟虎啊。”

  突然的声音让诸天魔神收回目光,凶兽也随之退散。

  钟虎见状快速往周序方向而去。

  一到周序跟前,他单膝跪地递出虎头道:

  “我家虎子死前希望能帮到圣子。”

  你家虎子真是仁义,周序暗自吐槽,旋即道:

  “那就一起埋了吧。”

  顿了下他盯着钟虎道:

  “你好像变强了。”

  “六品皆灵了,多亏了圣子,不然没有今天的钟虎。”钟虎低头恭敬道。

  说着还帮忙把“胡洋”埋了。

  “才六品?还得尽快升。”周序心想六品不够他试特效。

  又跟钟虎聊了几句,周序看向远处四人道:

  “你们,还养蛇吗?”

  “不,不养,我们本就不养。”四人惊恐的摇头。

  “养宠物要看好,不然容易死。”周序好心提醒。

  而在四人耳中,这就是威胁,再有宠物在青城,连人一起杀。

  四人扬绝不养宠物。

  如此,周序收起破天战戟,转身离开。

  在他离开许久,魔道真意消失,诸天魔神化作普通花草树木。

  一切恢复平静,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归一元等人狼狈不堪,但终究保住了性命。

  四人苦笑,算不幸中的大幸。

  钟虎也松了口气,这时白锦来到他身边,一脸惊奇:

  “师兄,你有多少个虎头?”

  钟虎瞥了她一样,没有说话。

  底牌不能随意暴露。

  与此同时魔剑空鸣出现在他身边,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

  “前,前辈。”钟虎恭敬道。

  “生分了。”魔剑空鸣盯着钟虎,平静道:

  “以后你我师兄弟相称便好,大家都是魔修,不用分的那般清楚。”

  若非钟虎,他这次可能再也无法回去。

  魔道圣子盖世无双,让他这般敬畏的,上一个是天云道宗道子。

  这两个人或许终有一战。

  闻,钟虎惶恐。

  “就这么定了,你无需多,不过为兄有个不情之请。”魔剑空鸣认真道。

  “前...师,师兄请说。”见魔剑空鸣皱眉,钟虎只能改了称呼。

  “能给为兄一个虎头吗?”魔剑空鸣说道。

  钟虎:“.......”

  他自然是点头答应。

  好心“提醒”归一海等人别为难钟虎后,魔剑空鸣才提虎头离开。

  “师兄,你们生死与共,患难见真情,能也给我一个虎头吗?”白锦笑吟吟靠近钟虎。

  “师妹与我共患难,为何不是送我一颗鼠头?反而向我索要?”钟虎冷声道。

  白锦自顾自怜道:“师兄还真是无情。”

  顿了下,白锦妩媚道:

  “要不我送师兄鼠头,师兄送我虎头?”

  “师妹自己留着吧。”钟虎与归一元等人打了招呼便离开。

  ...

  ...

  圆月下。

  两道身影站立高空,无人可以察觉到他们。

  “啧啧,这是魔道文书吧?周师弟不仅五品阵灵,还将魔道文书当做阵灵。

  真是了得,暗红色的破天魔体,真是璀璨。”刑午笑着说道。

  “咳咳,上次我们察觉到魔道真意,想来是周师弟刚刚进阶五品阵灵。不过始终没察觉出来他修为已经这般高深。”满江红重重咳了两声道。

  刑午点点头,感慨道:

  “后浪推前浪,跟道子师弟一样,都有可能赶超他们父母。”

  “说起道子师弟,师兄觉得奇怪不?《魔道文书》可是道子师弟的东西。

  周师弟怎么会有?咳咳。”满江红捂着嘴,脸色苍白。

  “谁知道呢?都在青城大概认识吧,小家伙的事我们也没有知道的必要。

  不过周师弟的修为真是奇怪。

  表面上看起来是修周天经,在七品斗者。

  实际上修的是破天魔体,在五品阵灵,然而...这些都不是他最强实力。

  当初与我交手的,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三种不同的力量,他怎么做到的?”刑午极为震惊。

  “不管如何,今天周师弟的表现,确实符合传闻。

  残忍嗜血,思想扭曲。

  咳咳!!!”满江红虚弱道。

  “哈哈。”刑午大笑,道:

  “图书馆这些家伙其实都很有趣。”

  看了眼满江红苍白的脸,刑午又道:

  “回去吧,师妹这样子跟要着凉了一样。”

  “嗯。”满江红点点头,道:

  “明天他们要进深渊之城,城外应该也会发生点事,我们也需要准备一下。”

  刑午笑而不语。

  能再见识神明,他极为期待。

  以往是他弱小,只能站在后面,但今时不同往日。